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他什么都能听到 |文章来源: 大雯子游游游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其实,不经别人同意,写他不想提的东西,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我只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这种感觉真的很伟大,无所畏惧。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在所有认识他的人眼里,都认为他是一个吊儿郎当,无所事事的男生。其实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高一,老师上课典型。逃课、不交作业、扰乱课堂纪律……几乎占据了所有差生的特点。就这样,他怎么可能顺利上二年级,于是他又主动上了一年级。他比我大一岁,所以他来到我们班,继续他以前的工作。

时间的脚步从未停止。高二,高三,很快我们就毕业了。他整个高中都是这样度过的,但是他没有超常的智力,所以高考的成绩可想而知。三本书。

9月,大学陆续开学。他也带着行李去上学了。只是在军训的时候,他总是跟我抱怨大学生活和他想象的差别太大了,在一个完全没有学风的学校里待四年是浪费时间。当初我也劝过他,学习是他自己的事,只要他管好自己就行。他说,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大约一个星期后,他打电话给我,说我去复读了。当时我真的很惊讶。像这样走过来的整个高中生都做出了重新开始的决定。我问你家里每个人都说了什么。他只是淡淡地说,我爸去帮我办理取款手续的时候哭了,我气哭了。

在他第一次回去复读的那段时间,他和父亲处于冷战状态,父子俩几乎不怎么通电话。当他们偶尔打电话给他们的母亲时,他们在谈论他们的父亲时保持沉默。简而言之,父子俩似乎几乎没有共同语言。他说父亲脾气暴躁,与其老是惹他生气,还不如不直接联系。

他回去复读的时候真的变了很多。我开始刻意改变学习态度,真的对学习有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他说:“我家每个人都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回去面对他们。”。也许正是这种试图证明自己的想法,迫使他拿出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在此期间,他和父亲的关系仍然不好。可能男生对这种父子关系没有太大的热情,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父子关系不好的例子呢?

今年上半年是高二,高考越来越近了。作为同学,我总是鼓励他,给他一些缓解焦虑的建议。5月中旬,有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爸爸在工作中出了车祸,从卡车上摔了下来!全家人都乱成一团,全家人都去北京看父亲,却没有人愿意告诉他即将到来的高考真相。他唯一知道的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了……。他还知道的是,从他妹妹的空间动态来看,我妹妹现在的愿望是一起拍一张全家福。

我想任何人都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一方面,是他奋斗了很久的高考,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一方面,我有自己的父亲。家里每个人都保守着秘密,只是为了让他在高考中安心,所以他不能辜负家人的期望,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于是他忍着,终于考上了高考。

6月8日早上,他打电话给我说:”你明白你的努力终于获得了一种感觉吗?我对综合管理很满意!我现在都快哭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我能听到他在电话里微微颤抖的声音。我想当时他很激动,不仅交了一份让自己满意的试卷,还了解了父亲的情况。

我觉得他父亲的情况可能不太乐观,但毕竟在首都,那里医疗条件这么好,肯定有希望。这就是我一直试图说服他的。

但是过了好几天,我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我开始有了一些预感。

最后他打电话给我,我接完电话就大哭起来。

“我一直以为我爸在北京,家里人在那里照顾他。但是高考后的那个晚上,我爷爷让我回家看看你爸爸。然后我回了老家,一看到我爸我就崩溃了。医生劝他回来,医院不愿意让他继续治疗。他躺在那里,已经是一棵植物了,浑身是管子。左颅骨已被切除。吃饭也要靠插在胃里的管子。在昏迷中躺了太久之后,我的背开始腐烂,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妈妈帮爸爸吸痰的时候,是爸爸唯一一次面部表情,让我痛苦崩溃。”

“我回来之前,爸爸一直闭着眼睛,但是我回来的时候,爸爸睁开了眼睛,但是他睁开的时候却闭不上。他一天到晚睁着眼睛。他哽咽了。“我之前一直和他吵架,现在真想请他说句话。在我真正享受一天的幸福之前,我没有机会尽孝。回来这么多天,整天看到的都是妈妈哭,爷爷偷偷抹眼泪。一是失去伴侣的痛苦,二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残酷。我知道我不能摔倒。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我在我父亲的床前和他说话。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听到我,但我必须说出来。以前真的很讨厌自己……”

后来才知道,全家人都在纠结着做一个痛苦的决定,那就是要不要拔掉父亲吃的那根管子。亲戚朋友都在说没有希望,活着也是活着的痛苦。他父亲的背越来越腐烂,因为天气原因他很长时间不能动弹。伤口换了,味道很恶心。然而,没有人愿意做出这个决定。

有一天,他说他妈妈已经松口了,他的亲戚朋友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了。

我不知道他会以什么心情接受这个决定。我的父亲,还没有过知乎生活,还没有亲眼见过儿子进大学。顺便说一句,他今年考试考得很好。对他来说,今年他考了两次。我没有看到我的孩子成家。我刚刚和妈妈走了半辈子,离开了我的老父亲。真遗憾。

几天后,我得知他父亲去世了。饲管被拔掉了。

“我终于了解我爸爸了。我感觉我爸爸失去了心跳。我爸爸总能听到。拔管子的那天下午,亲戚们都在那里,和他说话,他整个下午都在流泪。拔完管子的那晚,姐姐用嘴喂我爸牛奶。我爸喝的时候我说“不要喂我”,然后我爸又拒绝喝。那个残酷的决定是我做的。医生来了,他问:“管子能拔出来吗?”在场的人都没说话,我说:“拉出来。”。”

由于他父亲拔完管子还能听到别人说话,还有感情,所以他能听到之前说的一切。同时也证明了他的父亲还能感受到痛苦,而且他已经腐烂在身体里,还能坚持这么久,那么从高考前两个月到现在,应该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他,而他在等待儿子回来,更不愿意离开。那么,当我听到自己的儿子说“拉”的时候,这个父亲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不能说这个儿子残忍。这个决定有点残忍,但是……外面没有人可以评论。

树想保持安静,但风不会停;儿子想在父母年老时为他们服务,但他们已经不在了。时间带走身边的人,只留下无尽的时间。珍惜眼前的人,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让它变成无数的叹息。趁他们还在的时候说,他们会听到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