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这个没有走过他走过的岁月的人的眼里一文不值 而他却要敝帚自珍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亲人呢?亲情呢?曾经晓云写过《你恨过你的兄弟姐妹吗?》。我想,当我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时,我说,我没有恨过,但我怨过,很不满过。我想,此刻,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也定会如此。谁的心灵能够完全纯净呢?谁没有来自过家庭的伤害呢?
我怨过我的哥哥,长我七岁,小时候,却不曾让着我。我记得,因为我俩总是争吵不休,一向宽和的母亲突然抓起剪子扔在我俩面前,厉声喝道:“你们再闹腾,我就去死!”吓得我们目瞪口呆,从那以后,才基本相安无事。
我怨过我的母亲,自己身体不好,却不知道爱护。逢年过节,儿子媳妇回家,她欢腾兴奋激动得厉害,带着不易觉察的谨慎小心和紧张,屋子床铺收拾得干干净净,炉火旺旺地燃起,夜宵时刻准备着。她打破了自己早睡——晚睡就难以入眠——的生活习惯。等到人家走后,松懈下来的她,心绞痛往往会发作,甚至一天里不只一次。
我带着不平衡的心理,带着心疼她的感情,跟她甩脸子,冷言冷语,甚至夜里会哭喊着醒来。她就说我小心眼,蛮横不容人,还叹息着像我这样的人以后怎么跟人相处,怎么能有幸福生活。我却觉得她的做法太过了,我发誓不做她那样的母亲。
现在想想这些,我还是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妥,倒是很想像张敏同学那样抱抱当年的自己,也抱抱我亲爱的母亲。
我的父亲,只有一件事让我特别愧疚,每每想起,总会羞愧万分。每年暑假,我都会带着孩子去娘家小住。那天,我父亲照例到离家不远的地里去干活,去了没多久,就听他在房屋后面喊着我的小名,气喘吁吁。我和母亲惊得够呛,等我跑出去,到了他跟前,看着他脱下的裤子,才知道原来他又大小便失禁了。
我赶紧又跑回家,给他送去干净的裤衩裤子和卫生纸。当我要把装满屎的衣物扔掉时,他却生气了。他舍不得扔掉,要我去给他洗。我执意要扔掉,说明天再去给他买新的,尽管来时刚刚给他买了新的。再说,本身那已经很旧了;再说,我父亲只进不出,不管新的旧的柜子里还有好几包呢!他却执意要我洗!
大热天,他生着气,本来就有喘的毛病,那天那时刻,脾气暴躁的他喘得更加厉害了,真的是上气不接下气,汗水像雨水一样从脸上从脖颈上直流下来。我呢,也不是中了哪门子邪,也倔得跟个驴似的。父女俩僵持着,互不相让。后来,我父亲只好自己动手去洗了,但是,他声明和我断绝父女关系,让我滚回我家去。我流着泪,立马收拾东西,打算带着孩子如我父亲所说,滚回去。但是,看着旁边黯然神伤的母亲,我又停了下来,我不能,我害怕我母亲冠心病发作……
这件事困扰了我很多年,我想不明白,当时的我,何以对自己的老父亲那么心硬那么残忍。后来,我终于明白,一个从小被命令被责备被挑剔的人,一旦有些强大了,她叛逆对抗的能量就会十分强大。我不是不孝顺,不是嫌弃,只是潜意识里感受到了一种发泄的快感。
假如,时光倒流,我温柔的心一定会温柔地对待那个暴戾的人,不会有半点儿的忤逆和狂纵。因为,我知道,他和我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我有成长和改变的机会,而他没有了。好像,父母衰老的速度总是那么快那么猝不及防,总是超过孩子的成长成熟
我也理解了我父亲,那个屎裤子,在我这个没有走过他走过的岁月的人的眼里一文不值,而他,却要敝帚自珍。正如,一颗钻戒,与挥霍无度的亿万富翁。理解了,便能宽容;透彻地懂了,方能释怀,也才能放过,放过他人,也放过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