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de布鞋 ,作者: 韦秀琴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重阳,总是想起妈妈的布鞋。天渐渐冷了,我喜欢在门边的鞋架上放一双白底黑脸的布鞋。布鞋每天静静等待。从外面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想穿上,在屋里走来走去,很舒服。那种疲惫逐渐消失,换来的是一种轻松。

在办公室里,一定要穿有光泽的皮鞋,抬头挺胸。没有人想在别人面前丢脸。但是,长时间夹脚的高跟鞋伤脚。

所以,我怀念那双柔软温暖的布鞋,怀念那夹在鞋底之间温暖的母爱。

读书的时候家里有点穷,父母冒雨来来去去,勉强糊口,其他的都不敢要。尤其是那些女生最羡慕的漂亮衣服和鞋子,想都不敢想。那些鞋子和衣服总是姐妹们轮流穿。又补了三年。如果它们磨损了,它们就不能被磨损,它们仍然会被使用

不要浪费其他任何东西。

马上就要到秋天了。

我来的时候,拖了一整天

我觉得我的凉鞋露出脚有点不舒服。看到邻居家的孩子都穿漂亮的白色网球鞋,我很羡慕,所以一有时间就偷偷去邻居家,两次交换一两个红薯来满足好奇心。

即使到了秋天,秋收后,农村人也有了一些闲暇时间,但父母还是不能松一口气。他们不能让土地闲置,忙着整块菜地,种冬萝卜菜。

晚上,爸妈匆匆忙忙从外地回来,吃完饭准备睡觉。我们洗脚的时候,细心的妈妈发现我们的小脚磨破了,脱皮了,心里心疼,喃喃自语。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的,迷迷糊糊醒来,看到黄色的煤油灯还亮着。妈妈还醒着,弯着腰,手里的线一直在飞。影子投在墙上,似乎妈妈在跳舞。

我躲在床上,昏昏欲睡,却看到妈妈翻箱倒柜,找出家里的旧衣服和破布,拿下来,把破旧的布片和旧报纸贴在一起,贴在硬硬的麻布里,放在凳子边上,等明天太阳出来再拿出来。

干亚麻布衬里比较硬。妈妈用手拍了两下做鞋底。原来妈妈在孩子睡觉的时候给我们量了脚。白色硬纸旁边,是我们小小的曲脚。妈妈拿了其中一只,用剪刀慢慢剪,大大小小的弯脚渐渐出来了。

把麻绳缝在割好的鞋底上,一针接着一针,密密麻麻地扎好。那根针又大又尖。鞋底很硬,妈妈的手经常不小心滑过去,被针扎了一下,有微弱的血,但妈妈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地低着头,继续抓着鞋底。有一年秋天,妈妈的手起了水泡,磨破了,估计又粗糙又难看。

鞋底收齐后,妈妈开始做鞋面:选一块或两块结实的布,贴好,在外层和中间层加一些旧布絮,一层一层压实;鞋面一个个缝在鞋底上,鞋面又黑又厚,边缘用白布覆盖。它黑白相间,精致大方,一双新布鞋已经准备好了。

寒冷的冬天来了,双脚裹上一双柔软的布鞋,既暖和,又能轻松舒适地走来走去,没有一丝寒意。脚暖和了,一整天全身都舒服了,心情总是那么好。

谁知道这结实的鞋底和厚实的鞋面凝结了多少温暖的母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