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期待着对伊斯坦布尔一次又一次的寻找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咖啡源自阿拉伯半岛,曾是1400至1500年流行的一种提神饮料,叫“咖许”,是把咖啡成熟的果子摘下来晒干后煮的水,咖啡豆是被丢弃的。后来才把咖啡豆烘烤后与果肉一起煮着喝,改称“咖瓦”。

伊斯兰教当时有三大教派:逊尼派、什叶派与苏菲派。苏菲教派的祈祷仪式都是在晚上举行,于是有提神醒脑作用的“咖瓦”就派上了用场:祈祷前,教长用长勺把陶罐里煮好的咖瓦舀到小杯中,口中念着“唯有真主存我心”,依次传给信徒们喝。在那时,饮用咖瓦成了宗教仪式的一部分,就这样逐渐传延开来。

“咖啡”一词源于埃塞尔比亚的一个名叫“kaffa”的小镇,在希腊语中“kaweh”的意思是“力量与热情”,这正是咖啡的魔力。早在16世纪中后期,伊斯坦布尔就有600多家大小不一的咖啡馆了。有些豪华咖啡馆甚至等同于高级会所,修建得如同宫殿,里面的花园栽种着各种奇花异草,还修建有水池、小桥,室内奢侈考究,有沙发、躺椅、毛毯,和很多侍从。并且,咖啡馆还提供额外的艺术服务,比如读书、音乐、杂耍、下棋、舞蹈等,吸引了很多诗人、政客、学者、艺术家聚集在一起。这些都有文献记载,某些场景还被当时的画师描绘进画作中。

其实土耳其并不产咖啡,所谓“土耳其咖啡”只是一种将烘焙咖啡豆磨成粉和水一起煮着喝的制作方式。不过,土耳其人有资格这样说:“17世纪以前,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喝咖啡的方式,就是土耳其咖啡。”因为奥斯曼帝国在苏莱曼大帝时期(16世纪中期)达到鼎盛,领土横跨亚欧非大陆,拥有420万平方公里土地以及1600万人口。虽然咖啡树只能生长在赤道附近的咖啡带,在寒冷的天气中无法存活,但奥斯曼帝国控制了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垄断了包括咖啡、丝绸在内的东西方贸易往来。后来,欧洲一些列强海军势力迅速发展,与奥斯曼帝国的大小战役不计其数,咖啡则在战争这种非正常的交流中作为战利品,慢慢传到了欧洲。1645年欧洲第一家咖啡馆开张,之后越来越多的咖啡馆出现。

蒙蒙细雨中,我找到加拉太塔脚下一家名叫Hezarfen的咖啡馆。它并不大,但是很有情调,深绿色的遮阳伞下摆着几张咖啡椅,旁边立着一辆彩色的自行车雕塑,车篮里栽着一捧金黄色的郁金香,每张咖啡桌都放着一盆肉肉的小绿植。

门边俊俏腼腆的咖啡小哥,见我驻足,立刻将我身边椅子上的雨滴擦干,我冲他友好的笑笑,示意他把价位表拿给我看,然后点了一杯传统的在沙子里煮的土耳其咖啡——9里拉。

很早以前,咖啡是在地下酒吧里卖的,但伊斯兰教国家禁止售卖酒和含酒精的饮料,所以酒吧并不合法。后来就有人开了咖啡馆,店内配置桌椅,还有说书人讲故事,生意很兴隆。一些流动的咖啡摊更有意思:年轻的咖啡小哥在腰间绑一个敞开的木箱子,里面放着咖啡壶、咖啡杯和酒精灯,直接走到集市的人群中叫卖,现场煮泡。那画面,真是非常“土耳其”!

馥郁的香味,从热热的沙子中缓缓散发出来。美好也罢,失意也罢,这一刻,在这杯热香氤氲的咖啡面前,都溶解掉了。我放了一块方糖,用小勺缓缓搅着。芳醇浓烈的咖啡香,如同一曲奥斯曼士兵哼唱的粗犷深情的家乡小调,在空气中延伸出温暖的翅膀,掠过我的脸颊,我的手掌,我的脖颈,我的长发……在这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小街,我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

这时,咖啡小哥走过来,用英语告诉我,喝完咖啡后,可以用咖啡渣进行咖啡占卜。我听说过那种古老的独属土耳其的占卜方式,很是好奇,就按照他说的方法,将咖啡盘盖在咖啡杯上,然后迅速将杯盘倒扣,静放在桌上,等待杯底的温度冷却。然后将杯子小心打开,就可以用杯中的图案进行占卜了。

去埃及在尼罗河上航行的时候,喝过几口尼罗河的水,因为有句古老的埃及谚语是这样说的:“喝过尼罗河的水,还会再回到埃及。”

去印度的时候,在瓦拉纳希的恒河边,尝过一口古老的恒河水。后来听说有句古老的印度预言说:“只要喝过了恒河里的水,在下一轮生命的轮回中,还会做个印度人。”

这次在伊斯坦布尔,在古老的加拉太塔的脚下,我喝过的这杯咖啡,用古老的土耳其咖啡占卜的方式占卜,得出的咖啡图案是个圆圈,咖啡小哥Ve yakup看了以后,对我说:“你的前世来过神奇的伊斯坦布尔,而且,你以后还会再来伊斯坦布尔。或许,你的下辈子会做一个土耳其人。”

望着咖啡杯里那个形状完美的咖啡圆圈,我莞尔一笑,说:“看来,我的下辈子会很忙哦。”

咖啡小哥Ve yakup一脸懵懂的望着我,他听不懂我讲的这句中文,更不懂我这句话背后的那些行走的故事。

可是,除了我自己,谁又真正懂得我的那些故事呢?

正如梵高说过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

夜,如同一块巨大的土耳其飞毯,遮住了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那绚丽的晚霞,呈现出伊斯坦布尔夜空那深具魔力的幽蓝:云的纹理像漩涡状的银河,嵌着众多明亮的星星,呈现出一种荒诞而夸张的宁静。夜幕中的加拉太塔那雄浑粗旷的影柱直插云端,如同幽闭于黑暗中的远古灯塔,与那宁静与产生一种强烈的对比。我骤然想起雨果的一句话:“上帝是月蚀中的灯塔。”

远处无数个细长的宣礼塔的暗影,不安地伸向天空,时刻等待着下一次宣礼的降临。而更远处的海洋,则是这一切力量的源头。夜色下的马尔马拉海依然活跃,彩灯闪烁的游船划破黑暗的水面,扯出道道破碎的弧线,火焰一般翻腾起伏,将日光中的悠扬转换成暗夜摇滚的频率。

是的,伊斯坦布尔复杂而多面,历史的颜料将它刷了一层又一层,连它自己也已经搞不清楚,到底哪一层的真实才是它的本来面貌。

期待着,对伊斯坦布尔一次又一次的寻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