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还没有解除整个城市在春风吹拂下慢慢苏醒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初春的绵阳,疫情还没有解除。但整个城市在春风吹拂下,慢慢苏醒,各行各业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工作

好在小区后门外就是安昌河,闲下来可以到河边野钓。一人一杆四下无人,两只水鸟鸣空而过,相互追逐,叫声又那么激烈。这是什么情况?我这庸人,春天来了

来到河边,选好钓位,看似很专业,其实就是找一个能坐下又离水近的地方。找了一大块鹅卵石,顺势坐上去,一股凉气从下而上真是一激灵。初春就这样,石头需要我的温度才能暖热,至于这石头热了后能不能孵化出什么来,也只有等钓完鱼后才知道。河面宽大约200多米,我钓竿360厘米,来蛮,就是要钓一个出其不意,就没有想过要钓个惊天动地。闲话少扯,挂上万能鱼饵——蚯蚓!抛竿,开钓。

江水倒映着城市的繁华,昔日的喧嚣都被病毒所吞没。河边没有人,想想半小时前拿着钓具出门时,老婆还说少钓一点,钓多了吃不完,我还瓜兮兮地说,媳妇你说今晚吃什么鱼,我好钓什么鱼。呵呵……这能钓什么鱼,水清得能见底。是,我也知道更能见鱼,可鱼就是不上钩。我想蚯蚓在想,不是被鱼弄死,就是被水淹死,来个痛快点的吧!鱼看都懒得看,就从饵边游过,这是在嘲笑蚯蚓还是在嘲笑我?不是我不会钓鱼,而是现在的鱼太聪明了,神话故事那个姜老头还空钩钓鱼呢?愿者上钩。

那一群鱼又游回来了,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左,一会右,一会前,一会后,安逸。成功地绕过了鱼饵。虽然有鱼碰着钓线,但这对鱼来说是事吗?城市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条河比城市年代更久远,而生活在这里面的鱼,只要没有打尽,它们就在岁月的长河中,见证着时代的发展。在各行各业中的我们,也能像鱼儿一样吗?世间的诱饵太多了,诱饵光鲜外表下是锋利的钩,钩上面是线,线连着竿,竿后是操作的手。是谁在操控呢?

刚说了,岁月是长河,在河边有很多钓鱼人,也有很多被钓的鱼。在钓与被钓的过程中,都是为了生活。思考了一下,我是鱼,还是人?时代的一粒微尘,都能压死一代人。钓鱼,鱼钓?水越来越清,鱼能看见饵,我能看见鱼……屁股下的鹅卵石有温度了,36.5度,没有发热,收竿。

空中的那两只水鸟,一直在叫,一直在闹,一直在追逐,一直在……为什么?春天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