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里的一场雨打破酷暑 带给人们期盼已久的清凉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雨,跌落在玻璃窗上,划出一道道水痕。
盛夏里的一场雨,打破酷暑,带给人们期盼已久的清凉。微风吹过,更是神清气爽。

依窗而坐,伴着滴答雨声静静读书的我,抬头看见妻子慢悠悠地摇着自己的马克杯。“尝尝”,忽然她把杯子递到我面前,“正宗的古方红糖,朋友从云南寄来的。”
再好也不能当零食吃吧。”
“红糖真能当零食呢。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插好书签、合上书。她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喝一口红糖水慢慢说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岳父家里不是很富裕,四个孩子,三个女儿和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妻子排行老三。因为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岳母实在忙不过来,就把四岁的她送去姥姥家。

“那时小,刚到姥姥家不习惯,又哭又闹,表哥表姐、舅舅舅妈轮番哄也不行。这时,姥姥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小块红糖,塞进我的嘴里,顿时甜蜜包围了我的味蕾,沁入我的脾肺,我慢慢品味起来,顾不得哭了。”
“真的假的,记得这么真切。”我半信半疑。

“当时,舅舅一家都在场,长大后还时常听他们说起。至于我的记忆,虽不完整但是有些的。就是从那时起,”她继续说,“我深深地迷恋上了红糖……”
“但是,姥姥的红糖是神秘的,享受着偎依在姥姥怀里‘嗞嗞’咂着红糖的感觉,却始终不知姥姥的红糖藏在哪里,并且尝试了几次寻宝,终无结果。

恰巧一次姥姥赶集回来,我看到姥姥打开床头的小橱窗,取出一个外面包着一层红布的黑黝黝瓦罐,解开布,掀起盖,掏出一个塑料袋,然后把刚买回来的红糖一块块放进塑料袋里。然后,系紧塑料袋,将袋子放进瓦罐,盖上盖子,再包好红布,小心翼翼地放进小橱窗里。
“一块红糖,一腔爱。现在,我才感受到姥姥的爱那么细致……”妻子说着,红了眼眶。

后来,我还忍不住偷吃了几次,险些把瓦罐摔破。估计姥姥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我见过妻子的姥姥,一个瘦小的老人,耄耋之年身体还很硬朗,常常带领村里的老人到左邻右舍家摘辣椒,打散工补贴家用。晚辈们劝她不要去了,她却坚持去,说要挣下过年给晚辈发红包的钱。

姥姥对待晚辈很亲,常常拉着的手嘘寒问暖。就连在我求亲时和姥姥仅见过一面的我妈,也常常说“书杰(妻子名)姥姥人真好。”
我是安徽人,妻子是河南人,因为我的工作,我们居住在延安,很少回河南探亲。但姥姥的疼爱从来没有缺席。

“书杰,该要小孩了……”
“书杰,对团结好些……”
“书杰……”
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常常通过视频电话和姥姥唠家常。姥姥总是偏向我,我也由衷地感激她,感激她对我对妻子的关爱,更感激她从不埋怨我把她最心爱的外孙女带到离家那么远的地方。

有人说“雨是思念的泪”,我想说“雨是爱的精灵在飞”。窗外,雨还在下,妻子还在说小时候、老家、一些和姥姥的故事,我认真地听着,心里比吃了红糖还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