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当以净心为要 修道当以无我为基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夏天,骄阳似火,对人和其他许多动植物来说,或许是个难熬的季节。但知了最喜欢夏天,也叫得最欢实,天越热叫得越欢,赛着叫,让你心烦,好像夏天只是属于它的季节。但如果你一细想,你会觉得没有知了鸣叫的夏天是个不完整的夏天。


儿时的夏天,孩子们中午是不午睡的,大部分都在看自家门前的稻场上晒着的稻子,以防别人家的鸡鸭鹅和猪来偷吃,白闪闪的太阳照着,直晃得从暗处出来的人眯着眼。

一阵风吹来,热浪裹挟着稻谷清香,还有泥土的气息逼得你睁不开眼。我们几个孩子就在门前的树荫下逗蚂蚁玩,捉一只肉肉的虫子,看它被蚂蚁咬得全身翻滚,最终被蚂蚁抬走。当我们看到蚂蚁越聚越多,怕大人责骂,我们就向成了一条黑线的蚁群撒下一脬尿来,把蚂蚁冲得四散才离开。

头顶上的知了得意地叫个不停,孩子们是不会放过它们的。在矮处的,我们直接用手捂住它。高处的,我们搭成人梯或小心翼翼地爬树去抓。知了有复眼,不易捉,我们就用细竹弯成圈,然后在堂前屋后的檐下粘一层蜘蛛网,再到树上去套知了,一次能抓上四、五只呢。

抓来的知了,怕它飞了,有的被剪去了一半翅膀;有的被细线拴着,让它自由飞。有时,一不留神就被鸡啄去了,人追鸡跑,知了一路叫着,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成了鸡的口中食。现在回想起来,这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无常吧。它虽名为知了,但它知了什么,很多时候世上许多命运都掌握在他人之手。

知了的种类有多种,常见的是体型较大的黑色知了。雄性知了能出声吸引不发声的雌性知了。它们的声音单调,在炙热的阳光下显得干裂而乏味。还有一种体型较小的知了,翅膀是翡绿色,头部光洁,眼睛如温润的玉,它们娇小玲珑,难怪古人要雕琢精美的翡翠玉蝉。它们的音量很高,声音变化多端,音色清脆。

夏天一场大雨过后,庭前屋后树下的坡地上会漏出一个个小孔,用树枝一挖,会挖出一个个土灰色的知了猴,软软的,肉肉的身子,这是知了的幼虫。它们会在夜间爬到附近的树上去褪皮,它们吸取树汁长大成知了。知了猴褪下的壳是一味中药,孩子们中午没事就在树枝上收集知了壳,交给家里的大人在货郎处换点针头线脑的东西

现在,知了猴成了一道美味,一盘的价格不菲,据说知了猴含有高蛋白,营养类似于蚕蛹,用油炸着吃,酥脆可口。我见过,但一想到小时候我们是用它来喂鸡或喂鸟的,总觉得心里硌得慌。国人只要听说某个东西有营养,能保健,这个东西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北方,夏天是知了繁殖的旺季,村民们便用透明胶缠绕在一人高左右的树干上,这样知了猴就爬不到树的高处了,然后夜间收集,一个夏天村民们收入能达好几万。很多知了还没有享受生命的过程,更没有享受属于它们的夏季,就夭折于人类贪婪之口。有时想想无用也许是自然生存之道


知了又名蝉。儿时,蝉成了夏日里孩子们无聊时的玩具,摆弄它,残害它。上小学时,我还把它放在书包里,不知什么原因,上课时它竟叫起来,惹得全班同学哄笑,我还被罚站了一节课,这也许是残害蝉的报应吧。上高中时我才知道蝉还出现在很多文学作品之中,从此我对蝉便心存敬畏,不再伤害它了。

柳永的《雨霖铃》是我接触到最早有关蝉的诗词。词中写道∶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萧瑟凄冷的秋天,汴京城外的长亭,雨后阴冷的黄昏,词人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

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这样写蝉∶秋蝉的衰弱的残声,更是北国的特产;因为北平处处全长着树,屋子又低,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听得到的。这秋蝉的嘶叫,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象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作者把秋蝉当成北平人心中的家虫,可见故都北平在他心中的位置。

王籍《入若耶溪》∶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蝉噪”、“鸟鸣”笼罩着若耶,山林的寂静显得更为深沉。这二句千古传诵的名句,被誉为“文外独绝”。像唐代王维的“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是用声响来衬托一种静的境界,而这种表现手法正是王籍的首创。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 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这是对屈原身处浊世而不同流合污的高贵品格的赞美。

唐代虞世南的《蝉》∶垂緌(rui)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古人认为蝉生性高洁,栖高饮露,蝉声远传,一般人往往以为是藉助于秋风的传送,诗人却别有会心,强调这是由于“居高”而自能致远。这种独特的感受蕴含一个真理:立身品格高洁的人,并不需要某种外在的凭藉,自能声名远播。

蝉在文学作品中既能表达忧伤的感悟,又能展现人品德的高洁,其实,这何尝不是人们心中情感郁结的结果。


儿时夏日的蝉声仍时时在梦中萦绕,城市里的喧嚣早已淹没了蝉的鸣叫。每当回忆起儿时那静如处子,高栖枝头的蝉,那种专注的鸣叫更有"禅"的意境,更是夏日独有的天籁之音。

蝉潜伏在地下约10年,在地面上的时间却只有80多天。 潜伏在地下时,它以吸吮植物根部汁液维持生命。之后它要经过5—6次的“蜕变”,才能羽化为“成虫”,于每年6月底破土而出,爬到树上。每一次“蜕变”,都会留下一张蝉壳。蝉的生命是短暂的,但其生命的孕育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旅程

修心当以净心为要,修道当以无我为基;悟禅意,年幼夏日里的蝉声,复又回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