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雕塑家 ,本文投稿: 黄晔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下班后去附近的小餐馆等外卖。

我在餐馆前面发现了一些新的变化。门前有几个用于隔离的方形混凝土墩,上面画着黑红相间的条纹。现在,我看到一只灰色的狮子坐在最右边的一个水泥墩上,颇有百兽之王的气度。第二个是一只展翅的鹰。虽然粗糙,但很有活力。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里拿着水泥砂浆,在第三个混凝土桥墩上忙碌着。

许多路人停下来好奇地看着,但那个人没有抬头就很忙。我问餐厅老板:“这个人是做什么的?”回答:“隔壁小超市的老板。”我说:“有点像。”他笑着说:“这个水平是其他艺人无法相比的。他经常买一些水泥什么的。反正只要你喜欢,玩得开心。”

我走近仔细观察。我发现以前男人都是用废品的,狮子老鹰的尸体都是用草绳和一次性筷子撑着的。他先制作形状,然后用水泥固定。别说,还有一些原创性。

几天后,当我经过时,我看到那个人是那天下山的老虎。我以前做过的狮子涂了暗红色的漆(没想到会用这种颜色),老鹰涂了一些黑色,老虎全身都是黄色。旁边,有一个拿着大刀的红脸关公,一身正气,两只长耳朵的兔子,还有萌萌的表情。两者的结合相当有趣。

下次会是什么?那一刻,我是如此期待看到他的新作品。

昨天走路的时候,看到之前的作品,比如狮子关公都不见了。这个人戴着一顶灰色的帽子,专心致志地在门前的绿化带旁做一个新雕塑。仔细一看,我笑了,这个雕塑是两个人的,一个用腿跪着,他的衣服褪到了腰间,双手举过头顶,一个穿着宽袖长袍的女人和一个发髻在她身后,她的右手微微向前伸,指着跪着的男人的背影。这不是婆婆纹身。

仍然有许多人停下来观看。男人还是很专注。

我真的很想和他谈谈,就问他:“丈母娘纹身?”那人给岳飞背上水泥,不理我。我想表明我是我关注过的行人之一,问:“你之前是做什么的?”他使劲擦水泥,但还是不理我。我说“这个纹身针能不能细一点。”他终于开口了,但还是没抬头:“我还没看完。”我忍不住笑了。

抹完水泥,转身走进超市,拿了一块长方形的小木板,放在“岳飞”的举起的手上,纹身的场景一下子活了过来。

小餐馆老板笑着说:“他隔几天就做一个,好像上瘾了。”我老公过来说:“你太有才了。”他轻轻一笑:“没有天赋,就喜欢。”

尽情享受自己的喜欢——就够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