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典典是非典时出生的。它有一张尖尖的长嘴,黑黑的鼻头,软软的耳朵,一张酷似京剧戏台上的唱花脸的脸谱,脸上还散布着带着长毛的几个痦子,张牙舞爪时呲着一口­小利牙。随着成长,小耳朵变成了大耳朵,软耳朵变成了乍起的立耳朵。这些组合在一起,尤显丑陋。但是典典有一双机灵的宝石般的黑眼睛,有着除头、尾一点褐黑色外,通体雪白,有着一个机灵的外表及通人性、会看脸色行事的悟性。可能是自己特别偏爱吧,机灵的个性尤显可爱,丑陋相加愈显漂亮了。­平时,你要吃饭,它就守在一边,你吃鸡蛋,务必给它吃点蛋黄,你要喝牛奶,难免要给它留下一些。一切要平起平坐,否则要不张牙舞爪向你要,要不可怜巴巴期待地看着你。有时看着它,不禁哑然失笑,你以为你是谁,你不就是一条狗吗?但是,就是这条狗,你高兴时它手舞足蹈,不停地和你嬉戏,或和它的几个玩具嬉闹;你发脾气时,它就会夹着尾巴躲在一边,低眉顺眼地看着你;特别是当它做了坏事你教训它时,它就会四处藏匿,或是缩成一团躺倒在地,四­蹄朝上,哀求于你。看这样,你还能发什么脾气?­
我一直精心呵护着,按时打预防针,坚持早晚遛狗,吃、喝、玩一切随性,只是不想让“典典”当母亲。拿人比畜,生宝宝太痛苦了。岂料,在垂暮之年,它竟意外怀孕了。看着典典的腰腹一天天变胖,原来那个雄赳赳气昂昂很精神的典典慵怠了,雪白的毛发渐渐稀疏失去光亮,两排小乳头慢慢下垂,真是要当妈妈了。这毕竟是典典的一件大事,再不情愿,也得为它做准备了。

买了一卷透明胶带,找了一个纸箱,缠好箱子,开了前门,里面铺好报纸和垫子,小产房还未做好,典典就急不可耐地钻了进去。不知是嫌小还是什么原因,典典不停地撕咬报纸和纸箱,全都咬成核桃般大小的纸片,我屡次清理它屡次咬碎,将纸箱咬成破烂。我只得找了一个更大的纸箱,开了前门和后窗,里边空间大了许多,铺上旧被单和垫子,让典典舒服地躺了进去。我用心去爱护着它,为它增加了营养,让它在有生之年有一回当妈妈的经历,和做母亲的骄傲。
人说,猫三狗四。说狗四个月实际上是两个月,狗是白天和晚上都要算的。网上查询,准确地说是六十三天。看着腆着肚子的典典,我还好奇地想,与它交合的是一条什么样的狗,它又能生出怎么样的宝宝呢?
早晨起来,典典很烦躁,不停地撕咬纸箱,乱翻乱咬,不知什么时间还咬坏了一个随意放的皮包带,一个精美的丝扇。打电话咨询,有朋友说这是产前阵痛、发泄呢。看到典典很难受,还看到屁股后边出来了一点东西,忙请来了狗医生,等把小狗拖出来,原来已经胎死腹中了,只看到一个光光的狗宝宝长有一双玻璃球样的眼睛。为了不让典典觉察到,我随即用毛巾将狗宝宝包裹了装入垃圾袋,并擦干净周围的血迹。产后的典典疲乏地躺在它的小房中。狗医生说,典典年龄大了,只怀了一胎,从狗宝宝的身体比例来看,这一胎汲取的营养太多了,导致难产。典典毕竟是高龄生育,只要它身体无恙,比什么都强。虽解除了后顾之忧,但还是为典典感到遗憾

狗医生给典典开了五天的消炎药,并嘱咐不要让它发烧。缓过劲后的典典有了精灵气。早晚外出也不多转,急急地回到小窝,四处查看,还把平常不去的角角落落里也找个遍,哼哼嘤嘤地叫着。找不到她的孩子,以后两天竟吱吱哇哇地大叫着,然后把它的小猴子、绒布娃娃、大小泰迪熊玩具一个一个从玩具筐里叼进小窝,时不时地抱着这个搂着那个。看到典典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慢慢地摸着它的头,直视着并安慰着它,它的眼里有了水盈盈的东西,我心里忽然有了疼的感觉
典典想做母亲,年轻时没让它做,害怕影响了它的身材,害怕它经受不了疼痛,害怕生下宝宝舍不舍得发落。但是,该经历的还要经历,该来的还会来,想摆脱的说不定什么时间就兑现了。它能在年龄十三岁时还会怀孕,可能这就是“缘”吧……
岁月催人老,同样也催着狗老。听人说,狗的寿命也就是十三、四年。如今,典典已经十七岁了,脸上的胡须和鼻头逐渐变白,身上的毛发也不如过去光亮,真正到了垂垂暮年。有一幅这样的漫画,小狗对主人道:你有你的家庭,你有你的朋友,你有你的事业,我只有你!小狗只占据我们生活中小小的一部分,它却将我们看作自己的全部世界。它和人一样,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好好爱护它吧,这毕竟也是它与我的缘分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