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情愿醉在这美丽的彩云之南不复醒来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梦中的云南,是开屏的洒金绿孔雀,是闪烁着阳光恣意泼洒的水滴,是蝴蝶泉边的巧梳妆,是萦绕耳畔的《月光下的凤尾竹》,是愉悦眼眸的《.雀之灵》那灵动的舞姿……
梦中的云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是讨伐袁世凯的护国将领蔡锷,是抗日爱国将领“云南王”龙云……
踏入云南,这是一个辽阔神奇的少数民族王国,这里四季如春,满目翠绿。这里的树不高,但葱郁,这里的民房不高,但玲珑,这里的路很长,但相伴风趣博学的导游。
从昆明出发,大理,丽江,楚雄,像打开的自然画卷,展现着古老的文明和绮丽的民族风情。

大理

从昆明到大理,300公里的车程。在脑海中老是回旋着电影《五朵金花》的画面和歌声,那位年轻帅气的导游用极具磁性的声音介绍:大理古城东临碧波荡漾的洱海,西倚常年青翠的苍山,形成“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古城格局,大理的景观可以概括为最著名的“风花雪月”四景:“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注意了,到了大理,见到年轻的女孩,不能叫小姐,人家会生气的!那么,叫啥呢,未婚的叫“金花“,已婚的叫“银花”。女子头饰代表大理的“风花雪月”,头饰那白色的流苏的长短表达的含义是不同的:未婚的长及腰际,已婚的只到肩膀……”
进入大理城,花木繁盛,街道阔洁。白族民居特色随处可见。宾馆很多,客栈也很多。宾馆富丽堂皇,客栈洁雅玲珑,无论是宾馆还是客栈,都在不经意间凸显着白族民居文化:典雅大方的照壁水墨画,图案造型千变万化的格子门木雕,花香四溢,怡静幽雅的照壁脚花坛。
大理古城,实际上是大理城中之城,始建于唐,属于南诏国。现在的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十五年,方圆十二里,城墙高二丈五尺,厚二丈。东西南北各设一门,均有城楼,四角还有角楼。城楼和角楼都是重檐翘角雕花彩绘,很漂亮。远远望见南城门,门头“大理”二字是郭沫若书法墨宝。细雨霏霏面,凉风习习,我们由南城门进城,漫步直通北门的复兴路,繁华的街市,比肩而设的店铺,琳琅满目的大理石、扎染、珠宝、玉石、银器令人目不暇接。期间,路过“总统兵马大元帅府”只见彩绘雕窗,重檐翘角依旧,但是,阶上微微绿苔青,难觅调兵遣将痕!然而,街巷间那些老宅,昔日风貌依旧,庭院里花木扶疏,鸟鸣声声,户外溪渠流水淙淙。“三家一眼井,一户几盆花”的景象依然。折道向西,古城内东西走向的护国路,被称为“洋人街”。这里一家接一家的中西餐馆、咖啡馆、茶馆及工艺品商店,招牌、广告多用洋文书写,吸引着金发碧眼的“老外”,在这里流连忘返,寻找东方古韵,是一道别致的风景。

能叫出名字的大理美食有木瓜鸡,砂锅鱼,喜洲粑粑,凉鸡米线,弥渡卷蹄,火烧猪肉,这些东西在短短的时间内哪里得空去品尝?“云南十八怪,牛奶做成片片卖”,这就是大理的名吃烤乳扇,有烤的有油炸的,三块一个,好不好吃,尝了便知。另一挺奇特的小吃叫饵块,所谓“云南十八怪,粑粑叫饵块”,其实就是大米压成的饼,可惜没有品尝。只吃了雕梅和香草包肉:雕梅是白族传统名特食品,远在唐代南诏时期,就有探亲访友相互馈赠雕梅的风俗,雕梅因在青梅果上雕刻花纹而得名。老板说制作工艺是以盐梅作原料,先用石灰水把盐梅浸泡,取出凉干,再用刻刀在梅肉上雕刻出连续曲折的花纹,从空隙处挤出梅核,中空如缕,轻轻压启成菊花状,锯齿形的梅饼,放入清水盆中,撒上少许食盐,以去梅子酸味,然后放入砂罐,再用上等红糖、蜂蜜浸渍数月,待梅饼呈金黄色时就可从瓶坛中取出食用。呀!梅子本是脆而酸甜的,在梅子上雕上花纹——不是只一颗,而是每一颗都雕刻得很精致,那就是工艺品了!看我手上这袋:橘黄的梅肉,花纹的间隙沾着雪白的凉糖粉,入口只觉得酸中带甜,清香凉脆,沁人肺腑!难怪有诗歌曰:小小青梅上指尖,巧手翻作玉菊兰;蜜糖浸渍味鲜美,疑是仙葩落人间。雕梅是白族考察女子才情的女红之一,我想,采梅得爬山,雕梅得手巧,制作得细心,衡量女子勤劳和智慧吧!品尝着这些精致可口的雕梅,让你想到春花的芬芳,夏果的甘甜,秋野的绚烂,冬雪的冰爽;而那香草包肉呢,不知道是什么草,编织得细细密密,在蒸锅上缭绕着香味,直往你鼻孔里钻来,诱惑你不由自主的凑上去,卖包肉的银花笑容可掬小心翼翼地展开捆绑的香草,貌似剥粽子,只是这个粽子是肉的,而且是圆柱体的,剥掉香叶,露出黄白色的豆腐薄片裹着猪肉和猪肝?细细的碎碎的香香的,总之,那种浸润在肉里的大自然的草叶清香,会让你一辈子记得大理古城的。

撑一把漂亮的阳伞,沿着大理石板街道,顺着脚边淙淙流水,细雨中漫步大理古城,不时走进古色古香的店铺,让老板们笑脸相迎地招呼你“金花,喜欢些什么?”,然后,想象自己是古代大理国的一朵金花,真的很美!
出得古城,就欣赏白族民居去。地点是大理喜洲镇,这里有着保存最多、最好的白族民居建筑群。
这一家姓严,是当地望族富户,男人在茶马古道闯荡风雨,女人在家主持家政,开馆做生意。积攒下财富,精心建造了这幢大宅子。下了车,远远的只见雕梁画栋、斗拱重叠、翘角飞檐,门楼、照壁、山墙的彩画装饰艺术绚丽多姿,看得人眼花缭乱,
严家大院遵循典型的“三坊一照壁”及“四合五天井”的白族庭院格局。照壁,其实是正对着正房的一面漂亮的盖着飞檐翘角的“墙”——白族的房子坐西朝东,到了下午院内就会很黑,照壁起到一个反射阳光的作用。它漆成白色,可反射日光为正房提供充足的光线。一般在照壁的周边上边区域绘有各种彩画图案;在照壁的中间区域或镶嵌大理石图案,或绘制各种式样的山水图画,或题写寓意美好的诗词歌赋,使照壁显得高雅秀丽,充满文化内涵,显示出白族民居的独特个性;照壁的前面一般还有花台陪衬,花台多用大理石砌成,内栽松、竹、梅、兰等花木,花台上一般还要放置各种盆景,使照壁更具有浓郁的文化气息。三坊,就是对着照壁的较高的正房和左右两翼稍矮的两幢配房。它们与照壁围城一个类似北京的四合院,只不过另一“院”是照壁,不是房子而已。

走进大院,才发现它是“一进两院”的两层楼。所谓“一进两院”从字意上来理解就是一道门进两个院子。是由一个“三坊一照壁”的院子和一个“四坊五天井”的院子组成,共六幢房子,两个大天井。连接两院的是中间这幢房子。在北边院此幢房为南房,在南边院此幢房又为北房,两边都有走廊相通,故称之为“一照两面”。楼上亦如此,两院称“六合同春”。从“一照两面”的走廊可进到里院———“四坊五天井”——由四幢房子围成的,中间也是大天井,院子有四个角落各有一个小天井。每幢房也是中间堂屋两边厢房。小天井对着的是叫角房。上下楼梯从这走,安排妥当巧妙,可从走廊走串所有房间,故又称为“走马串角楼”。

严宅共有大小房屋110多间,走入其中仿佛置身于一个小宫殿。
走在走廊上,突然想到北京,前年看北京的四合院,那是方正规整的平房,红色为主色调,中规中矩的严谨,从外面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风景和秘密隐藏在院子里,其中的天地只有一家子才能体验到。没有雕刻,更没有这么漂亮的山水鸟兽虫鱼装饰画,更不会把古朴和雅致以及富丽的巧妙结合昭显于外,一句话,如果说四合院内敛和严谨,白族民居就是雅致和灵动。

严宅还有一个小礼堂,有200多个座位,参观完建筑,我们就坐下欣赏白族金花和阿鹏哥的歌舞表演,品尝白族三道茶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仗工整的长联“三道茶茶三道道道回味喜州香,四方客客四方方方知晓名镇美”。歌舞表演开始了,是身着白族服装的阿鹏哥和金花在表演,我觉得金花的服饰真美!纯红纯白的搭配非常大方醒目,特别是头饰,据说白族金花的帽子也叫“风花雪月”:帽子的左侧随意垂下的缨穗,飘来飘去代表着吹面不寒的下关风;帽子上所绣着的,就是绽放的茶花、杜鹃以及那些四季不败的上关花;帽子顶端精心梳理出来雪白的绒毛,代表赤日炎天也不融化的苍山雪;整个帽子弯弯的形状,就是一轮俊秀照在洱海上的月亮。我还觉得金花们很美!那身材,苗条婀娜,那脸蛋,圆润精致,那眼眸,顾盼生辉。整个歌舞衣袂翩然,多姿多彩,令人回味无穷。

白族三道茶,白族称它为“绍道兆”。这是一种宾主抒发感情,祝愿美好,并富于戏剧色彩的饮茶方式。喝三道茶,当初只是白族用来作为求学、学艺、经商、婚嫁时,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愿。如今,应用范围已日益扩大,成了白族人民喜庆迎宾时的饮茶习俗。第一道茶,称之为“清苦之茶”,寓意做人的哲理:“要立业,先要吃苦”。第二道茶,称之为“甜茶”,当客人喝完第一道茶后,主人重新用小砂罐置茶、烤茶、煮茶,与此同时,还得在茶盅内放入少许红糖、乳扇、桂皮等,待煮好的茶汤倾入八分满为止,甜茶,意即生活历经艰苦努力,就会迎来甜蜜。第三道茶,称之“回味茶”。其煮茶方法虽然相同,只是茶盅中放的原料已换成适量蜂蜜,少许炒米花,若干粒花椒,一撮核桃仁,茶容量通常为六七分满。饮第三道茶时,一般是一边晃动茶盅,使茶汤和佐料均匀混合;一边口中“呼呼”作响,趁热饮下。这杯茶,喝起来甜、酸、苦、辣,各味俱全,回味无穷。它告诫人们,凡事要多“回味”,切记“先苦后甜”的哲理。

三道茶喝下来,我觉得第一道没想象的苦,第二道没期盼的甜,第三道也没预期的辣,毕竟是茶道表演,取道中庸罢!

茶,淡黄清香;歌舞,曼妙美丽;金花,青春年少。这样的情景,我心里有一丝丝伤感突然袭来,没来由的,想起纳兰容若,拖着病体的清代才子纳兰容若,立于斜阳回味往事,想起一次自己喝醉了,醉意醺然时,是那个女子,那个像今天在妙舞一般年轻的女子,为他掖合被角,接着他们赌谁的记性好,比某个典故出自何页,不小心弄泼了茶水,结果书页消得一缕茶香。可是,那个女子已经永远离开了,是他亲眼送走的,于是,心冷得如同严冬的河水。他感叹那些往事“当时只道是寻常”,于是有了流芳百世的《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样的华屋,如此的妙舞,这般的茶道,尚有同事说“凡是旅游景点都会有如此表演”,我想,此话亦有道理——可是,人们怎么知道,多年以后,无论是表演的还是看表演的,抑或是当时闲逛的,一定会和纳兰性德一样感慨:当时只道是寻常……

丽江

从大理到丽江200公里的路程,一样的青山绿林,漫长的路途,导游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云南正史野史,荤的素的,滔滔不绝,所以一路并不寂寞
刚到丽江,你看见的是一幢接着一幢的宾馆,旧的,新的,大的,小的,还有正在建的。整洁的街巷,漂亮的民居,你看不见南方城市那种脏乱拥挤,于是你怀疑:这么多旅馆,有这么多旅客吗?进了丽江古城,你才知道,什么叫人头攒动,什么叫接踵摩肩!什么叫“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那些节次鳞比的旅馆算得了什么!它们根本装不下源源不断涌向云南的旅游潮!
丽江古城又名大研镇,坐落在丽江坝中部,它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两个没有城墙的古城之一。据说是因为丽江世袭统治者姓木,筑城势必如木字加框而成“困”字之故。丽江纳西族占总人口绝大多数,纳西族有著名的服饰“披星戴月”,更有“女人的天下,男人的天堂”之说——耕种,持家,都是女人的事,不信你看看现在市场上杀猪砍肉的大多还是女的——导游说,纳西族男人一生只做七件事“琴琴棋书画烟酒茶”,当然外加带孩子——羡慕得男同事们啧啧称赞。这里的铜银器制作、皮毛皮革、纺织、酿造业为主的传统手工业和商业空前活跃。光滑洁净的青石板路、完全手工建造的土木结构的房屋、无处不在的小桥流水是古城的独有特色。在丽江古城区内的玉河水系上,修建有桥梁354座,其密度为平均每平方公里93座。这些桥,轻巧地渡过清清流水,自然地连接着街市与店铺,店铺旁的柳枝上挂着的串串红灯笼,倒影在清清流水中,真是“家家流水绕户转,户户垂杨赛江南”!东西南北客,天南海北语,在这里相遇,人多得挥汗成雨,联袂成云,人们开心地购买披肩,银饰……擦肩而过的,恣意在酒吧狂欢的,行走着看风景的……岂是一个热闹了得!

所以,丽江是艳遇之都!那晚,同事们去看“丽水金沙”民族舞蹈了,独自夜游丽江古城的我走累了,随意走进一个叫“一米阳光”的酒吧,酒吧里喝酒的,舞蹈的,喊歌的,在霓虹彩灯里沸腾着。拣个靠柳树的座位坐下,来杯“呼儿换”美酒慢慢品着。对面两女一男,喝着喝着,觉得缺点什么,于是叫上不远处的两男一女当中的那位“剩男”,凑成一桌。我虽然没有艳遇,但是,艳遇就在我眼前上演着。欣赏那几个人以猜凑数的那位先生是哪里人为输赢斗酒,谈笑风生,别有情趣。我的左手边,是一帮老外,有男有女,那位高鼻碧眼的男士,也许看到我一个人喝酒有点寂寞,频频向我举杯示意,他们喝,我也喝,权当共醉,何须移杯相近邀相见,情意深深相耳语?屋外就是杨柳岸,每隔几步就是一株碧翠的垂柳,柔软的枝条似少女柔软的纤腰,在春风的抚慰下轻轻摇摆出风情万种,缠绵的牵绊着春风。柳永说,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我说,今宵春风霓虹,杨柳岸,何需醒酒?我一向认为,在酒吧里,酒比人重要。一个人有时候,可以把酒喝成一种情调,更多时候是把酒喝成一种气度。酒能让人麻醉,令人忘却,使人宽容。李白今晚若在,一定斗酒诗百篇,一定高呼“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一定大声的告诉你“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也一定再次把他的五花马和千金裘都卖给了游客,与丽江的夜晚同销万古愁吧?!

岂止是艳遇?丽江历史上还是殉情之都。光绪《续云南通志》:“滚岩之俗多出丽江府属夷民:未婚男女,野合有素,情隆胶漆,伉俪无缘,分袂难已,即私盟合葬,各机关报冠服,登悬崖之巅,尽日唱酬,饱餐酒已,则雍容就死,携手结襟,同滚岩下,至粉骨碎身,肝脑涂地,固所愿也。”而且这种殉情有时不止一对有情人,而是很多对男女,甚至有陪着女友殉情的女孩!而殉情方式不止《续云南通志》说的“滚岩”——即摔下悬崖而死,还有用一根绳双双吊在一起,或在一棵树上各自吊死;两人用绳子紧紧拴在一起,互拥着跳水而亡;或吸鸦片自杀等。曾几何时,纳西族男女不但没有殉情之举,而且交往还很是浪漫:各种庙会即是约会的平台,女的准备米花糖和糕饼,男的手拿柳枝等候路旁向自己心仪的姑娘讨糖吃,是为一种搭讪,相约节日的夜晚相会,隔着一道水沟或一簇茨蓬,弹口弦,唱调子,表示情意,并私订婚约。然而,纳西族的男女在1723年的改土归流之后,婚姻由父母包办,本人无选择配偶的权利。法定夫妻,不是老头陪着妙龄少女,就是包办的故舅表兄妹,双方没有任何感情,于是一些热恋着的男女青年,在无法获得婚姻自由时,便产生了“生不同眠,死时共穴”的想法,相约在风景优美的地方殉情自杀。
说到殉情,就必然想到玉龙雪山。之前就读过明朝丽江第八代知府木公土司写的《题雪山》:“郡北无双岳,南滇第一峰。四时光皎洁,万古势龙从。绝顶星河转,危巅日月通。寒威千里望,玉立雪山崇。”诗句有唐人豪放浪漫之风吧?只可惜到丽江的第一晚上我就因为高原反应而躺在竹溪大酒店里,第二天也只能在床上想象同事们与玉龙雪山的约会情形。现在是夏季,山上当然没有皎洁的雪影,应该代之以云蒸霞蔚吧?那么,云杉坪当是遍野的黄花连接着葱郁的森林,而从山上一泻而下的白水河,在山谷中形成的一个个湖面肯定如同镶嵌在山间的翡翠?山上林中的黄的紫的红的花果一定生动地点缀大家的行程吧?除了“绝顶星河转,危巅日月通。寒威千里望,玉立雪山崇。”的气势,我感受中的玉龙雪山更多的是美,而且是凄美,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与”的疑问!相传这里是殉情人的天堂,相爱而无法结合的男女会偷偷跑到此地,选择在风景极美的地方“尽日唱酬,饱餐酒已”双双殉情而死,他们的灵魂会飞升到玉龙第三国。纳西族东巴文化的祭风仪式“哈拉里肯”描述:那里不是天堂,不是地狱,而是爱的伊甸园。那里有一对爱神情侣,女的叫游祖阿主,男的叫构土西古。他们骑着红虎和白鹿,弹着口弦吹着竹笛,率领着无数的飞禽走兽,在云和风中不停地呼唤着人世上悲苦难脱的有情人。痴心相爱的情人在那里将永世不分离,生命在那里将永远年青;那里晨雾流云纱帐,绿草鲜花覆地,日月星辰燃灯,五彩雉鸡晨啼,红虎为坐骑,白鹿代耕牛……

勿容置疑,乾隆朝代的改土归流给纳西族自主婚姻的冲击加上纳西族祭风仪式对自杀的浪漫表述是导致青年男女自杀的主要原因。但是,有一个现象不得不引起注意:在许多殉情事件当中,女孩多过男孩!在纳西殉情史上,临场退缩的多数为男人!是啊!女人自古是感情动物,都说“痴男怨女”,可是,相比之下,男人就理性多了,这就是男女的区别。最典型的是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被生生分离后已经另嫁同郡士人赵士程的唐婉,在典雅幽美的沈园与前夫陆游不期而遇,四目相对,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不知从何说起,墙面上只留下两阙《钗头凤》成为千古绝唱——他感慨“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她唏嘘“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尽管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然而,沈园一别,唐婉终日郁郁寡欢,不久撒手人寰!而陆游,尽管常常流连沈园,甚至有诗曰:“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帐然。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以悼香魂,然而,同样有“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名句,一个“翁”字,让我们明白,陆游活得很久很久,85岁!而且和俗人一样儿女满堂!唐婉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沈园一别不久的青春年华了。
要我说,爱情不是面包也不是肉食,不是废墟下救命的矿泉水,更不是严冬腊月的御寒之衣,只是一种“病”!在衣食无忧的境况下有了这种“病”,可以矫情的活得精彩罢!所以,犯不着像玉龙雪山“殉情谷”的亡魂一般搭上一生的性命。
我情愿读到这样的故事:陆游儿女满堂,唐婉同样幸福美满!丽江纳西族男女青年私奔到玉龙雪山,刀耕火种,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走过大理和丽江古城,看过白族民居和纳西族民居,感慨万千:大理很大气,丽江很精致,如果说大理是大家闺秀,丽江就是小家碧玉了。风格不同,然而,相同的是吸引你想再次去品味她们。
离开丽江,经过楚雄,再到昆明。要离开云南了,依然是坐在车上,古城,山峦,田野,一一闪过又接连不断的迎来,路很长很长,云南很宽很宽,没看的地方必定不少:金沙江,泸沽湖,石林……,没体验的民风也很多:傣族的竹楼和泼水节,摩梭人的猪膘肉和走婚,布朗族的偷女婿和偷新娘……天朗气清,绿影如织,在这么美丽的国度里穿行,自然想起云南王吴三桂,为什么要反叛?生生辜负了这沃野千里,良民万户了!如果是我,安心的做个云南王,情愿醉在这美丽的彩云之南,不复醒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