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下看电影走夜路的新奇经历 一辈子恐怕也不会遇到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在银幕上显出一个大大的“完”字时,放映机投射的白色光束渐渐灭了。机前,在竹竿上吊着的一百瓦电灯就亮起来,刚才,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现在,男女老少,一个个都面目清晰了。

“贫下中农同志们,今晚电影到此结束,再见!”扩音器里,传出放映员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人群开始骚动,三三两两地,在场基上向四处散开,但四面的房屋、树木,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反倒衬得黑黢黢的,一时间,人们眼睛发花,有点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这时,在附近玩耍的小孩,从人缝里挤来钻去,赶忙跑到父母身边,紧紧牵着衣角,寸步不离左右。也有贪玩的孩子,可能跑远了,父母就扯开嗓子,长一声短一声地呼叫,经过一阵的呼喊,孩子便寻了回来。

偶尔,有孩子一时找不着,家长心急火燎的,就赶忙求助放映员,通过高音喇叭喊名字,帮忙找人。不过,在那个不用关门睡觉的年代,家长不会担心孩子被人贩子拐卖掉,结局总是虚惊一场而已。

小时候,最怕电影散场,因为人小,没胆子,而且天又黑,方向感差,在田野里,跟在大人屁股后东奔西突,生怕不小心走丢了。即使在白天,从本村出发,步行到邻村小店买些油盐之类的,往往花上一个多小时,就觉得到了很远很远的天边。在夜色笼罩下,前不见村,后不着店,这种渺远、茫然的感觉,就显得更加真切、强烈。

走在回家路上,有打手电的,也有提马灯的。手电忽明忽灭,还随着路面的高低,光柱上下左右不停摆动。马灯火光昏黄,被风吹得隐隐绰绰,根本照不远。俗话说,前照一,后照七。大多数人没带照明工具,只能跟在后面,借着余光,瞪大眼睛,一双脚小心翼翼地往前探。

春夏三季还好,特别是冬天,又没有月亮时,在茫茫黑暗中,同村的,同路的,大家结成一队,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像一群无头苍蝇一样跌跌撞撞地。天空像一大块黑色的铁板一样,彻骨冰冷的,稀疏的星星脸色惨白,也冻得直打颤。远处的山峰,近处的村庄,都模糊成一片片黑影,像魔鬼似的潜伏在地面。四下里死一般地寂静,不时地,水田里发出冰面冻裂的“咔嚓”声。偶尔,有夜行的鸟儿,在空中飞过,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让人汗毛直竖。

这时,大人们余兴未尽,东一句,西一句,闲扯着电影中的故事情节,见解不同时,便大声争论起来,说到相投处,在路上,就撒落一串串会心的笑声。而小孩子已经睡意朦胧,但仍睁大眼睛,努力辨明道路,拖着发软的小腿,跟上大人的步伐。

其实,即便是大人,走夜路,一不小心,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还会闹出一些笑话来。

一个月黑风高的冬夜,在团河村放电影,散场后,人们从车马岗上取道回家。后村的来宝一个人单溜,把大部队远远地落在后面。忽然,一个人在背后喊他,他回头应声时,没留神一脚踩虚了,掉进路边一个不太深的粪坑中。这是农村用来沤牛屎粪用的,直径六七尺,里面已经积满了一大半,还好,冬天雨水少,坑中积水还没浸透新倒进的干牛屎,人站在上面,不会沉下去。只是鞋子和裤脚被粪水溅湿、弄脏了,况且,干牛屎臭味并不浓,倒有点稻草的香味。他干脆站着不动,掏出一支香烟点燃,悠然自得地吸着。后面跟上来正贵,正是刚才喊他的人,见来宝像桩一样,以为是在等自己,便急匆匆赶上去。来宝也不说话,抬手递过一支烟。正贵不知就里,伸手就接,一个趔趄,也栽到粪坑里。这样,一连三四个人都不幸中招了。

在途中,有时,大人们也会说一些令人恐怖的鬼故事。他们指手画脚,说得有鼻有眼的,尽管现代科学能给出许多解释和答案,却总不能令这些亲历者心服口服,于是,它们在民间口口相传,就越来越玄乎了。

这些故事,是我们小孩子最想听的,又是最不敢听的,女孩子往往吓得用手指塞住耳朵,闭上眼睛。而大人们总是越说越起劲,完全不顾小孩子的感受。

俗话说,一个人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遇到鬼,这话一点也不假。

又一个冬夜,村里几个年轻人心血来潮,一起跑到区镇盛桥街上看电影。那晚,区放映队在两个公社和区镇连续放映一部最新战斗片,而区镇是最后一场。到半夜散场回家,来宝和小茂年两人落在后面,在赵家滩一片坟地里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在眼前,似乎是一条宽阔大道,明晃晃的,一直通向远方,可是,沿着路走了老半天,又转回到原点。这片坟地,大大小小散落着十几座坟头,在空隙里是农户的菜园,一些豆角架横七竖八地立着,上面爬满绿色的藤蔓,仿佛一堵堵高高低低的残墙,又像是一伙拦路的劫匪,在夜里看不太真切。从坟地西南面,回村的路由岗顶向岗脚斜插,再过一条塘埂,就是队里的水田了,这在白天,就是酒喝醉了,也不会走错的。他们猛然想起,肯定是遇到鬼下瘴(打墙)了,不由得一阵头皮发毛。

据说,这种作祟的鬼,并非恶鬼,它和人一样,是喜欢热闹的鬼,一般不会害人的。它看见阳间有人哪里热闹那里跑,就引为自己的同类,在路上布下迷魂阵,要把来人留住,好好逗弄、戏耍一番。这一说,颇有蒲松龄《聊斋志异》的风味,非但不恐怖,还有那么一点人情味。

起初,来宝掏出火柴点烟,想借吸烟来提神,而且,据说,烟火也有驱鬼辟邪的作用。可是说来也怪,一连划了十几根,眼看火柴盒快空了,就是擦不着。好不容易擦着了,两人坐在坟地里,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就是心中明白不过来。天要亮时,一个村民挑着担子,上盛桥街卖小猪,从这里经过,看见坟前两个黑影和两点火星,走上前,大喝一声:“你两个,是人是鬼?”他们这才如梦初醒,吓出一声冷汗。

在当今,青年人出门大多开私家车,要看电影或电视,只需轻轻点开手机,从前,在乡下看电影走夜路的新奇经历,一辈子恐怕也不会遇到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