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端午诗忆屈原 |本文投稿: 祝宝玉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端午节快到了,下午,一个人坐在窗前看书。历代所写的屈原形象,坚定而铿锵。读得越深,感情越痛苦。当你掩盖它时,你似乎看到汨罗江滚滚而来,听到汹涌的海浪声。

就像唐代诗人文秀写的诗《端午》:“从端午说起,传闻是屈原。楚河的空虚我笑不出来,所以洗不直。”廖芒的诗给端午节增添了悲剧色彩。当一个诗人看着天空和河流时,他不禁发自内心地感慨,想起屈原,想起一个千古奇冤。

宋代诗人梅曾写诗抒发对屈子的感情:“屈家已亡,楚人不能忍。你为什么诽谤,但你想成为一条龙?我死前很讨厌,但我会追求它。元祥碧潭水,应照千峰。”读梅的诗让悲剧更加戏剧化。正是因为屈原不畏谗言,不畏奸淫,所以他的正义是坦荡的,才被后人铭记。很久以前,千禧年已经过去了。有多少人和事被历史淡忘,只有真正仁者被历史铭记。

我们不仅等待普通人追忆屈原,就连唐朝皇帝李隆基也仰慕屈原。他曾经写过一首赞美屈子的诗:“五月记日,以夏君五音,老人传五日,无谓之神。穴位枕通气场,细丝撑人。四时花争聪明,九时饺子争新奇。方店面对中国的节日,一个圆形的宫殿宴请优雅的大臣。成字重,蒯文六义陈。股骨肱骨好到可以唱歌,凤凰可以回淳。”贤君对大臣的考量可以作为一面镜子。纵观李隆基的政治道路,虽然后期有瑕疵,但并不能掩盖他之前的成就。他渴望有屈原这样的人做他的助手,这是一颗睿智的心。

自唐代以来,出现了许多追忆屈原诗歌的佳作。宋代诗人许写《端阳采撷》曰:“玉饺攻香争利,艾叶黄酒驱邪。媳妇骑在父亲小儿子的香囊上,拾起风景。”另一位宋代诗人章雷有一首诗说:“族人几千年来深感悲凉,忠魂一旦去,便可归。世上只有离骚。”明代诗人在诗中说:“五月,吴天水长,云不收。有人接崔璐女燕、弄潮和几个孩子的旅行团。珠帘枕莲浦,画橹琴船。计划从龙宫偷看庙脚,可怜江北海西头。”

不过,我还是很欣赏现代大作家巴金先生的一首诗:“端午节风吹雨打,村里的孩子还穿着旧衣服;相邀扛起竹帽,敢为泥地深爱草堂;有的客户是有血有肉的团结在一起,没钱买酒卖物品;当年鱼有三尺,不如今天的豆子香。”这首诗虽然没有“屈原”元素,但诗境含蓄。我想这就是巴金先生当时对屈原的思念之情的写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