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望向那一树孤独开放的樱花 我的眼中竟有了柔软的东西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工作场所休息区不远处的一片空地里,有一棵手腕粗细、枝条伸展直径约两米的小树。最初注意它是在光秃秃的寒冬,枝条亦是光秃秃的它与其它落叶树无甚两样,就那样莹莹独立于寒冬雨雪中。每天班中休息的时候,我虽数次经过它面前,但从没有驻足靠前刻意地去正眼看过它,不过是一棵光秃秃的小树而已!

一场春雪过后的不多久,在春寒料峭中,某一日在经过小树身边时,抬眉间,竟然无意中发现枝条上已生发出嫩嫩的骨朵来。这一发现,让我心中好生欢喜,原来是一棵果树呀!我不知道它具体是一棵什么果树,但是我敢断定,它不是梅树,更不是桃树,因为它没有梅和桃树的骨相!

几日后休班归来时,正是一场淅沥的春雨,忽然发现,在烟雾样的春雨里,这棵不知名的果树竟然开放出一丛丛、一簇簇淡红的花朵,是如此的密集、匀稠,且无丁点叶片作衬托,散发出深郁郁的花香。我纳闷,这是什么花呀?比梅花要大,没有桃花的艳红,次于梨花的洁白,如伞状般密集地一层层缀满了枝枝条条,开得匀稠热烈。

当下急问正巧经过于此的于师傅,这一树缤纷的花是什么花?于师傅答,这是樱花啊!哦,我一拍脑门,可不是吗?此时正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几天前,便见网络媒体上播报日本的樱花开放了。对于樱花,我是不感兴趣的,那是日本的国花,它和“瑞雪灵峰”的富士山一样,成了日本的象征。也是基于此吧,我对樱花是不喜爱的。此刻,看着这悄然独立的一棵樱花树,我猛然想起,小时候在乡下,邻居家门前有一棵树冠蔽天的大樱桃树,那时好像不曾注意它是否开过花,只知道每年的五月份便有红艳艳酸酸甜甜的樱桃果挂满枝头。樱桃才是让我们孩童垂涎欲滴的呢!

不管我喜不喜爱,这一树樱花就这样生命盎然地开放着,在星月清辉下,在晨光熹微中,在春风春雨中,在春阳黄昏中,极为惹眼地开放着。

工作之余休息时,我手捧茶杯于不远处静静地冷眼观望着这一树默默然开放的樱花,意念恍惚中,仿佛看见在东瀛岛国,民众对樱花的喜爱达到痴迷程度。樱花时节,彼都男女,各色人等,如醉如狂,她(他)们衣着光鲜,歌舞欢笑于樱花的海洋中,尽情游乐,昼夜忘返,胜于盛事。而眼前,这一树樱花除我外,再无一人观望它。委屈了吧?!怎么会呢?这个季节,是属于我的,不管你赏不赏我,喜不喜爱我,我依然会开放在属于我的季节,依然嫣嫣然笑靥于春风中。

对于樱花,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许的偏见的,就因为它是日本的国花。望着眼前这一棵形单影只默默然开放着的一树孤独的樱花,我的心中有了恻隐,它只是花啊,它是不谙世事的,更不谙世人的争执与矛盾的,只管在一个季节盛情开放。这样细细想着,方承认我是偏执了些。近年,武汉大学里的樱花园,每年樱花盛开的时节,竟也是游人如织、摩肩接踵,只为一览樱花的娇媚与雅素的美。

呷一口清茶,抬眼间,再望向那一树孤独开放的樱花,我的眼中竟有了柔软东西,欣然看见那朵朵樱花在对我轻颦浅笑。站起身,轻轻走近她,在她的身边,我闭上眼,做着深呼吸,身心陶醉在她深郁郁的清香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