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樱桃 味道最特别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母亲大半时间都在乡村小学陪我,变着花样给我做各种好吃的。我除了负责全校孩子们的音乐课,就是各种吃吃吃,怀孕五个月,体重已经飙升到130斤了。作为一个孕期的标准吃货,我告诉母亲,我的体重还有上升的空间
一个晴朗的周末我和母亲商量,一起去看看二姨吧。
二姨家的地理位置和我上班的学校是挨着的,但是隔着一座大山,现在开车只需半个小时的路程,那天至少耗时了两个小时:那时,我们要先乘坐学校到镇上的乡村公交,再换乘到二姨乡里的客车,下了客车还有几公里的村道,需搭乘路边的摩托车,也只能到二姨家旁边的路口,还得自己走几百米才能够到二姨家。
在母亲的呵护下,那天,我们终于在午饭前到了二姨家。
下午,母亲陪着二姨去田里割猪草、聊天。我也想帮,她姐俩不让,我就只能拿着个棍子在田边敲打菜叶,无聊的计算着从我脚边过了多少只蚂蚁。快收工时,我虎躯一震,顿时来了精神,因为听到她们说了一句,“等下我们去下边院子给秋摘点樱桃”。
怀孕的女人,四川话叫“怀儿婆”。怀儿婆嘴巴要多馋有多馋:那一刻,唾液已经分泌并流到嘴边,我满心期待着又酸又甜的樱桃。
远远看见那一颗樱桃树,圆溜溜的樱桃挂满枝头,茂密的叶子没有掩藏住它红红黄黄漂亮的色彩。
一颗至少20年树龄的樱桃树妖娆的生长在邻居的院子边上,院子外的斜坡有1米多高的落差。虽然有碗口粗的主干,但采摘的地势不是很好,好摘的位置,熟透的不多,明显是已经被人家摘下来吃了,挂在树上泛着青色半熟的倒是不少,相对较高较远的树丫上,还有不少熟透的樱桃。
到了树下,两个加起来100来岁的人,观察了地形,商量着怎样尽量多摘几颗成熟的。她们先拉下最近的一个树丫,认真的选着最熟的那几颗,趁她们不注意,我迅速的扯了一颗半熟的放进嘴巴里,嚼两下就吞下去了。现在想想,那个味道肯定有点酸,还是酸得掉牙的那种!可能是第一颗吞得太快,没有尝出什么味道,我还想动手的时候,被她俩发现并制止了。我硬生生的把要摘第二颗樱桃的手收回来了,吞了吞口水,接受着她们俩的教育,“没有洗”“不卫生”“要拉肚子哦”等等。
担心我会偷吃,还怕树丫弹过来打到我,母亲和二姨就招呼我端着盘子站到她们身后,给我划定了一个安全的区域。我乖乖的捧着盘子,让她们把摘下来的樱桃放到盘子里,眼瞅着盘子里的樱桃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这时候,母亲和二姨又盯上了较远的树丫,二姨爬上了树,站在主干最下边大树枝上,一只手抱着树干,一只努力伸向最远处,摘下最漂亮的那几颗樱桃,再小心翼翼的递给母亲。
正摘着,樱桃树的主人邻居大婶来了,让我们要注意安全,特别叮嘱大肚子的我,不能碰她的樱桃树,一定不能碰!
我一脸的惊愕。
二姨给我解释,乡下的规矩就是怀儿婆摸了人家的果树,明年树就不结果子了。一阵懵逼中,硬是没有听懂蕴含在其中高深的科学原理。还有这样的神操作,我有这么厉害?我肚子里的宝宝这么厉害?
看她们俩摘得热闹,我围着树下转过去转过来,激动地喊着,这边,这边,这边树丫上好多熟透的,二姨和母亲完美的配合着。最后的结果是,洗得干干紧紧的的漂亮樱桃放在我面前,看我吃得津津有味,母亲和二姨说,我们不吃,我们怕酸。
那一天,我不仅吃了樱桃,吃了二姨家鸡窝里面母鸡刚下的鸡蛋,还吃了锅里冒着热气,煮熟准备喂猪的红薯。现在还被表哥笑话说我吃喂猪的红薯。
以后每年樱桃上市的季节,都要买点尝尝鲜,品种不一样,地理位置不一样,樱桃的味道也不一样。
但是那一年的樱桃,味道最特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