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稻谷还有多数躺在冰冷的秋雨里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不知道是记忆出了错?还是这季节真的变了!我老是在这金黄满地、稻谷飞扬的季节想起小时候捉蜻蜓、逮知了的事。

当我再跟别人提及这段往事,又开始怀疑曾经的记忆,因为现在很少看到蜻蜓飞舞、知了长鸣。或许它们都还在就在不远的乡村田野。

赶着牛儿拖着石磙打稻场,那会我应该只有九岁。好奇心让我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这项吃苦的技能。苦涩的生活从顽皮的年龄开始。儿时的乐趣自己找寻着。

我扬起牛鞭,却有成千的蜻蜓围着我为牛求情。我放下牛鞭去捉蜻蜓又听牛为蜻蜓“嗷嗷”放哨。我奔跑在稻场上寻找着童年的快乐,门口的那片土场编织了儿时的梦,有潜伏在树叶下的知了为我见证。

我要去捉几只蜻蜓放在我的蚊帐里,趁大人熟睡的午后。我蹑手蹑脚地跨过大人手臂的空隙(那时大人都是铺个东西在地下午睡)轻手轻脚地钻入麻秸田,在草帽大的麻叶下我将张开的两个手指轻轻地卡在熟睡的蜻蜓尾部,直到蜻蜓如梦方醒,扑通几下翅膀放进我事先准备好的壶中。

我也会提前用成熟的柳枝扎个圈,固定在竹竿的一头。早晨趁蜘蛛们没醒将它们的网全部缴获连同它们的猎物。我昂头挨家挨户的屋檐下搜寻蜘蛛网,然后拿着这个“神器”家前屋后、大场、池塘边我奔跑跳跃,回来满是扑通扑通的翅膀,飞舞在我的蚊帐里。

逮知了,那可不是我一个小孩子能做到的。秋收忙碌的空挡,大人们会在长长的竹竿头前用滑溜的细丝打个活结,追逐着知了的叫声、寻觅着它的藏身地,它的鸣叫将自己暴露的一览无遗。抓住了,看它挥动着银色般透明的翅膀“吱吱”地叫着好不开心。我把知了放在精心用禄素(小玉米)秸子编织的笼子里,我躺在蚊帐里,它叫着我睡着。

我说的事好像都是发生在一个炽热的季节,我确切地记得为了捉蜻蜓、逮知了我光着的膀子晒去了一层皮。那时村庄的人们穿梭在田地间,顶着烈日,流着汗水不停地劳作。

如今,金黄的稻谷还有多数躺在冰冷的秋雨里,我不知道记忆错了还是季节变了。本应是蜻蜓群舞、知了齐鸣的时节却什么都不见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