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会因为脚下这道坎联想到人生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这里是天山,绵亘千里的枯峰瘦岭,到这里突然挺拔丰腴起来,高耸入云的托木尔峰峦如白衣仙子,飘逸在云端。
这里是塔里木盆地,乱石累累的戈壁大漠,到这里慢慢沉沦下去,埋葬塔克拉玛干地表生命的流沙如黑色幽灵,舞蹈在死亡之海。
在天山和塔里木盆地之间有一道坎,刀切一般把莽莽大漠突然割裂,形成一道二十多米的落差,屏风般地遮护着坎下的绿洲,当地人把这道坎称之为坎坡。
一道坎坡把这个叫做温宿的地方分割成两个世界。坎坡下芳草萋萋、泉水潺潺,挺拔的胡杨和依依的垂柳下绿荫浓浓,紫色的马兰花和金色的野菊花争相怒放,鸟叫蝉鸣,生意盎然,宛如天堂;然而,只要你攀上坎坡,所见之处都是干涸的戈壁沙漠,沿着坎坡边缘有数公里穆斯林的古墓葬群,这里没有植被,没有生命,荒寂而苍凉。当地人传说:西游记中猪八戒娶媳妇的高老庄就在这道坎坡上,藏在那片神秘的古墓中间。
多年以前的一个夏天,我和友人登上坎坡,穿过墓葬,去寻找高老庄,试图找出一个光怪陆离、梦幻般童话中的世界。西游记中关于高老庄是这样描摹的:竹篱密密,茅屋重重。参天野树迎门,曲水溪桥映户。道旁杨柳绿依依,园内花开香馥馥。此时那夕照沉西,处处山林喧鸟雀;晚烟出爨,条条道径转牛羊。又见那食饱鸡豚眠屋角,醉酣邻叟唱歌来。虽然疑惑此去要找的高老庄,是否西游中的高老庄,却也期望发现奇迹。或许,能遇见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世界。
我们是迎着晨曦登上坎坡的。首先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王陵,埋葬的是古老的温宿国国王。我听说过有关这位国王的故事:他是一位贤明的君主,生前将国家治理成太平盛世,国泰民安,因此深受国人的爱戴。当他年老体弱,不幸去世的时候,百姓们十分悲伤,万人空巷为他送葬。人们觉得哭声不足以表达他们的哀伤,于是,牵来四十匹母子骆驼,让母骆驼在送葬的队伍前面走,子骆驼跟在队伍的后面。被分开的骆驼母子双双哀号,那悲怆的声音响彻云霄,宣泄着百姓悲恸的心情
如今这位国王就长眠在这里,围绕他的陵寝,安息着他的子孙们,形成了一座王族的墓园。在这座墓园里,坟墓严格按照长幼尊卑排列。墓园朝着圣地麦加的方向,大门上高悬着星星和月亮。墓园里建有拱形圆顶的墓室,门旁一座玲珑的尖塔,塔尖如同一柄利剑直指蓝天。塔内有旋梯通往塔顶,登上塔顶可以俯瞰整个墓园。
墓碑镶嵌在坟墓后面的墙壁上,拱顶和墙上残存着彩绘的日月星辰花草树木图案。那种夸张的造形精致的描绘,艳丽的色彩,曾把王陵装饰得富丽堂皇。然而,岁月的风雨、人类的破坏,无情地摧毁了这座王者的陵寝。如今,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只是一座赤裸的土冢。王陵原来富丽的容颜,已经剥落得荡然无存。墓园里到处散落着色彩艳丽的琉璃碎片,帝王的威严,已经不复存在。
阳光照耀着这片穆斯林的古墓葬,弯曲蜿蜒的小路通向未知的地方。一路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坟墓,偶尔还见到裸露的枯骨、断裂的地缝、塌陷的坑洞。为了寻找梦想中的高老庄,我们游走在凄迷的墓地、拥挤的灵魂中间。然而,因为没有向导,我们走错了方向,在墓地转悠了一个上午,仍没有找到方向。
为了歇息一下被高原地区强烈阳光暴晒得发烫的身体,我们躲进了一间墓室。等眼睛适应了屋里黑暗,我看到坟墓的后面有块一人多高的黑色大理石墓碑。碑文上这样写道:震威大将军马辅臣XX之墓——光绪十二年御赐。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抬脚就跨进了历史。我听过这位马将军的故事:清朝晚期入侵的阿古柏匪帮统治新疆,建立了洪福汗国。节节败退的清军,已经丧失了对新疆地区的控制。直到左宗棠帅湘军打败阿古柏,新疆才回归清政府。在阿古柏入侵时期,平定阿古柏的清军中有一名回族骁将,就是这位马辅臣将军。他身先士卒英勇善战,立下汗马功劳,最后战死疆场。光绪十二年,被清朝皇帝赐谥号震威大将军,葬于此地。
我朝这位令人尊敬的逝者三鞠躬,然后坐在他的身旁,享受他的庇荫。待身上的热力稍稍散去,走出墓室,想找人问路。等了很久才看到一位骨瘦如柴、形容枯槁的老者。头戴白色的小帽,身穿一袭黑色的袷袢,步履蹒跚。老人对突然闯来的陌生人怀有敌意,那双深洞样的眸子瞪着我们,令人望而生畏。上了年纪的人一般不会汉语,我们决定放弃解释,不再向他打探。又等了好久,终于见到在坟墓里跳动的身影,是一个住在附近的巴郎。一问才知,我们错过了半路上另一条岔道,只能又折回去继续寻找。
不知又走了多远,感觉日已偏西,终于,我们看到了一座废弃的村庄 。坍塌的围墙,只剩下一道道土埂,却仍旧可以看出庄园的规模十分宏大。纵横交错的街道上,车辙碾出的痕沟清晰可见,可以想象当年车水马龙的盛况。断墙残垣的房屋厅堂,依然看得出当年房舍的舒适宽敞。残留的拱门曲径,依旧可见亭阁倚栏庭院深深的静谧和优闲。墙上残存的壁画、散落的雕刻碎片,都说明主人家族的华丽和富庶。但是,无情的岁月掠夺了昔日的繁华,大漠的风尘吞噬了当年的辉煌。如今,这里已经是一片瓦砾、废墟,阗无人迹,鸟儿不驻足,连草儿也不长。没有考证、没有依据,没有奇迹发生,如一个神话般的存在,这就是当地人口口相传的高老庄。
从高老庄出来,顺着一条小路来到坎坡边。脚下的这道坎,垂直陡峭,没有下去的路。又沿着坎坡走了很久,才见到下坎坡的地方。我驻足在坎坡边沿,浮想联翩,坎下面是流水潺潺、树林苍郁、鸟语花香、充满生机的人寰。坎上是一片荒漠、一片土冢、一片废墟,凄凉的死亡世界。越过生与死的这道坎,即使曾经是天堂,即使是王者,即使是达官贵人、富商巨贾,都已风光不再。而我寻找的,梦寐已久的童话,竟是失落的世界,真有些遗憾
也许有点牵强,我竟会因为脚下这道坎联想到人生。人一生要遇见多多少少的坎,它或许隔断过去和现在、生命和死亡,或许隔断成功和失败、高贵和卑贱,或许隔断人性的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当然,无论是自然界的坎还是人性的坎,都不是难以逾越的隔断。
多年以后,围绕着我攀过的那道坎坡,失落的高老庄,那一片荒漠,变成了莺歌燕舞的万亩果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