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口味 :来源网友: 张文泉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很久没有梦见我的祖父了。他30多年前就去世了。最近总是想起爷爷,想起他在江苏扬州的老房子,想起苏北那些香莲、菱角、蟹黄酱的小村庄,这些都是属于爷爷的。

爷爷姓彭,大家都叫他老彭。时间倒退了很多年。我爷爷奶奶带着孩子去了安徽贵池,凭着一手厨艺在工商银行食堂找到了一份工作,安顿了下来。这些事情后来都被大人说了。爷爷似乎更擅长白色的箱子。小时候没少吃白馒头,白馒头是爷爷保存下来的美味。馒头又肥又软。有一个小咸菜和一碗粥,真是人间美味。

我的祖父住在时嘉庭院,那里有四个家庭。我爷爷住在院子门口,从井里出来。院子里有几棵果树,然后我们相处得很好。爷爷在家不怎么做饭,所以他说要为奶奶努力。奶奶扬州话重,厨艺爽口,味道比不上爷爷。我七岁的时候,爷爷到了退休年龄,他的两个儿子和我的两个叔叔已经回扬州邗江老家结婚生子了。相反,我爷爷的两个女儿,我姑姑和我妈妈都在贵池工作生活。经过几次讨论,我爷爷坚持要回老家。单位领导对我爷爷说:老彭同志工作勤快,大家都受不了你!然而,离开祖国是很难的,所以请不要有任何要求。爷爷说,请领导帮忙买些木头和砖头,回去给老人盖几间房。当时在江苏很难买到木材。我爷爷终于来到了他的家乡。那一天,我和爷爷奶奶在池口登上了一艘机动帆船,一路顺流而下。离家几十年的爷爷和老好人老彭回家了!经过几天的航行,我和爷爷奶奶在南京下了船,叔叔接待了我们,坐火车去了镇江。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新鲜又刺激。感觉一眨眼就到了镇江,下了火车,坐了江上轮渡,到了扬州,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终于到了黄觉,汉江。几天后,贵池的机帆船穿过苏北的湖泊和树枝,抵达我爷爷的家乡。

爷爷的新房盖得很快,三间大瓦房就盖在我叔叔的对门。爷爷很舒服,很舒服,回家的感觉很好。经过一生的努力,他对三座大瓦房很满意。那时候,邻居们经常来大队里坐坐,爷爷会用安徽贵池的茶招待他们。生活不富裕,但精神很丰富。穿过大厅的风变成了一种风,叫做苏北平原。在爷爷的心里,有一个温暖的名字叫故乡风。我很快学会了扬州方言,每天和表兄弟们一起疯狂。当时还是一个大团体,制作团队在不同的季节流行起来,是按照工作分来计算的。水乡有许多池塘。在收获季节,生产队将清理几个池塘。荸荠和西葫芦应该肩扛。回家需要几个大锅闷一闷。那几天,我吃的荸荠最多。苏北有一天有两餐吃粥的习惯,比如吃豪华的黄觉鹅,吃更豪华的蟹黄酱。当时不知道有螃蟹,有肥菊花,有黄菊花。成员们每天忙于工作,没有闲心种几盆菊花,但对抓螃蟹还是有些兴趣的,也叫抓海子。爷爷不同意我和大人一起抓螃蟹,说不安全。爷爷还是打不过我的蛮横和盯梢,给了我一次抓螃蟹的许可。抓螃蟹的前一天晚上我几乎没睡。凌晨2点,一群人登上一艘水泥船,大人们带着一个麻袋和一个手电筒。没多久,船到了一个大水库,一群人轻轻地下了船。手电筒显示,肥胖的河蟹在岸边呼气,眼睛很快。他们用一只手按住螃蟹的背,用两个手指夹住螃蟹的翅膀,扔到麻袋里。过了一会儿,他们抓到了半个麻袋。我也想模仿大人的样子。开始之前,我被那两大钳螃蟹惊呆了。去抓螃蟹变成了去抓螃蟹,但是幸福来了。它是最后一个抓螃蟹的斗士。当大人们收获最后的战利品时,天空亮了起来,河堤上的河蟹瞬间潜入水中,闪得无影无踪。后来就不抓螃蟹了。如果我现在再去,我一定会是一个捕蟹高手,但是陈冰河滩上那么多野生蟹群,那天一早就见不到了!同一天,满载而归的成年人非常平静。他们一年也抓过几次螃蟹,因为每年都有螃蟹,这是他们生活的苏北水乡送给他们的礼物。但是,没有人能认为现在的人不老,贪多要钱。如果他们长期欠大自然钱,他们欠幸福。幸福其实很重要。上个世纪,苏北扬州人都不会吃螃蟹,更别说有一套精美的刀叉了。现在苏北扬州人可能不吃螃蟹,只用蟹黄做甜酱。蟹黄酱吃粥津津有味。在我的记忆中,祖父做的蟹酱配粥是最美妙、最奇特、最奢侈的味道,从我的心头绽放到我的味蕾。

我在爷爷的苏北水乡待了将近一年。因为要上学,我回到了安徽贵池,开始用扬州话在县委大院生活了十几年。爷爷奶奶拉着我的手走进县委大院的时候,我才八岁。我曾经走进扬州邗江乡下一个严肃的大院,既惊讶,又开心,又害怕。那一刻,我知道我快乐的童年结束了。

我的祖父母住在院子里,几个月后把他们带回了老家。我想不出这个。这是永久战术!祖父去世后,我去了苏北。村里盖了很多新楼房,我爷爷的新房变成了老房子,我的两个叔叔也老了很多。只有苏北的小村庄还有香莲、荸荠、蟹黄酱。哦!这是我熟悉很久的那种味道,还是爷爷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