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送不出去的保温鞋使小姑娘的形象变得高大起来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全镇上下,脱贫工作如火如荼,镇二小四十出头的优秀班主任章老师,除了完成日常教育教学工作,还接受了一项特殊使命,负责结对帮扶一户贫困户——老谭。

既然重任在肩,哪能有丝毫懈怠。章老师郑重其事带上笔和笔记本,和几个同事一道赶车十余里,开始入户走访。

她的帮扶户老谭,有四间低矮的瓦房。卷曲的头发,黢黑的脸,蜷缩着身子蔫巴成霜打的茄子,半躺在凉席上,那块差缺了头骨的脑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一点都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毕竟是麻布洗脸初相会,章老师一点不觉意外

老谭其实一点不老,才四十六岁。之前是个上好的砖工,人也很勤快,乡下人挣了钱爱挪窝,把修房造屋当作头等大事。老谭的手艺算是派上了用场,早出晚归,一年到头,连下雨天都未消停过,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上前年因为干活不慎,从墙头摔下来,头部着地,颅内出血,转了两家医院,做了三次手术,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有七十多岁的母亲,三个儿女有两个正在上学,缺了他这个顶梁柱,成了贫困户无可厚非。

老社长说,老谭原来人很喜乐,走南闯北的,见啥人开啥玩笑,和邻里关系也很不错。摔伤之后完全变了一个人,整天待在家里,不与人说话,脾气暴躁,冷若冰霜。

碰上老谭这样的贫困户,章老师心中没有底。不过她想,只要真心对他好,哪怕老谭是块铁板,也能将他慢慢捂热。

接下来的日子,章老师隔三差五去老谭家,有时买些牛奶水果,有时拿些慰问金,老谭始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跟自己没有搭上几句话。不过,老谭的老婆和儿女对章老师还是挺热情的,尤其是那上初中的儿子,总是阿姨长阿姨短的,让有些打退堂鼓的章老师看到了一丝希望。

按规定,贫困户家门口都要贴一张连心卡,是塑胶的,上面写着贫困户和帮扶干部的单位、姓名和联系电话。当初张贴的时候,老谭没瞅一眼,也没阻拦。当章老师再次走访时,连心卡却不见了,问老谭,老谭爱理不理地说:“不晓得。你又没有给我发工资,我咋个给你守着”。章老师脸铁青,只好再弄了一张贴上。

可是,半个月后,当章老师再去时,新帖的那张连心卡又不见了。她东打听西打听,也没有找到下落。最后只好硬着头皮问老谭,老谭若无其事地说:“你贴的那个光荣牌被我扔了。咋的,谁爱贴谁就捡回去贴在自己家门口”。后来,通过村、社干部多次做工作,老谭才勉强同意贴上。

老谭的女儿在外打工,老婆闲赋在家,除了农忙,多数时间和邻家几个女人拉家常,做针线活,有时还参与打麻将。章老师想到镇里表姐的酒店正在招洗碗工,想拉老谭家一把,介绍他老婆去酒店,每月能挣两千块补贴家用,老谭满口答应。章老师欣喜万分,当即拿出手机,给表姐说:“我帮扶的贫困户老谭的老婆明天到你店里来洗碗”。话音刚落,老谭的脸马上就阴沉下来,气呼呼地说:“算了,我们不去了。”章老师感到莫名其妙,一筹莫展。

这事以后,章老师几乎对老谭失去了信心,虽然按规定每月去两次,不是送物资就是宣传政策,不是拿现金就是打扫卫生,有时也例行公事,什么东西也不拿。

上面说,帮扶干部要常去贫困户家,去的次数多了,连他家的狗都和你混得溜熟,不会朝你吼叫,工作就算差不多了。章老师认为自己算是尽了最大努力,老谭家那只狗每次见了她都会远远地摇着尾巴跑过来迎接,真和自己有了几分熟,可老谭的脸色始终没有好过。

端午节那天,章老师满心欢喜地买了粽子、猪肉去老谭家,准备一起过一个特别的节日,尽管老谭老婆满脸堆笑,可老谭仍是那副老样子,爱理不理的,把章老师原本极好的心情搞得糟糕透了。

暑假即将来临,章老师像往常一样,例行走访。老谭的老婆找她说了一件事,村里小学不开办高段,将进入五年级的小女儿谭琳需要转入镇一小,还不知道怎么办理转学手续。想到师范同班同学在镇一小担任教务主任,是办理转学手续的关键人物,章老师立马拿出手机,帮忙打招呼:“你好,老同学,我亲戚的女儿谭琳下期需要转学到你校就读五年级,麻烦你说一下办理转学的程序。”还未挂机,先前没见人影的老谭一下从里屋钻出来,抓住章老师的手,脸上露出了从未见过的笑容,冒出一句:“好,亲戚,我们是亲戚。”章老师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亲戚”二字,瞬间融化了她与老谭之间隔着的那座冰山,一直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了!

不知不觉,过了大雪,天气有了几分寒意。章老师特意买了一双保温鞋,去老谭小女儿谭琳就读的镇一小。半年不见,上五年级的谭琳又长高了许多,圆脸蛋,羊角辫,红扑扑的脸蛋,穿在里面的衣服长过外面的校服一大截,脚上的运动鞋裂开口子,两根脚趾头肆无忌惮地露在外面。章老师的心口不由颤动了几下,连忙从塑料袋里拿出那双保温鞋,叫孩子赶紧换上。没料到,谭琳却拒绝了她的好意,说:“爸爸讲过,人越穷,越要立志,这样才会有出息。你看我,虽然穿得破旧,但一身干净整洁,各科成绩在班级挂帅。只要坚持下去,照样会有出息啊!”

谭琳的言行,竟和儿时的自己如出一辙,一下子把章老师带回了三十年前。

那时,章老师家是全村最穷的一户人家。父母告诫他们姐弟仨,说:“人穷志若短,叫人瞧不起”。她记着这句话,要强的念头在心里就像草一样疯长。从来不吃邻居和亲戚家的东西,平常走亲戚,他们的饭菜再好吃,她也会赶回家,一口水也不喝他们的。大年初一,她给院子里小伙伴桃花家爹和娘问了“过年好”以后,桃花爹娘拿出糖果和炒花生,她一颗都没要。桃花追赶出来,把一块糖果剥开纸塞到她手里,她却将纸封好,放下糖果撒腿跑回了家里。

一年四季,几乎都是一副光脚板。即使下雪天,一双赤脚冻得又红又肿,像两根红萝卜,也必须先到学校旁的小溪,洗净脚上的泥巴,把水甩干,才能穿着一双烂布鞋进教室。班主任汪老师心疼不已,把她叫进寝室,塞给她一双胶鞋,却遭到了拒绝,她的举动颇让汪老师费解。后来,她立志发奋,上了区重点初中,又考上了师范学校。在她带头下,两个弟弟先后考上了中专和大学。她觉得,父母那句简单而朴实的话,给了自己无穷的力量,直到现在,余温尚存。

看着乖巧懂事、一脸认真的谭琳,还有那双送不出去的保温鞋,章老师顿觉醍醐灌顶,谭琳的这股子倔劲,与那些动辄“等”“靠”“要”的成人竟是天壤之别,对于脱贫后不再返贫起着决定性作用。小姑娘的形象一下在自己心中高大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