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缘败梦随之离散 唯有情曲曲折折无穷无尽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走出家门准备上班,一个声音将我拦住。

你是欢欢吧!”她的肯定让我疑惑,我以笑回应,上下打量这位银色头发,脸色苍白的老人。她的眼睛成一条缝,看得出再张开已经很难,但却始终含着万般怜爱静静地望着我。

“奶奶。”我礼貌答应,记忆的相册反反复复几个来回,无一能够对应。我深陷惭愧中,不知老人姓甚名谁。

“你想不起来我啦?你小时候老到俺家来玩儿啊。”乡音将我拉回幼年时在姥姥身边长大的日子。

“你小时候的样子没变,我刚才一眼就认出你了。”她的声音很虚弱,说话间隙要喘口气才能接上。

“奶奶,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家亲戚也住在这个院子里吗?”

“没有,我在旁边的医院住院,已经好几个月了,周围什么人也不认识,我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就想来看看你,你上班累不累呀?”我怔怔地,有些恍惚,莫名感动。

“我挺好的,奶奶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啊?”我也关切起这位始终没有出现在我记忆里却一直默默关注我的人。

“钱也花了,儿女们忙,也尽孝了,我这病也就这样了……”我隐隐看到,一个久恙不愈的老人弥留之际眼睛里的失落。

“药把人吃肿了,胖得上不来气,走不动,一点儿路就累得不行,我从医院到你这儿,走了快一个钟头。”她拉着我的手,微笑着看着我,很费力地慢慢讲。

“我在这儿等你,也不知道能不能碰上你,就坐在这儿休息一会儿……”阳光穿透空气的阻隔,无私地洒在她脸上,那样慈祥温和。

我很清楚医院到我住处的距离,一般十分钟便可到达。而我面前这位老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只为一个人,一个她还牵挂的人,不计自己的安危,无人陪伴,蹒跚而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是肺心病,也治不好,该出院了……”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一种紧锁的情愫,忽然间解开了思念,放走了牵挂,好像深谷中的溪水安心地静静地流淌,直到干涸。

“你该上班了吧,你,赶快走,我一来耽误你时间,别迟到了。”“我不要紧。”“你还是赶紧走吧,年轻人工作重要,我也该走了,见到你就行了。”我的心一阵紧缩,不知如何是好。

奶奶坚持不让我送,一再催促我赶紧上班。怕她着急,我顺从离开,频频回头间,我看到一个臃肿的身体在缓慢地移动,在冬日的午后显得那么沉重、孤独。我不禁驻足,已经离我越来越远的那个老人,她能安好地回到医院吗?我没有去打扰她,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清楚……

夕阳垂暮时总是那样深沉,深沉得让人感动。余晖交映的时刻很美,却任凭你怎么留也留不住。

那一天,那一面,成了我和奶奶今生的最后一次相见。在奶奶看过我之后没几天,就无憾地走了。

有些事可以淡漠,却始终不可能淡忘,在我沉默的心底,总会为之保有一席之地。尘封在内心的感激与怀念在许久以后翩然升起,这种存在让人忘怀,那是生命将尽时人世间最珍贵的情意,是将至拂手尘世时最深切的回望与留恋。

我在记忆里冲撞情感的阵痛,几许落泪;我在日落西沉的美好风景中,感受被思念、被关爱的幸福。我同样珍视被一个人记住的幸运。

世上一切都可以结束,唯有情,绵绵长长无止无休。风沙剥落了风华,残缘败梦随之离散,唯有情,曲曲折折无穷无尽。流逝的只是日子,一直无私守护我的人,你的样子在我脑海里将愈来愈清晰。

我能做什么呢?没有送走她的最后一程。在我们旦暮之遇后,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安心地走了;在没有病痛的世界里,她会安息。

“奶奶,谢谢你!”此刻我想这么说。希望,还不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