一公里的距离就是父亲最深沉的爱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小时候对爸爸唯一的印象,就是每过一段时间,会有一个我称之为爸爸的男人,来给妈妈和我送生活费,偶尔还会带些好吃的给我。那时候妈妈常说:“这是你爸爸,也是摇钱树。没钱的时候,爬到他身上,摇摇就有了。”
每次爸爸回来,我都会按妈妈说的,爬上去亲亲他,摇摇他。
我上小学后,妈也外出打工了,爷爷奶奶带着我,从此我也成了留守儿童。
十六岁初中毕业,没有心思上学的我,和许多学生一样准备南下打工,去看看没见过的天。在父亲的干预下我的梦还没做就醒了,我只能跟着父母在同一家工厂打工。在父母的羽翼下确实少了很多麻烦,但也有许多不该有烦恼。
父母虽然对我百般照顾,但有一件事却从来不顺我的心意。就是骑摩托车回老家,而且每次回家都要载着爸爸才行,车速稍微一块,爸爸就在后面提醒我。哎,一个十六岁的小伙载着一个中年人,以四十迈的速度慢吞吞跑着,每次跑在路上我都觉得是一种煎熬!
一次,我和几个同事约好,休息的时候一起骑车去爬山。就提前给爸打了电话:“爸,明天我要和同事一起去爬山,你把车钥匙留宿舍行不?”“不行啊永子,明天我要出去,你坐他们的车吧!”爸没有直接拒绝,我也没有拿到车。可别人都骑车,就我坐车多没面子。
第二天无所事事的我溜达到爸妈的宿舍,却看到摩托车懒洋洋地躺那,反光镜里映出的那张脸仿佛在嘲笑:“看呐,这就是那个十七岁还不能自己骑车的人。”越看越气,我发誓,今天一定要把车骑出去。我跑到爸妈宿舍,开始找钥匙。
一阵翻箱倒柜之后,终于找到一把备用钥匙。看着车轮上那把粗粗的链子锁,我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如果能喷出来,我想一定能把它化为灰烬。倔脾气上来的我,从爸爸的工具箱里找来钢锯,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可恶的锁链锯断。看着被我解放出来的车轮,我心里满满的成就感。那种感觉必须骑车出去溜达才行,我把想去没有去过的地方都跑了一遍。每看到一个同事我都会停下打招呼,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也会骑摩托车。

在停停走走中,很快就到了晚上,天虽然黑了,我也没有回去的打算,好不容易骑出来,我就要玩个够。直到接到妈打来的电话,我才不情不愿的回去了。
回到宿舍,爸的手扬在空中半天,也没有完成它的使命。最后只丢下一句话:“刘永,从今天开始,不允许你单独骑车出去。”
“不给我骑我自己买,谁稀罕你的破车。”
从那之后,我努力工作,休息也不回家。省吃俭用半年后,我有了自己的摩托车,终于可以自己骑车回家。可是,让我非常不高兴的是,每次回家爸都会骑车跟着我。我快他就快,我慢他也慢,后视镜里总有红色的摩托车。第三次回家的时候我爆发了:“刘恒贵,请你以后不要跟着我,我自己认得回家的路!”爸的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点头应了。
吵过之后,后视镜里再也没看到讨厌的红色。
有一次回家路上,突然下起大雨,为了回家躲雨,我骑的很快。在转弯时控制不好,直接连人带车摔到沟里,我在下车在上,排气管压在我的腿上,已经闻到烤肉的香味。
忍着剧痛努力了几次,也无法挪开沉重的车子。掏出手机给爸打了电话,却无人接听。我疯狂的大喊,希望有人来救我。嗓子喊哑了,手机也被淋得无法用了。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个穿着雨衣的男人出现了。他轻轻松松把车挪开。
“谢谢叔叔,谢谢你!”我拖着伤腿往上爬着,爬到一半一双温暖的手把我扶了起来。透过雨水我看到一辆红色的摩托车停那里。我立马抹去脸上的雨水,回头往下看,那个穿雨衣的男人正艰难地往上推车。
“爸、妈”……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眼睛,流进嘴里,苦苦的涩涩的,却很幸福
养伤期间奶奶聊天告诉我:“永子,你知道那天爸为什么经过那里吗?”“爸,说过了,他和妈临时有事回家,正好听到我在叫喊就下去看看。”我有些不自信,还是重复了爸当时的话。
“本来你爸不让我说,可我觉着老瞒着你也不是个事。其实,你每次回家,你爸都很会跟着你,只是和你的距离比较远,你看不到。等他看着你平安到家后再折返回去。”
“什么,爸一直都跟着我。”
“是的,你还记得你爸手腕疼了一段时间吧?”“恩,有印象,他说上班伤着的。”我的话越来越不自信。“那天,他加班已经很累了,但知道你回家立马跟上。返回的时候睡着了,翻车才摔到的,怕你知道生气就瞒着你。”
“我又没让他跟着。”我虽然嘴硬可心却软了,原来爸爸很疼我、
往事已过十余年,现在想来真想抽那个不懂事的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我才真正明白父亲的苦心。人们都说父爱无法言说,一公里的距离不就是父亲最深沉的爱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