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救李铁 他选择在风口浪尖出山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最近,李铁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喜忧参半。喜的是女友翠儿怀孕了,预产期就在下个月;忧的是几天前翠儿因为贩毒被抓,因怀有身孕,警方为她办了取保候审。出来的当天,翠儿就买了北上的火车票,决定逃走。

  这天,李铁收到了一条短信,是翠儿发来的,短信上说她已经顺利到了北方,这是她的手机新号码。

  李铁打通翠儿的手机,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然后说:“亲爱的,昨晚我又赢了两千多块,你放心,安排好手头的事儿,我就过去伺候你。还有,今儿上午警察来过了,说打你手机不通,我给他们说,你出去了,手机可能是没电了。”

  “那我爹那边呢?”翠儿有些担心地问。

  李铁赶紧嘱咐道:“你千万别把新手机号告诉你爹!你也知道,他不同意你逃走,可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等着坐牢不是?再说,我认识一个朋友,她和你一样,在外面躲了五六年,不也没事吗?不用担心,我最晚明天就过去陪你。”

  挂了电话,李铁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是铁杆赌友胡三打来的。胡三虽说压低嗓门,但仍掩饰不住那股子激动,说:“铁哥,我在洪天棋牌室,来吧,我找到了一个冤大头,看样子是个外地的生意人,咱哥俩好好赢他几把。”

  一提麻将,李铁浑身来了劲儿,说:“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李铁来到洪天棋牌室时,胡三和两位牌友都已坐好,只等他了。李铁坐下来,胡三给他使了个眼色,看来,坐在李铁对面的就是那个冤大头了。李铁打量了他一下,此人五十多岁,留着一撮小胡子,衣着考究,倒像一个生意人。

  几个人挤出笑,彼此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开始垒长城,李铁偷偷地观察了对面小胡子的手法,僵硬呆板,很明显是个新手,这么说来,今儿送钱的真的上门了。

  几圈下来,胡三赢了不少,估计有两千多块,其中,有李铁故意让他“和”的三把。

  李铁和胡三一直靠这种手法赢钱,在麻将场上,他俩装作彼此不认识,其实,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他俩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吃啥牌。当然,私下里,他俩赢的钱都会二一添作五—平分的。

  牌桌上输赢都挺快,小胡子的钱包很快就瘪了。此时再看小胡子,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摸牌的手也开始颤抖了……李铁估摸着,再过几把,小胡子的钱包就彻底空了,到那时候借机收了,这大把的银子就进账了。

  不一会儿,胡三又和了一局,另一个牌友懊恼地说:“哎呀,我就差后面一张牌就自摸了。”

  李铁故意搭话:“人家今天旺着呢。”

  这时,小胡子清空钱夹,拿着仅有的五百元钱,说:“再来一把。”

  这正合李铁的心意,他给胡三使了个眼色,速战速决,然后拿钱去喝酒,可事情并没有像李铁预料的那样,小胡子突然来了个自摸,这样,一大把的票子又回到了小胡子的手里。

  这一局好像是翻身仗,小胡子开始时来运转,随着赌注的越来越大,很快,胡三桌上的钱输光了,紧接着,李铁的钱也见底了。

  此时李铁赌红了眼,钱夹里是空的,他就在口袋里乱摸,希望能摸出个三百五百的,也好再战,但摸索了大半天,仅仅摸出一部手机,他把手机放到桌上,说:“这手机我刚买的,三千多呢,就当五百块,再来一把。”

  小胡子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四人开始洗牌,码牌,仅仅打了没几圈,小胡子又和了,赢了李铁的手机。小胡子拿过李铁的手机,说:“我去趟洗手间。”

  李铁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这时,坐在李铁右手边的这个牌友说,打牌到现在,他一分钱也没亏,一分钱也没赚,而李铁和胡三的钱全输光了。也就是说,李铁和胡三的钱全被小胡子赢去了,而那牌友却一分也没少。

  刹那间,李铁猛地想起了一个人:赌王何石鸿。

  这些年,李铁混迹麻将场,听人说,十多年前,在这个小城上有个赌王,他神出鬼没,所向披靡,只不过十年前,赌王金盆洗手,再也没有出现在赌场—而刚才那个小胡子,莫非就是赌王何石鸿?

  李铁看了看胡三,说:“刚才这个人—”

  胡三说:“我也在想这个事儿,可我听说,当年赌王说过,永不复出;再说,人家就是复出,怎么会和我们这种小虾米玩呢?”

  两人正说着,小胡子回来了,他来到桌旁,拍了拍李铁右手的那个人,说:“兄弟,今天你没输,没输就是赢。”然后转向胡三,说:“你是胡三吧,常和李铁在这里赌博,你是不是和李铁在长江大桥上合过影?”胡三听了一脸吃惊。

  小胡子又走到李铁跟前,很神秘地笑了笑,说:“还有你,是不是好几次把衣服都输给人家了?我就知道,你没钱后就会押上手机,现在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给,这是你的手机,还有你们的钱,一共一万二,全拿去吧。”

  李铁愣住了,他怔怔地看着小胡子走出洪天棋牌室,心想:任务?什么任务?这时,胡三拉了李铁一下,说:“铁哥,今天撞邪了,我们走吧。”

  李铁想了想,说:“不是撞邪,那个人肯定去了翠儿老爹那里。你忘了,在他家里,有我俩的合影,就是在长江大桥上照的那张。走,我们去那儿。”

  他们刚进门,翠儿的老爹就质问李铁:“你小子,说,翠儿是不是逃走了?”

  李铁还想忽悠老爹,说:“不是,她手机没电了—”

  “不要说了!”老爹打断李铁道,“我看了衣橱,她连过冬的衣服都带走了,你还说不是逃走?”

  就在这时,李铁的手机响了,是翠儿打来的,一接通,翠儿就说:“刚才你是不是把手机输给一个人了?”

  李铁说:“是啊,不过,他又还给我了。哎,你怎么知道的?”

  翠儿说:“这就对了。刚才一个警察给我打了电话,说让我赶快回来,明天是礼拜一,他们局里传我有事儿。李铁,我这就去买票,到时候,你别忘了去火车站接我,知道吗?”

  “你疯了!”说完这句话,李铁突然想到,那个小胡子赢过去手机后,查看了短信,然后找到了翠儿刚换的手机号码,但是这么想着,李铁又说:“你千万不能回来,你刚逃出去,怎么就—”

  “你不要说了!”翠儿打断李铁的话,说:“今天我必须回去。你知道那个警察怎么跟我说的吗?取保候审,是要保证随传随到的,如果这事儿发生在明天,我的犯罪性质就变了,就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那个警察怕我逃走,就趁礼拜六休班时间私下联系了我,没想到我的手机真换号了。照道理说,他应该把这事上报的,可是想到我是个孕妇,就想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于是他托了朋友帮忙,赢了你的手机,要到了我的手机号,叫我在明天局里联系我之前回来。对了,你肯定知道逃走会受到严厉的处罚,为啥还让我逃走?”

  李铁委屈地说:“我这不是不想让你坐牢吗?”

  翠儿叹了口气,说:“你有所不知,那个给我办理取保候审的警察,是个新警察,没经验,那天他忘了告诉我。事后他想起来了,就赶紧联系我,今天他有公务在身,就安排一个朋友找你,他刚才还对我说,他不想因为他的失误,而让我受到额外的处罚,那样他会良心不安的。”

  李铁似乎明白了什么,说:“赢我手机的那个人,是不是赌王?”

  翠儿说:“这个我倒没问,只听那个警察说,他那个朋友戒赌很久了,这次是为了帮他,才出山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