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劣等田也不会永远劣下去的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那年生产队里分田到户,人们争论着田块土地的肥瘠,引水灌溉的难易等问题,队集体已开了多次会,人们仍没达成一致意见。眼见春耕在即,让人心急。为了能尽快分田到户,我父亲在队集体会上说:“那几块劣等田我们家要。”我父亲说后,大家就不再争论了,生产队里的田地很快被丈量并分到各户了。

事后邻居们背后总议论着我父亲,有的说:“傻——别人都不要,他要。”有的说:“不会种田,等着看他笑话吧!”亲戚们也埋怨着说:“要这劣等田,你一家要过苦子日了。”我父亲笑而不语……

那几块劣等田,地势高低不平,灌上水后,洼处水能没膝,高处还高出水面许多。我父亲把田里水放掉,带领我们一家人像“愚公移山”那样挖高处土,填补洼处,十多天下来,我们被劳累的腰酸背痛。全家人辛劳地付出,使高低不平的田终于平整了许多。

刚平整后的田地肥力弱,栽种上庄稼,庄稼叶片泛着黄色,有的叶片还慢慢萎缩枯死,全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那年头庄稼是农人的命根子,庄稼如果没有好收成,那么一家人生活就成问题。最操心的是父亲,他每天像侍弄孩子一样侍弄着庄稼,把鸡鸭粪,猪羊屎不断地往田里抛送,才保住了庄稼的命。庄稼的叶片也由枯黄转为青绿,并慢慢舒展生长,呈现出了勃勃生机。

到了伏旱季,我们一家人又为水而忙。那几块劣等田地势高,不能直接引塘水灌溉。我们一家人便把那老式的木制抽水车架在沟渠旁(那年头我们这还没有抽水机),两人一班轮流转动着抽水车的木手柄抽水,让抽水车刮水的叶片转动起来,水顺着转动的叶片被引入高处的水渠里,水量越积越多,终于流进田里。让劣等田中本已纤弱的庄稼也喝上了水,秋天也有了较好的收成。

有一年梅雨季雨量大,内涝严重。队里的那些好田由于地势低,田里的庄稼都被水完全淹没了,一个多星期后水退了,好田里的庄稼都被水淹死了。而我家的那几块劣等田,地势较高,庄稼没被水完全淹没,水退后庄稼虽也有枯死的,但大部分还存活着,秋季也有了点小收成。生产队里有的人看在眼里,愧在心里,暗自埋怨自己当年没要那劣等田;有的人对我父亲说:“还是你有眼光,看得远,劣等田关键时期也是宝啊!”我父亲笑而不语……

老子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我家的劣等田也不会永远劣下去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