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缕清香都是我最甜蜜的回忆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刚搬入新房不久,单位的一位退休老师羡慕地说:“这个花园简直就是为你而修的!”我喜不自胜,谁说不是呢?站在阳台的窗前往外一望,静默在蓝天白云下的小花园在我的视野里一览无余。正对着窗户,一条飘带似的小路伸向远方,小路右侧的那几排楼房都刻意退后了几步,把温暖的阳光慷慨地让给了我的窗户,小路左侧的花园便将它美丽的姿容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面前了。更让我惊喜的是,我窗户外面的草地上,十几株樱花站成一长溜,袅袅婷婷,如温婉可人的新娘,如从天而降的翩翩仙子。

阳春三月,我站在窗前,看着樱树枝头的嫩叶欣欣然地舒展开来,柔软的枝条在微风中摇啊摇。忽然在某一个清晨,我睁开惺忪的睡眼,饱胀的花骨朵已经把枝头缀得满满当当。紧接着,又是在我不经意的瞬间,花骨朵们热热闹闹地开放了,犹如狂热的恋人,不问情为何物,不问地老天荒,只求在最美丽的年华里恣意燃烧生命的激情。

我的窗前也热闹起来。蜜蜂和蝴蝶嗅着氤氲的香气而来,在樱花从中翩迁起舞。不解的是,蜜蜂总在我的窗户上方安家落户,几个蜂巢悬挂在窗户上方,大有要在这里将家族繁衍壮大之势。擦玻璃时,想起小时候捅蜂窝时被蛰的经历,我没有丝毫怜悯,复仇似的,将蜂窝戳得片甲不留。可是第二年大扫除时,发现蜜蜂再次固执地将巢筑在了原地。一回头,十几株樱花正冷眼看着我,我恍然大悟,原来蜜蜂热恋着这十几株樱花呢!蜜蜂只追求着小小的梦想,有一扇向阳的窗户可以落脚,有一树樱花可以陶醉就够了。我为自己的冷酷和无知深深地愧悔了!

越来越多的小虫子也在我的窗前逗留了,偶尔有迷途的蚂蚁,莽撞的花斑点瓢虫闯入我的窗户,在窗台上茫然地游走。这些小生灵只做着小小的美梦,有一缕温暖的阳光可以沐浴,有一瓣柔软的樱花可以避雨,就足够了。我拉开窗户,轻轻地将它们放归漫天樱花雨的世界里。小鸟也来枝头喧闹,呼朋唤友,偶尔有一两只鸟落在我的窗台上,歪着小脑袋,好奇地向窗户里窥视着,那不染纤尘的懵懂双眸,透着点点梦幻星辰。我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生怕我的一举手一投足惊飞了这樱花世界里的纯真赤子。然而,它们不愿在我的窗前多停留片刻,小鸟的梦想简单,只要能在热烈绽放的樱花枝头尽展美妙的歌喉,能在花团锦簇的樱花世界里恋爱,就足够了。

樱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我静立窗前,沉浸在物我两忘的樱花世界里,老公的声音从身后幽幽地传来:“花开了。”“花不是早就开了吗?”一回头,老公正低头欣赏着烈焰般燃烧着的君子兰。哦,他说的是窗户里的花,他从来没有认真地打量过窗外满树的樱花。有时,我看见他从窗外的小路上走来,就拉开窗户,对着他喊一声:“做饭的盐没了,炒菜的葱没了!”他的脑袋从樱花树旁边探出来,答应一声,然后转身去买盐和葱,仿佛樱花碍了他的眼似的。他只关注这一天的柴米油盐,他不知道樱花脉脉含情的眼神里也闪烁着温和平静的光芒。我在细雨飘飞的日子里无数次与樱花的眼睛对视,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清澈的双眸里闪耀着点点晶莹的泪光,人世间那些或贪婪或嫉妒或空洞的眼睛在它面前顿时黯淡失色。我在皓月当空的夜晚入眠,总有温柔的夜风让樱花的香气沾上我薄如轻纱的美梦。对于樱花来说,有一场甘霖沐浴着,有阳光照拂着,有微风亲吻着,有一个人在梦中惦记着,就足够了。

放学了,儿子从窗户外的那条小路上走来了,透过樱花的缝隙,我看见他像一条豆芽菜似的,走着走着,蹦跳几下。他冲着窗户挥挥手,他懒得看那樱花,他知道我正在樱花掩映的的窗户上看着他呢。我赶紧跑去开门,免得他把门拍得“嘭嘭”响。花园里,几个小孩子正挥舞着乒乓球拍,追赶着白色的小球。我的心轻轻颤动了一下,总有一天,儿子会像这樱花树上的小鸟,飞向辽阔的天空,去追逐洁白的云彩。思念了,飞倦了,再回到樱花树枝头歇歇脚。那时,我看着满树的樱花,看着孩子们嬉戏的身影,让风将我的思念放飞到遥远的天际,让樱花记住我焦灼等待的双眸。当儿子归来时,让樱花和我一起收获满满的喜悦。

当花瓣雨纷纷飘零,樱花终于红颜褪尽之时的黄昏,我站立窗前,和樱花默然相对。老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哎呀,你有白发了。”我揽镜自照,猛然发现自己浓黑的发间竟然染上了一片黄昏的幽情,几根白发刺疼了我的眼睛。它们像落在发间的霜花,触目惊心!

我的目光穿过樱花树的枝丫,花园里,隐藏在树荫下的亭子露出了半边脸,我看见几位老人坐在亭子里下棋,隐约能看见他们银白的发丝,能听见他们开怀的笑声。小路上,两位老人搀扶着,步履蹒跚地走来。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和窗前那几株樱花树的表情一样,闪耀着祥和宁静的光芒。我再看手中的白发,也染上了金色的光辉,消融在安静的黄昏里。终有一天,我们也要互相依偎着从那条小路上走来,他拍拍我身上的尘土,我抚平他衣服上的皱褶,夕阳把金色的余晖浓浓地涂抹在我们的身上。那时,他会像孩子似的趴在窗口,在樱花从中寻找我的身影,等待我归来。那时,即使身在天涯海角,我的一颗心也早已飞回了窗前。因为我知道,窗前的樱花树下,有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深情的湖水,一声声唤着我回归。

我猛然顿悟,原来我的心中一直藏着一个小小的梦。当粉红的樱花雨一季又一季缤纷,当岁月的风把我们打磨成温柔的细沙,当皱纹爬满了我们苍老的额头,当我们的喉咙变得嘶哑,当我们的腰身不再挺直。那时候,只要我能亲眼送别我的爱人一点点远去,消失在生命的尽头,就足够了。我不愿他像个孩子似的,在为我送别时哀哀地哭泣;我不愿他在漫漫长夜里忍受着思念的煎熬,我不愿他独守窗前,哀伤地看着满树樱花无情地飘落。

亲爱的,就让我看着你远走,就让我一个人守着这扇窗,伴随着满树樱花开开落落的旋律,把月光和花瓣装入花瓶,酿成岁月醇香的清酒,放在窗前,飘散出淡淡的清香,每一缕清香,都是我最甜蜜的回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