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怪我一时昏了头 犯了绑架儿童的大罪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汪晓哲是个勤奋好学的高中生,他发愤读书,为的是考上一所好大学。父母双双下岗的困窘家境更激发了汪晓哲苦学的斗志,他学习起来全神贯注,废寝忘食,就这样他雄心勃勃地迈进了高考考场。

全部科目考完,汪晓哲胸有成竹,他料定,凭他的实力和出色的考场发挥,全国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定会在9月份来临之前邮寄到他的手中。然而,人算不如天算,8月过去了,9月也过去了,他望眼欲穿的高考录取通知书却迟迟没有来。眼看着身边的同学都考上了理想的学校,甚至那些平时学习不如他的同学也美滋滋地踏上了去外地高校报到的旅程,他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希望破灭的汪晓哲打算再复读一年。父亲说:“还上啊?家里亏空这么多,你妈又是药罐子,靠我天天走街串巷收废品,能供得起你念书吗?”

汪晓哲说:“爸,我的功课基础好,再复读一次,一定能考上。如果不让我复读,那么我读了十几年的书就白读了,我们不能功亏一篑呀!”

父亲默不作声,沉思良久,咬了咬牙说:“好,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就是把这身老骨头都敲碎了卖,也要给你凑够学费。”汪晓哲一把搂住日渐苍老的父亲,感激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涌出来……

复读的滋味是不好受的,看着身边比自己岁数小的学弟学妹,汪晓哲时常感到羞耻和自卑但为自己的远大前程,为了能找到一份理想工作以回报父母之恩,他只能埋头书本间,更加忘我地学习。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之际,邮递员给汪家送来一封信,打开一看,全家人目瞪口呆:这是一所国内重点高校发来的录取通知书,从邮戳来看,这封信被邮局延误了4个月之久,如今它只是废纸一张。想到自己的命运因邮局工作人员的严重失误而彻底改变,汪晓哲心头怒火陡然而生。

汪晓哲失去了理智,他撕碎了所有的高考复习资料,对天呐喊:“我再也不上他妈的破学啦!”

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汪晓哲决定铤而走险,实施犯罪,搞一笔钱来报答父母多年供养之恩。

他谋划起了绑架案。儿童作为弱势群体无疑是最佳绑票人选,但汪晓哲琢磨:太穷的小孩不能绑,这个原因不消说;太富的小孩也不能绑,因为其家长警惕性往往都很高,一旦绑架富翁的小孩,影响面大,易惊动警察和媒体,绑架者将面临很大风险。所以他把绑架目标定位在家境不穷也不富的儿童身上

汪晓哲以打工为由,辞别家人来到城郊小镇上的一所小学踩点。他发现这所学校厕所建在校园偏僻的一角,围墙外面是农田,现在是农闲季节,田里很少有人,厕所旁边的围墙下方有个缺口。看到这个缺口,汪晓哲有了主意……

第二天,正值上课时间,有个小学生急匆匆地独自进了厕所。这个小男孩叫李小友,由于他在下课10分钟里贪玩没有顾得上去厕所,上课时憋不住了,才慌慌张张跑进厕所。

李小友正对着尿池子小便,汪晓哲从背后一下捂住李小友的嘴,乘他没反应过来便架着他从围墙缺口钻了出去,沿着农田边的土路快速奔向镇上的出租屋。这一系列动作,汪晓哲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李小友就这样神秘地从校园里“蒸发”了。

李小友的父母都是当地造纸厂的职工。晚上他俩下班后迟迟不见儿子回家,就跑出去问小友的同学。同学们都说早就放学了呀。李小友的父母慌神了,立刻联系亲朋好友,还报了案。众人四处寻找,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没有查到李小友的一丝踪迹。

警察从李小友的老师那里得知,李小友昨日下午第二节课上离开教室去上厕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警察来到校园厕所,很快发现厕所附近围墙上的破洞,从破洞钻过去,就看到外面的农田。警察还发现了杂乱的脚印,初步判断是有人绑架了李小友。警察告诉李小友的家人,绑匪很可能会通过电话与你们谈交易,一定要想办法稳住罪犯,避免人质遭受伤害。

果然,李小友爸爸的手机很快响起。警察示意李小友爸爸要冷静。李小友的爸爸按下了绿键。“你是李小友的爸爸吗?你儿子在我手上,我想干什么你也明白。我不太贪心,你给我3万块我就放了李小友。这是一口价,没有商量的余地!记住,为了你儿子的安全,不要报案!”李小友的爸爸看了看警察,见警察点了点头,他赶紧回复绑匪:“我答应你的要求。能让我听听我儿子的声音吗?”……

汪晓哲是个头脑灵活的中学生,他断定李小友的爸爸不可能不报案。他看过一些有关绑架案的影视剧,因此他也仿效里面的绑匪,和李小友的爸爸以及警察玩起了“太极拳”,不断更改赎金投放地点,把李小友的家人和警察们累得够呛。

第三天,汪晓哲决定该露头取赎金了,因为他也快撑不住了。他给李小友的爸爸打电话,命令他拿上装有赎金的提包到指定地点的垃圾桶旁边,并告诫他只准一人前往,如果发现警察盯梢,将立即撕票。

看到李小友的爸爸果真来到了垃圾桶旁,躲在马路对面的汪晓哲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继续用那只旧手机遥控指挥李小友的爸爸:“你马上带钱赶到旭东超市二楼第8号试衣间,必须于20分钟之内到达,否则后果自负!……”李小友的爸爸立刻向旭东超市奔去。远处的便衣警察不知道李小友的爸爸要干什么,只得远远地跟来。

跑进8号试衣间,气喘吁吁的李爸爸一看手表,正好是过了20分钟。这时,汪晓哲手机又发出指令:“看到凳子上那套黄色运动服了吗?赶快换上。把你的赎金装进运动服兜里。做完这些,你就到一楼的男洗手间进入第5号厕屋里蹲下。李小友的爸爸不敢迟疑,按他的要求换上黄色运动服,向一楼奔去。

李小友的爸爸进到一楼的男卫生间,匆匆进入5号蹲下。这时手机又响了:“如果你隔壁的6号厕屋有人从木板墙下面塞过来一份《南江晚报》,你就把装钱的信封也从木板下面递过去。接下来,你要在厕所里再蹲半个小时方可出来。如果你老老实实做完这一切,你的儿子一定会安全回到你身边。”

过了5分钟,就见木板墙的下边有张报纸塞了进来。李小友的爸爸抓起一看,果然是《南江晚报》。他咬了咬牙,把装钱的信封塞了过去……

当李小友的爸爸再见到警察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了。当警察得知李小友的爸爸已经把赎金交给了绑匪,十分扫兴。

汪晓哲拿到这3万块钱,并没有欣喜若狂,相反心头涌上一份沉重的内疚。在和李小友接触的3天里,他得知,小友的家境并不富裕,父母所在的厂经济效益不好,只发一点儿基本工资,小友的奶奶长期瘫痪在床。绑架李小友这样的平民孩子,汪晓哲开始感到后悔了。

李小友在遭绑架后,在汪晓哲面前表现得非常老实,汪晓哲也觉得李小友是个可爱的小弟弟,不但给他买零食吃,后来索性给李小友松了绑,不过他外出时还是要把出租屋的门紧锁住的。

汪晓哲说:“小友,叔叔已经和你爸爸谈判好,要送你回家,只是这里距你家有一百多里路,让你一个小孩子走回去我不放心,所以我要亲自把你送回到你父母身边。”李小友听了高兴地喊:“叔叔真伟大!”汪晓哲心里说:“我伟大个屁!你要是知道我从你家勒索了3万元,不恨死我才怪!人穷志短,我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但愿你这个朋友长大能理解。”

上了出租车,李小友忽然说:“叔叔,我走了之后你要注意自己的胃。我发现你吃东西很没有规律,而且吃凉的多、热的少,这样下去很容易得胃病的。我爸爸胃病许多年了,总是不见好。”汪晓哲听了心头一热,拿出500块钱塞到李小友的裤兜里,说:“这点钱拿回去给你爸爸买点药。”李小友连忙说谢谢,汪晓哲心里说:“谢啥?这本来就是你家的钱!”

下午,车行至离李小友家不远的一座小山脚下。汪晓哲给小友爸爸打手机:“李大哥,小友已经送达,你快来小山脚下的歪脖子树旁接孩子吧。天冷,我给小友买了件新白色鸭绒袄穿着,你来找时应该很好认。大哥,我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你们全家,这3万块就当是我向你借的,男子汉说到做到,这钱我一定还你们,少则两年,多则5年……警察很快通过监听设备测得了汪晓哲的准确位置。汪晓哲乘坐的出租车刚刚驶上宽阔的公路,就被公安局的车堵了个正着。

审讯中,警察问他:“你已经拿到了赎金,又冒险送李小友回家,结果被我们抓住了。你对送孩子回家,感到后悔吗?”汪晓哲苦笑着说:“我不后悔。李小友是个好孩子,如果我不送他回家,他一个人在路上有什么闪失,我会一辈子后悔的。只怪我一时昏了头,犯了绑架儿童的大罪,我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父母,也白读了十几年的书……”

汪晓哲的案子在当地媒体播出后,引起了普遍关注。有说他好的,有说他傻的,众说纷纭。法律专家认为,汪晓哲已年满18周岁,犯绑架罪的动机明确,事实存在,已触犯刑律。但鉴于他有重大悔过表现,未造成严重后果,还鉴于受害人李小友的父母来求情,在量刑时可从轻发落。

最终,汪晓哲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3年执行。汪晓哲及其家人得知这个宽大的判决后,感激得涕泪横流。汪晓哲当场表态:一定要好好改造,用真情回报这个富有人情味的社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