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热情的邻居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安然在最无助的时候想到:如果顾在,他不会让自己承担这些事情,只要他在,就不会有什么障碍。

后来才明白,每个人的痛苦都是注定要自己面对的!

“同理心”只是一个虚伪华丽的敷衍词。

现在,面对昔日的爱情,她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悸动,只留下迷茫和感叹。

甚至有一种不敢面对他的想法。

顾感觉到了她的慌乱和无助,擦了擦眼泪,答应:“好的!”

握住她的手,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腰,慢慢引领她前行。

安然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放在她腰上的手。

她和傅还是夫妻。

离婚前,任何与异性走得太近的行为都是对婚姻的不忠。

顾并不知道她在躲着自己,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兰湾咖啡厅

安然和顾坐在最不显眼的角落,听她诉说着痛苦的往事。

当她说出来的时候,她很平静,已经失去了最初的痛苦,仿佛她与那些事情无关。

“爸爸的车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来。那时候,又是下坡路。大卡车先是撞了我们,然后又撞了宾利……”

“傅和他的父亲……”

“当时我受伤最少,慢慢爬下车,但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一个人身上。后来在医院醒来,什么都看不见。”

我一直以为,一说起折磨她四年的记忆,我就会泪流满面。

现在我意识到有些痛苦是附在骨头上的蛆。即使你有足够的勇气撕开一个伤口,它仍然会引起令人心碎的疼痛。

故事出来的时候,悲伤远没有噩梦之夜的锥心苦涩。

顾听了这个故事,眼里含着泪。

他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的爱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又默默地往咖啡杯里放了一勺糖:“怎么,你嫁给傅是为了给你哥治病?”

对他来说,安然的失明已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当她听说自己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她只觉得世界突然分崩离析,分崩离析。

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在努力隐忍,手背上的青筋显示出他有多沮丧。

安龙儿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忽略心中的刺痛,点了点头:“算是吧。”

只有这样说,才能让她的内心少一点压抑。

顾的手划过桌面,紧紧握住她的手:“你一个人受了那么多苦,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安然下意识地想抽回手,但他握得更紧了。

几经挣扎,我不得不放弃。

苦笑:“当时看不见,下不了病床。”

顾只恨她当时不关心自己,恨她没有感受到自己的痛苦。

这一刻,他只想抱着她,好好陪着她。

握着她的手,懊恼不已,却没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始终是平静的。

因为……

在最痛苦最黑暗的时候,不是她不想联系顾,而是她联系不上!

如今听他说这样的话只会让我感叹。

“阿文,故事结束了。我应该回去。”

顾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走的!”

安然挣扎:“我必须回去!”

“不过,你爱上傅了吗?”
顾执拗地想保住安然。

是……

她闪烁其词,一言不发地拒绝和他一起去。种种迹象让他心慌。

情急之下,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但是,如果你不爱他,就果断离婚吧!”

“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但是你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找到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喜欢他。”

这种认知让他两眼通红,甚至握着安然的手都很吃力。

握紧她的手背。

听到这个问题,安然被勾起了兴趣,然后连连摇头,否认:“我……没有!”

“我没有!”

那个问题就像一把刀,切开她的心,露出最脆弱最柔软的部分。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觉得恍惚。

顾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很着急:“不过,不喜欢他!”

“我会带你走,我会照顾你,给你想要的一切!”

安然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吓得脸色发白。

他急于挣脱顾的手逃走。

因为看不见眼睛,她离开的时候被腿撞了很多次,但是她还是不敢多呆一会儿。

我怕顾会追上来到处跑,最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停了下来。

因为看不见眼睛,找了好几次附近的人才找到回家的路。

她曾在傅的家里说要离婚,她相信凭借傅的本事,她能在两小时内拿到离婚证。

现在离婚了,就不回傅家了。

有……

这与她无关。

培训中心

傅宇深深听了安然同事的描述,猜到是谁带走了安然。

助理卢航匆匆赶来,观察附近的监控,寻找安然的下落。

不幸的是,……

当他们到达咖啡店时,没有安然的影子。

卢航看到丈夫不高兴的表情,连忙说道,“我们先回家看看吧。也许他的妻子已经回去了!”

――――

入夜后,气温越来越低,寒气侵入体内。

安然把车转了三圈,甩了三个多小时。最后,他来到了他家的前门。他在包里摸了很久,找不到他家的钥匙。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顾的声音突然从她耳边传来。

“但是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呢?”

安龙儿想解释,但顾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她抓住安然的手,把她塞进车里。

“你知道吗,我一直跟着你,看着你换衣服下车,一路跟着你来到这里。”

“我知道你觉得你的眼睛对我不够好,所以你故意对我说那些话。”

“但是我一点都不介意!”

汽车将很快启动,它将被安全地运送到顾的私人公寓。

途中几次想安全走,都被顾截了回来。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傅宇看着墙上指向十二点的时针,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人挺拔的身影停在窗前,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半个小时!给我安然的地址!”

安然是个盲人,很多事情他自己都做不了。

尤其是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下,连倒一杯水都成了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因为选床的原因,她晚上一点钟还在辗转反侧。

正在沙发上睡觉的顾听到动静,问她:“但是你渴吗?”

不等安然回答,递给她一杯水:“你不用做,我喂你。”

安龙儿刚喝了一口,就听到门撞到了墙上。

这时传来傅的声音:“安然!!”

这时,安龙儿正伸出手,摸索着顾递给的杯子。

但是……

听到傅宇深深咬牙切齿的声音后,她慌了神,全身紧绷,不小心碰到了她递给我的杯子,顿时所有的水都洒在了她身上。

纯白色的真丝睡衣被水弄脏了,从胸口一路往下,都被水渍打湿了,露出了她纤瘦的曲线。

下午从咖啡店出来,因为她走投无路,她打掉了很多外伤,而蓝十字交叉的痕迹都暴露给了傅。

男人很愤怒。

上前,粗暴地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拽出来。

没有激情。

安然挣扎:“傅,把离婚证给我!我们离婚了!离婚意味着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别碰我!”

按照他的本事,离婚证应该在她说“离婚”后两小时内准备好。

既然证明已经准备好了,就给她叫助理。为什么来这里找她?

原来,她在老房子外面安顿下来的时候,一晚上都想着在老房子里讲和,然后天亮了再找地方住。

反正在说“离婚”这几个字的那一刻,她已经默认了自己和傅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她没有遇到顾,她就不会在这里。

是……

傅宇来这里有几层意思?

“傅,如果你是来送我离婚证的,就放下吧。我没有任何要求。”

“如果没有,请马上出去!”

那人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粗暴地拉着她,继续出门。

顾抓住安龙儿的另一只手,猩红的眼睛看着傅:“可是叫你放开她!”

说话间,我冲向傅,挡住了他的去路:“你为什么带她走?”

“难道你看不出她不会和你一起去吗!”

“放下离婚证,离开这里!”

不管安然如何挣扎,他都没有挣脱那个人的紧握。

傅雨深的手就像一把铁钳,紧紧地搂住她,叫她动起来。

傅宇冷冷一笑:“谁说我是来送离婚证的?”

说话间,脸贴近安龙儿的脸,鼻尖堪堪挨着她。

“我来了……”

他故意延长了结局,盯着安龙儿的脸看了一会儿,享受着看她脸上惊恐的感觉。

他没有咬安然的耳垂,直到觉得已经享受够了,才低声说:“要拆散你们!”

只有安然能听清楚,一股恶寒打在脚底,像一条吐出一封信的蛇,害怕一寸一寸地染红自己的身体。

“傅,你这个混蛋!”

举起没有被他夹住的手,朝声音的方向挥去。

但是……

他在阻止她。

“想打我?”

“安然,你不好……”

那口气让安然聪明:“你……是做什么的?!”

傅雨深冲前面的一行人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刘航带着四五个保镖冲了进来。

二话不说,照着顾的脸上就是一拳。

安然听到许多人的脚步声,又听到顾的闷哼声。他急切地喊道:“你在干什么?!放开他!别为难他!”

“傅,你犯法了!”

那人把她拽进怀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有一团熊熊烈火:“我闯进了一户人家?”

当一个男人说这话时,他是咬着牙齿说的。

即使看不到,安然也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戾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