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夹层里失踪的八千块钱 究竟谁在说谎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为民和玉心双双下岗后,夫妻俩东挪西借凑了一笔钱,在吉祥小区附近的街面上租了两间门面房,开了一家“为民洗衣店”。

冬天到了,该是洗衣旺季了。两口子见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心里甜滋滋的。尽避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玉心先前的纤纤玉指也被冻泡得红肿粗糙,可是每到晚上打烊时,数着一张张钞票,盘算着再拼上个一年半载便能把借债还清,为民和玉心的脸上便洋溢着对未来充满期待和憧憬的微笑。

这天中午,店里的活儿特多,为民在前台收衣取衣,玉心在操作间又洗又烫,两口子就像两只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这时,只听“哐当”一声,店玻璃门重重地被人撞开,一个农村汉子和一个年轻姑娘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姑娘气喘吁吁,汉子跑得满头直冒热气。两人来到柜前,只见那姑娘把一张洗衣单“啪”地往台面上一拍:“取衣服!”

为民拿起单子看了看,忙微笑道:“同志,对不起,您的棉衣是今天上午刚送来的,约定傍晚取,现在可能还没烘干呢。”

“不干俺、俺也要……俺有急、急用。”农村汉子一边揩头上的汗,一边喘着粗气说。

“那行,请二位稍等,我这就给您取去。”为民说罢,转身进了后边的操作间,从炕房取出一件老式劳动布翻毛领子半截大棉袄。汉子一把抓过半湿不干还冒着蒸气的棉衣,哆嗦着双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把棉衣翻了个遍。当他看到棉袄里有个窟窿,忙伸手掏进去,待掏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掏出来,他的脸立时“刷”地一下就绿了,随即扑通便瘫在地上:“俺的钱!我的天爷!救命钱跑哪儿了?那可是八千块啊!”

为民见状急忙转到前台,把汉子扶到椅子上坐下,说道:“大叔,您别激动,慢慢说,什么钱?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爸的棉袄夹层里缝着八千块钱,现在在你店里给洗没了,还问出了什么事,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姑娘话里夹槍带棒地说。

为民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就有点不乐意了,他掂起棉袄看了看说道:“同志,你这样说话可就不对了。记得今天上午你送衣服来时,这棉袄脏得垢痂都能成块揭下来,那气味难闻得直呛鼻子。当时,我好像还提醒过你再把衣服检查一遍,别忘了什么东西,你却懒得动手,嫌脏。现在我们把衣服洗干净了,你说里边藏了八千块钱,这不明摆着想讹人吗?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这衣服里什么也没见着。”

“完了,这下可全完了。”农村汉子双手捶打着自己的花白刺猬头:“这可是俺求爷爷告奶奶,求遍全村老少爷们借来给俺孩儿治病的救命钱呐!”

汉子说他叫魏茂林,家住豫西山区农村,他有个儿子叫建强,今年十三岁,正上初一。两个月前,在上体育课时,建强突然觉得肚子疼,后来到县城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他的肚子里长了个瘤子,必须尽快开刀取出来,如时间长了恐怕会发生癌变。这下可愁坏了魏茂林一家。因为,前几年供养女儿晓玲上大学拉下的大窟窿债到现在还没堵严呢,哪来的钱给儿子治病?虽说女儿已大学毕业在城市找下了工作,去年还嫁了个城里女婿,可是亲家那边也是穷工人家庭,小两口的新房还是租都市村庄里的一间八平米的小平房。而建强的住院治疗费差不多得一万多元。没办法,魏茂林只好撑着个苦瓜脸把亲戚乡邻借了个遍,还卖掉了家里的粮食和猪羊,凑了八千块钱。差那两千多块,女儿晓玲电话里说她想办法,并催他说建强的病不敢再耽搁了,她已联系好了医院,让他快来。

临行前的头天晚上,建强妈专门找来一件又脏又旧的棉袄,用手帕把钱包严实缝进了夹层里,为的是路上安全些。

今天早上,魏茂林带着儿子乘火车终于来到了女儿所在的城市,又乘公交车坐到了女儿家。由于约好的专家手术还得等两天,再加上在火车上熬了一天两夜,魏茂林连早饭也未吃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女儿晓玲见父亲脱下的棉衣又脏又难闻,便想洗一洗,可是,她怕天气太冷在家洗干不了便送到了洗衣店。哪承想这棉袄里还缝着八千块钱呢。

“大叔,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绝没有拿您的钱。”为民见送衣取衣的顾客多了起来,怕影响不好,便耐心安慰道:“您仔细想想,钱究竟放在哪里?是不是丢在别处了?”

“钱就缝在衣服里,一路上我一直捂得紧紧的。”魏茂林肯定地说,“大兄弟,你要见了,就可怜可怜俺,还了俺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