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有一间真正属于自己的书房 盼了有整整几十年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期盼有一间真正属于自己的书房,盼了有整整几十年!
租房住的那十几年里,当然不可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了。5元或10元的房租,十几个平米的地方,摆一张双人床,再搁两个单人沙发和一个茶几,再竖一个搁衣服的柜子,就拥挤不堪了,哪还有作书房的地儿可言?
分得单位那套建筑面积不足60平方米的公产房后,曾试想着将那两室之一的那不足12平米的小室作成书房。把靠东一面墙的多半拉打了一溜书柜,剩余的那少半拉,制作一个物件,台面镶嵌进了墙面里,四条腿全无,只有两个抽屉,悬空在那里,便算作是写字台了。写字台下方是榻榻米,女儿睡觉时,可以将腿伸到写字台下面。靠西墙摆一个三人沙发和一个茶几。中央那地方,留着放一个圆形餐桌,吃饭的时候打开来,吃完饭再折叠起来。是书房嘛?是卧室嘛?像客厅吗?像餐厅吗?

答曰:四不像!
正是创作精力充沛的时候,窝进这四不像的小室里,将椅子搁在榻榻米上,坐下来敲打键盘,敲打成一篇篇小说稿,再通过邮箱发出去——这还说的是买了电脑之后的事,没买电脑之前,是先打好了草稿,再衬了复写纸来誊抄;而后装入信封,涂抹浆糊封口,骑车塞入街头邮筒。如此这般,亦像吃了秤砣铁了心,乐此不疲!
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一间书房是正好在退休那年。倾其所有,购得一套140平方米三室一厅的高层楼房。开发商原本设计的图纸,是将挨着厨房的那间屋子作餐厅的。我把餐厅移到了客厅,把这间屋子腾出来作了书房。书房面积也不算大,80公分的地板砖,长四块半,宽四块半,方方正正的,算下来也就是20多平方米。足矣!依我,让木工做一套书柜,一个书桌,也就得了。可老伴儿和女儿不从。言之凿凿:熬大半辈子了,好不容易熬下一间书房啦,得像模像样!觉得娘俩言之有理,可又心疼钞票。最终娘俩拍板。于是,不惜花三万余元,买了几组书柜,一方书桌,还有一把太师椅。那些书们,像我一样,乔迁新居,有了栖身之地,也好似偷着乐呢!
像其他有书房之人得给自己的书房起个芳名一样,我也曾想给自己的这书房起个名,比如,什么“斋”,什么“阁”,或什么“堂”的。可思来想去,也没有琢磨出一个合适的,亦就罢了。本来就是书房嘛,就叫“书房”岂不更好?!

一介文人——权当自诩吧——别无所有,别无所求,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还不知足而乐乎?!
书房是我的产房,我的战场。每天起个大早,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敲打键盘,把玩或大或小,或胖或瘦的文字;心情或潮起潮涌波澜壮阔,或眉皱三匝而百思不得要领。是苦?是甜?个中滋味只有自个儿晓得!困了,累了,起身伸个懒腰,再面北迎窗,望朦朦胧胧的大青山,看那些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老伴儿给买了一个浴缸和几条小鱼儿搁进了书房。在地上踱步时,那些小鱼儿扑壁而欢。于是,捏些鱼食进去,看着那些小家伙争食的样子,便欣然一笑。
快乐开心的时候,莫过于作品发表之后。嗅着那些寄来的书报样刊的油墨芳香,想笑,却又能挤出两滴老泪来……
报告文学作家李春雷先生在他的《通天阁记》一文中写道:在书房里,才是我的王国,我的花果山;在书房里,我是皇帝,我是将军,我是孙悟空,每天率领着自己的三千人马,纵横捭阖,攻城掠地,天马行空,百无禁忌,风尘仆仆,乐此不疲!
深有同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