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不应该有笑声 ,作者: 孙长江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喜欢看笑脸,哪怕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突然在一张表情非常凝重的脸上绽放,也会在心里泛起幸福的情感涟漪,仿佛我的心被一棵长柳轻轻抚摸。真的,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我的笑脸,我会一直感到不安,好像世界生了重病。因为我太忙了,备课,批改作文,做各种杂事,有时候我不得不白白做事。最忙的事就是和我这辈子最喜欢的——的同学感情交融……,这样我就可以去中外著名的中央大街了。但我还是有办法让自己开心,并为这份适度的遗憾做出无奈的补偿!我学会了认真倾听吃烧烤的人从——隔壁教室、操场、甚至晚上,“棕榈书店”的8楼走来,在那里我可以偶尔回去住。[]

没有笑脸就活不下去,也不该听到笑声!

暑假期间,我真的很闲。我去中央大街看笑脸,听笑声。我看得不够,听得不够。然后和同样喜欢看笑脸听笑声的老婆商量去了北京。在北大未名湖畔,可以看到最多的笑脸!一接到录取通知书,我就迫不及待地想提前开放北大骄傲的学子。一个接一个,我的眼睛几乎闭上了。它就像一对弯曲的新月镶嵌在蓝天上。群体可能在高中,但也想成为未名湖畔一个景点的孩子。风吹时,柔软的柳树会浸入不太清晰但积累了一些与厚重有关的柔软波浪的柳树中。是一点点的事情,还是内心充满了自信?总之,那脸上的开心笑容并不比那些同学淡多少。也许我来北京是为了送孩子上北大,我的整颗心从里到外都被浓浓的糖包裹着,所以也许它被风沙吹走了,被风沙侵蚀了,被风沙折磨了,满是皱纹的脸上开着世界上最美的花——笑着/[/K18/。

这一切我都沉浸在其中,甚至在未名湖畔,我走着走着又做了一个梦:回去后,我加倍努力,送更多的孩子来这里读书,让这里成为一片欢声笑语的海洋!

又一次去了圆明园,只要到了北京就一定要去!四十一年前,我去“文革”串联。那时我还年轻,知道的也不多,但当我在灰色的太阳下,像一只残破的狼和一只残破的老虎一样在花园里走的时候,我看到了同样的灰色面孔,我总是觉得很对。什么对什么错,当时还不清楚。送女儿去北京上大学,又带女儿去了。和我一样,女儿一进花园心里就一沉,就像被灌了铅一样。即使她坐的是一艘画着五颜六色的画和漂亮的遮阳篷的船,船也在福海的锦缎上滑行。她在一朵莲花闪耀的水中航行了一会儿,然后航行到一片美丽的垂柳倒影中,这让船看起来像在写诗——像锦缎丝绸/

“刘浪今天又来了”。当我走进花园时,我开始失望地唱着歌,这让售票员用奇怪的眼神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我。里面人太多了!人很多,但总觉得自己有天赐的责任感,我就放心了。毕竟我已经游完了大栅栏,游完了故宫,爬完了长城;吃了烤鸭,尝了果脯,喝了燕京啤酒,没有人忘记,还不如走在这个花园里呢!

黄花镇、大水发、西洋楼是每个去圆明园的人必去的地方。黄骅阵是圆明园保存最好的景观。当皇帝们玩腻了想出这样的新把戏来玩的时候,人们可以感受到孤独和无聊的心态;如果真的进去了就出不来了,所以被同行善意的嘲笑。我是怎么进来又是怎么出去的,所以当他们笑的时候,我不自觉的笑了。

但是在几乎面目全非的大水发和西洋楼遗址上,我“愤怒”!一如既往,我又听到了。废墟下,材料全是大理石。雕刻了中国文化的石柱、石梁、石板和石阶。……他们中的一些人就像被带走的人。当他们失去双脚时,他们被带到了那里100多年。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被绑起来,还在挣扎,但他们最终倒在了刽子手的血淋淋的剑下……。我听到了,我听到了一个民族痛苦的呻吟!

但在我的眼前,我看到的是那个身体上摆着奇怪姿势拍照的男人“,但我听到的是他们在高级数码相机的显示屏上看到了非常“另类”的照片。我还看到很多时髦的年轻人轮流坐在“无辜的人”上,摆着姿势,然后他们把安静的花园弄得好像他们总是在哀悼一些像欣赏“ ”一个歌手的表演场所/[///一样嘈杂的东西。

看着这个花园里不该发生的事,我多管闲事的心更像是被匆匆割了出来。真的,我真的很想喊:我喜欢笑脸,我更喜欢永远听到你开心的笑声,但是圆明园里不应该有笑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