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声音不止在半岛打转 你已充斥了六合八荒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家乡是心理学不是经济学。

对于我的家,关于徐闻的,每天都悠悠的升腾拂不去的臆想,层层叠叠,把无所事事摹成美丽与哀愁。

既然无财力在登云塔侧旁建一座地标,我留几句锦文诵咏,倘若我走了也能证明这七十万的人口我也曾凑过数。

林海音有她的南城,贾平凹有他的商丘,莫言有他的高密,罗大佑有他的鹿港,我有我的徐闻。

风声鹤唳中的江南,丽尼写:江南,美丽的江南,我们的。

铁蹄蹂躏下的上海,巴金写着:上海,美丽的上海,我们的。

政通人和,2019年,我写着:徐闻,美丽的徐闻,我们的。

徐闻——
没有沙漠孤烟,没有长河落日。
没有瑶台可登,没有阑干拍遍。
没有王的滕王阁,没有范的岳阳楼。
可徐闻,对于我来说,殷切的无与伦比。
徐闻就是我的哭墙,就是我的耶路撒冷!

辽北太爽,太豪,太悍;
江南太羞,太软,太秀;
徐闻,介于两者的中间,勇义当中有温婉。
徐闻,超越了两者,徜徉着蔚海,拥抱着红土,有什么比上千帆过尽,红尘历遍更有说服力?

不在天涯,可抬头间即见天涯,断肠人在天涯却不是断肠人。徐闻人只做天涯的渡口人,这渡口送过李德裕,送过图贴睦尔,送过苏东坡,抚慰过汤显祖。以前送的是天涯倦客,现在人头攒动,南渡而去是黄金客。

三面壁海,海的宽,泽育了雷南人的胸怀与眼界,一条脉线,接裹中原,以小地锁了四海之喉。

土的红,血的颜色,性的奔烈,水的柔婉,徐闻秉持了两者。

春潮吹动了世纪风,操黎腔的人呀,你的声音不止在半岛打转,你已充斥了六合八荒。

海鲜,香蕉,菠萝……
当我见到朋友时,我该递出哪张名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