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又一次迎来了它生命中的春天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老家院子里有棵梧桐,从我记事起它便杵在那里,笔直的干,黑灰色的枝,单调而乏味。一到春天,它身上的部分老皮就会脱落,一块青,一块灰,像长了癣似的,秋天,它那巴掌大的叶子便会落个没完。为此,母亲总会在嘴里嘟囔着:“你算给我找了个祖宗,年年还得伺候它!”父亲一旁立着不说话,因为那是他一手栽下的。
记得小的时候,邻居家的院子里也有棵梧桐,要比我家的这棵梧桐粗壮得多。炎炎烈日下,它是小院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也是人们纳凉的好去处,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它身上结出的籽了,吃起来很香,可我家院子里的这棵梧桐却不会结籽,有人说它是公的,还有人说它是法国梧桐,在我心里,一棵不会孕育生命的树突然就没了价值
后来,我家养了一只狼狗,没有地方搁置,母亲便把它拴在了那棵梧桐树上。可连狗都看不上它,痒了就在它身上蹭,时间长了,梧桐病了,似乎它自己也开始瞧不起自己,那树根上就长出了一片片白色的秃斑,粘着些狗毛儿,难看极了!

母亲说:“不如锯了它吧,做个梁子,还能搭个狗窝。”母亲说这话时,那狗儿伸着舌头,摇着尾巴,似乎非常满意。父亲却坚决不同意,他把那狗牵出老远,再也不让它与梧桐亲近,就这样,梧桐又在瑟瑟冷风中度过了属于它生命的第N个冬天
一日,母亲洗过衣服,找不到晾晒的地方,便用铁丝一头系在了梧桐树上,另一头系在了窗户上,母亲的意图很明显,她要把梧桐做成一个晾衣架,奇怪的是父亲没有反对,反而帮了母亲的忙。
一转眼,许多年过去了,我也已高中毕业走进了绿色军营,休假回来的时候,院子里的那棵梧桐长得越发粗壮起来。母亲喃喃道:“没想到这不成才的东西,竟也枝繁叶茂起来!”父亲依旧一言不发,我不知道母亲是在说我还是说它,可我分明看到,昔日被我们忽视的梧桐,它那被铁丝挘过的地方裂出一道深深的沟痕,铁丝已经嵌入树中,锈迹斑斑,它与梧桐那苍翠的骨骼融为一体,梧桐树更像长了一个肿瘤,显得越发丑陋与苍老了!莫名的,我突然心疼起它来!
日子像流水般逝去,许多年以后我们搬了家,老家的那处院子卖给了堂兄,梧桐树依旧发挥着它的作用——晾衣晒被,风风雨雨中,它坚守着那一寸薄土,不亢不卑地活着。而我与它就像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路程,不见也不想念。
前些日子,回到老家,无意中再次看到它,并提起了以往的旧事,堂兄笑着说:“准备砍了它,因为它影响了晒粮食。”
我木讷地说:“做块木料也不错!”
堂兄摇摇头:“木料是做不成的,因为它早已长空了,没有了心。”
我疑惑不已:没有了心,它还能活吗?
“能!”堂兄指着它,肯定地说。
我才发现它的癣皮之下已经泛着绿光,枝头似乎还露出了毛茸茸的嫩芽,梧桐树又一次迎来了它生命中的春天。
我突然想到,人世中有多少这样的生命,我们曾无数地忽略了它们,可它们依然这样静静地活着,就像这棵梧桐,它已经多少岁了,我并不清楚,但我清楚地知道,它还活着,活得自信、乐观,平淡中充满了激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