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被迫禁欲的 永远只能是底层的人民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如今的伊朗,是个严格禁酒的伊斯兰国家,整个国家的商店都看不到卖酒的,也绝对看不到任何一家酒吧。外国游客进入伊朗也绝对禁止携带任何酒精类物品。

在巴列维王朝实行“自由化”和“世俗化”政策的年代里,女性不围头巾,不用穿大黑袍,酒也是可以喝的。但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成为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女性重新戴上头巾穿上黑袍,并全面禁酒。街头遍布宗教警察,违规者将面临严重的惩罚。

为什么伊斯兰教禁止饮酒呢?

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传播以前,阿拉伯人多爱喝酒,甚至酗酒成风。《古兰经》关于戒酒的规定,也有一个从宽到严的过程。公元622年,穆罕默德先知率领穆斯林自麦加迁徙至麦地那后,有人曾问他穆斯林能否饮酒,先知宣读了一段古兰经文作为回答:“饮酒和赌博,这两件事皆包含大罪,也对世人有许多利益,但是其罪过大于利益。”(黄牛章219节)当时并未明确宣布酒为禁品。

后来,有些穆斯林酒后做礼拜时会念错经文,在酒后打架斗殴,为非作歹,甚至导致半岛因酗酒引起无休止的内斗,饮酒才被视为与崇拜偶像、赌博、求签等一样的罪恶行为而被严格禁止。《古兰经》在“筵席章90-91节”写道:“信道的人们啊!饮酒、赌博、拜像、求签,只是一种秽行,只是恶魔的行为,故当远离,以便你们成功。恶魔惟愿你们因饮酒和赌博而互相仇恨,并且阻止你们记念真主,和谨守拜功。你们将戒除(饮酒和赌博)吗?”

而且,穆罕默德先知进一步规定:“凡致醉品均为非法”。不仅禁止穆斯林饮用一切与酒有关的致醉物品,而且禁止从事与酒有关的经营。当时,虔诚的穆斯林听闻先知的教诲,把所有的酒统统倒掉,搞得麦地那满街都是酒。久而久之,禁止喝酒就成了穆斯林的一种生活习俗。
伊斯兰社会流传着这样一则关于禁酒的小故事

从前,有个穆斯林青年很虔诚。一次,有个坏人把他骗去说:“大家都说你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今天我要考考你。”然后,他要青年在四件事中任选一件事:一是强奸一个少女,二是抢劫别人的钱财,三是放火烧掉别人的房子,四是喝下一壶酒。这个青年心想:头三件事都是坏事,决不能干,而喝一壶酒不侵犯别人,也不会伤天害理。这时走来了依布利斯(即魔鬼)对他说:“喝酒对身体有好处,把酒喝了吧。”青年便拿起酒喝了一口,依布利斯又说:“小伙子,这酒又香又甜,你干脆喝光算了,这样你会长得更漂亮。”青年真的把一壶酒喝干了。青年喝完酒后,只觉得头昏眼花,不能自制。这时,依布利斯趁机引诱他,把其它三件坏事全干了。

这则故事告诉人们,酒是罪恶的源头,一旦喝了酒以后,大脑就不再受理性的控制了。过量饮酒,更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恶果。

所以,在伊斯兰社会,“醉酒闹事”皆属重罪。比如:酒后驾车撞人致死,在中国是“交通事故罪”一般不会处以“死刑”。但是,几乎在所有的伊斯兰国家,“酒后驾车撞人致死”都属“故意杀人”,没有死人也算是“故意危害公共安全”,会处以重罚。在基督教社会,对于酒后驾车也有严格的规定。比如:在美国所有的州,酒后驾车都是“刑事犯罪”,要上法庭受审。如果饮酒驾车者不满21周岁,则不论其体内酒精含量,一律逮捕。就算是未成年人,至少也是“监狱半年徒刑”缓刑半年以观后效,父母、出售酒的商店也要受罚,因为美国法律规定未满21岁禁止饮酒。

当伊斯兰教统一阿拉伯半岛后,阿拉伯帝国开始向外扩张。633年,阿拉伯帝国军队进攻波斯控制下的两河流域,在637年的卡迪西亚一战中,打败波斯军队,攻陷萨珊王朝在泰西封的行宫。

642年,阿拉伯帝国军队与萨珊王朝的军队在尼哈温德(今伊朗哈马丹城以南)会战。虽然萨珊王朝集结了15万大军,阿拉伯帝国军队只有3万人,但骁勇善战的阿拉伯帝国军队还是击溃了萨珊王朝的军队。

阿拉伯帝国军队乘胜追击。萨珊王朝国王叶兹底格德三世派遣其子卑路斯来中国唐朝求援,唐朝未允诺派兵。卑路斯在唐朝避难,并在长安城建立了流亡政府,数年后他客死中国。一大批随王子来到中国的波斯人也就定居在中国。

651年,叶兹底格德三世遇刺身亡,阿拉伯帝国军队占领波斯全境,萨珊王朝灭亡。波斯彻底沦为阿拉伯帝国的一个行省。随后,阿拉伯人在波斯全力推行伊斯兰教,排斥并逐渐清除了原波斯国教“琐罗亚斯德教”以及“摩尼教”、“基督教”等,使绝大多数波斯人改奉伊斯兰教。

随着阿拉伯帝国侵略版图的逐步扩张——不仅灭亡了波斯的萨珊王朝,还占领了拜占庭统治下的叙利亚与埃及。这时,阿拉伯穆斯林不再是绝对多数,愈来愈多的阿拉伯基督徒、科普特人(古埃及人后代)、犹太人与波斯人等各类允许饮酒的人群开始进入阿拉伯帝国的版图。为避免更大的麻烦,穆斯林统治者允许他们酿酒用于自己消费和交易,但不允许卖给穆斯林。

然而,如此鱼龙混杂的管理,对穆斯林禁酒肯定是不利的。民间既有改宗不久的新穆斯林私自酿酒喝,也有年轻穆斯林背着父母喝酒。波斯诗人艾布·努瓦斯祖上被迫改宗伊斯兰教,自己却一边喝酒一边念诗:“酒袋摆一边,经书供一起。美酒饮三杯,经文读几句。读经是善举,饮酒是劣迹。真主若宽恕,好坏两相抵。”

至于王公贵族,那就更不管什么教律了。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时代的哈里发从第二任开始,几乎个个都喝酒:680年登基的叶齐德一世,喜好欢歌宴舞,人称“酒徒叶齐德”,他还驯养了一只猴子,教他参加自己的酒席;阿卜杜勒·马利克虽然每个月只喝一次,但是喝得特别多,以致于最后不得不用催吐剂,把肚肠里的酒肉弄出来。瓦利德二世则喜欢在酒池里游泳,同时狂饮酒池里的酒。

随着倭马亚王朝的建立,伊斯兰反对派力量什叶派勃然兴起。

在穆斯林中,逊尼派信众占比高达85%以上。伊斯兰教兴起早期,先知默罕默德过世后,代表麦加旧势力的倭马亚家族和代表麦地那新势力的哈希姆家族,为争夺哈里发而展开了激烈的内斗,最终伊斯兰教分裂为以倭马亚家族主导的逊尼派和以哈希姆家族主导的什叶派。

倭马亚家族建立了阿拉伯帝国的第一个王朝——倭马亚王朝,逊尼派规模更是得到壮大。但什叶派不承认倭马亚王朝哈里发地位的合法性,坚持认为哈里发只能从先知女婿阿里的后代中产生。由于阿里的长子哈桑主动放弃哈里发的地位并在穆阿维叶一世(倭马亚王朝的创建者)时期被人毒死,什叶派转而支持阿里的次子侯赛因成为哈里发。侯赛因又在公元680年(叶齐德一世统治时期)被倭马亚王朝军队所杀害,这更使什叶派极为震怒。

在整个倭马亚王朝统治时期,中央政府与什叶派的战争一直持续不断。但什叶派从未被彻底剪除,最后协助阿拔斯王朝终结了倭马亚王朝的统治。然而,原本代表什叶派的哈希姆家族,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却皈依了逊尼派。

伊朗在16世纪萨法维王朝,即波斯第三帝国时,才实现了向什叶派的转型。在这之前,无论是波斯第一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或者第二帝国(萨珊王朝),其国教都是琐罗亚斯德教(中国称其为拜火教)。萨法维王朝是苏菲派萨法维教团创始人的后裔伊斯玛仪建立的。萨法维教团后来逐渐演变为什叶派,所以波斯就以什叶派为国教。

1979年伊斯兰革命推翻巴列维王朝之后,实施了由教法学家(法基赫)领导的政治体制,即“法基赫体制”:“伊斯兰政府是建立在凌驾于个人之上的神圣法律的统治,政府的合法性、立法权和法律的神圣性都为真主所赐,只有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及其十二位伊玛目,才有资格领导政府、制定法律。”这是全世界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原教旨主义政权。

设拉子距德黑兰900多公里,是伊朗第六大城市,被称为“玫瑰、夜莺和诗人之城”。玫瑰之城是因设拉子的气候非常适宜玫瑰的生长,诗人之城则是这里先后产生哈菲兹、萨迪、哈鸠等著名诗人,夜莺之城则是因花园繁多草木茂盛引来夜莺欢鸣而得此美名。

在设拉子时,伊朗朋友问我:“你想品尝一下设拉子的葡萄酒吗?”

我大吃一惊:“喝酒?伊朗不是严格禁止喝酒吗?不是会有宗教警察抓吗?”

伊朗朋友微微一笑:“我的中国朋友,你不用大惊小怪,很安全的,在设拉子的地下酒庄可以轻易买到上好的葡萄酒。而且,喝酒在伊朗已经是公开的小秘密了,很多人在家聚会时都会喝上一点,只要不公开喝酒,喝酒时避开警察就好了。”

伊朗朋友的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同意冒着禁忌去品尝一下设拉子的绝世佳酿,而且,这冒着禁忌喝酒本身已经让我兴奋起来。

当晚,伊朗朋友开车带着我奔向买酒的地下酒庄。路上,伊朗朋友说:“设拉子葡萄酒的美味之处在于,这是一种充满情感的葡萄酒。由于酿酒技术相对简单,只用最基本的加工工序——采收、冲洗、挤压取汁、过滤、发酵,反而保存了葡萄酒最原始的神秘味道。我的一位亲戚曾是设拉子葡萄酒厂的老板,但他所有的产业在1979年时顷刻化为乌有,现在私下经营一个酿酒的小作坊,只卖给熟悉的朋友。当葡萄成熟的时候,他们会将葡萄倒在一个大盆里面,然后用双脚踩踏出葡萄汁液。踩的时候会在屋顶的横梁上栓一段绳子,就像公交车上的吊环一样,抓住它们以保持身体的平衡,避免跌进葡萄盆中。”

我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车已停在一个黑暗的路边。伊朗朋友摇下车窗,按了一下喇叭,从黑黑的窗外递进来一个中型的可乐瓶,朋友递给窗外一卷钞票,然后摇上车窗,绝尘而去。简直像是地下党接头!

这瓶被伪装在可乐包装内的设拉子葡萄酒,黑市售价约150元人民币。然后就在朋友的车内,佐以薯片和伊朗特有的甜菜根,喝了起来。说实话,我并未品尝出绝世佳酿的感觉,只是入喉有回甘,含在口中有果香,而且纯度很高,简直像团火一样辣口。或许,是我真的不懂品酒,亦或许,是伊朗朋友之前的铺垫让我对设拉子葡萄酒有了太高的期待,所以才会失望吧。

不过,这种突破禁忌的刺激,却弥补了所有的不足。喝禁酒这件事情,已大大超越了设拉子酒的滋味。可见,越是禁止的,越是容易勾起人的好奇心。

爱喝酒,几乎是人的原罪。1920年,美国通过了宪法修正案“禁酒法”,禁止喝酒和卖酒。但在禁酒法实施了12年后,1932年,罗斯福被选为总统,立刻废除了禁酒法。禁酒法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被废除的宪法修正案。在美国禁酒的12年间,既然合法的酒不能卖了,便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地下销售和运输的酒的行业,这种非法的行业,也只有黑帮来做了。黑帮也就因此在美国迅速的膨胀并壮大。

法律界有一句谚语:法律不与大多数人为难。也就是说即使是法律,也是不能反人性的。如果反人性的话,就很难被执行,最终会走向崩溃。

有时,逼人为善也是另一种恶。人与人之间是这样,民族与民族之间是这样,宗教与宗教之间也是这样。因为不同种族的人有不同的知识储备、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理解,很难保持完全客观的立场。你的善,未必是别人的善。

品尝完设拉子的葡萄酒,伊朗朋友载我返回酒店。酒店的位置就在设拉子城北的古兰经门旁边。相传桑德王朝的第一位统治者卡里姆汗曾在城门顶上放置了一本《古兰经》,以护佑进出城门的人们。如今的城门是经书造型的立体石头建筑,诗人哈鸠吟颂诗句的塑像也立于门侧。

望着夜色中的古兰经门,我心绪复杂。

是不是被迫禁欲的,永远只能是底层的人民呢?

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又有谁能知道,哪一只舟能在历史长河中走得更远呢?

穿越飞行10个小时才能抵达的遥远的伊朗,我仿佛又听到了鸟儿在河边肆意吟唱,水滴在河间兴奋的跳跃,云朵在天上空灵的凝视,还有伊朗高原那沉重而倔强的——如同伊朗女人黑袍子一般的——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