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的我参加了二姐的婚礼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的婚礼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1966年,10岁的我参加了二姐的婚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的婚礼。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她们租了一间0.75的小屋,(三间房,四家住),一铺土炕占了小屋的一大半,地上摆了一张半旧的办公桌和一把椅子,剩下的也就是两个人的转身之地了。

炕上放一对箱子(当时的时尚家具),箱子上面摞着整齐的“被格”(被褥)。这就是他们结婚新居的全部家当了。

二姐的婚礼很简单,第一项程序就是由主持人主持两位新人向毛主席表示“三忠于、四无限”……然后大家一同吃几块喜糖、抽几支喜烟,婚礼就这么简单结束了

当时的随礼也很朴实:每人齐上几角钱,凑在一起买了暖瓶、脸盆、镜子……几样的日常生活用品就算是凑了“份子”。二姐接的最多的礼物是毛主席塑像,多得整整摆满了一箱盖。

1970年,三姐结婚。那时也没有什么彩礼,就是男方要给新娘买几套新衣服就完事了,婚礼也与二姐的婚礼仪式相差不多。不一样的是,娘家人要把三姐送到婆家,送新娘的队伍在新郎家热热闹闹的吃顿饭也就算结婚了。

1979年,哥哥结婚。我和邻居用自行车把新娘接来的,几辆自行车上驮着嫂子从娘家带来的几个红布包裹,我和嫂子在前面步行,我们把嫂子接到家就算结婚了。没什么仪式,留娘家人在我家吃了一顿饭也就算结婚典礼了。不过,那时人们的生活已经有了较大的改善。那天,我家里请来厨师,在自家院子里设灶炒菜。炒勺叮当响,香味弥漫了满院子……

1980年我结婚时,正赶上公公婆婆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借调拍电影,我们选择了旅行结婚去北京度蜜月。我俩住进了北影厂的招待所,白天我和爱人去浏览名胜古迹,晚上回到电影厂的餐厅与那些“明星”一同就餐,时不时会碰到正在拍《孔雀公主》和《带手拷的旅客》两部电影的唐国强、李秀明、于洋、赵子岳……我们在北京玩了一个月,给同志们带回一点北京喜糖就算是结婚了。婚后的我俩,住在婆婆分的一间小房,没修整、没有家具、只是买了几套新衣服,还都是涤纶化纤的。

1982年,我参加同事的婚礼。每个人花几块钱凑在一起,为新人买了一条腈纶毯子,上面贴了一张纸条,写着随礼人的名字。

婚礼那天,我们坐公交车送新娘(婆家在农村)。婚礼由村干部主持,两位新人一起向双方老人和来宾敬礼,再向来宾抛洒喜糖……简单婚礼仪式不一会就结束了。然后,婆家安排我们大吃了一顿“八碟八碗”(即八个碟子炒菜;八个碗汤菜)的婚宴。在那改革开放的初期,这可是一顿特别解馋的大餐。

2005年,我参加了侄女在天津的婚礼。酒店正台上用英文写着新娘和新郎名字,两边是白色窗纱缀着五彩的花朵,正台前约十米处是一扇用鲜花编织的花门,两边则是用彩绸和花篮组成的花墙……主持人身着白色礼服,语调富有激情……记不得主持人说了哪些感人肺腑的话,只觉得每一位婚礼的见证者都为他们此时的幸福而动情。两位新人发表了新婚讲话。全场鼓起热烈的掌声……整个婚礼办得高雅,大方,欢乐、和谐。

2018年,我参加了单位同事孩子的婚礼。婚礼办得非常隆重,我们老远就看见一溜七八辆加长的林肯牌小轿车开路,后面还有数不清的轿车和面包车,车队好似一条弯弯曲曲的长龙……婚礼在悠扬的乐曲中开始,两位新人手挽着手,共同朗诵爱的旋律,整个过程使在场的人十分感动……丰盛的婚宴有海参、鲍鱼、龙虾、螃蟹……还有演艺界的名角演出。我们边吃、边看,这是我参加的最隆重的婚礼。

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我先后参加过无数次婚礼,觉得这40年的变化可真大啊!切身体会到了党的好政策使人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