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的院子 ;网络写手: 徐三保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叔叔的院子大约有篮球场那么大。墙壁用泥土和碎稻草堆起来,然后用稻草铺成栅栏,用泥块压实,防止雨水侵蚀。偶尔会有一些狗尾巴草或野花长在篱笆上,春天在风中调皮地摇摆!

大叔是盲人,没结过婚,性格温柔。我从八岁开始就和他在一起了。虽然我离家不远,但我愿意住在我叔叔家。舅舅家院子里只有一扇门,是舅舅家的后门。我一进小院,靠近院墙的角落里就有一个小水池。池子里有一些我和朋友从鱼塘和沟渠里抓来的小鱼。我们担心鱼会饿死。我们还特意从邻村的池塘里捞出一些浮萍,撒在小池塘里。经常有几只土青蛙在池塘里跳来跳去。有时候我们的伙伴很无聊,争论小鱼是否长大了,于是他们拿着渔网,在池塘里钓鱼。钓鱼完了,大家都来看看。过一会儿,他们会把它扔进小池子里。小院子里回荡着我和伙伴们的笑声!

小院子里有几棵泡桐树和香椿树。春天,小院的空地上长满了百根草和茅草,还有几朵漂浮的种子长成的薄薄的油菜花,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花,有的像灯笼,有的像开着的棕榈树,吸引着蜜蜂和蝴蝶三三两两地飞来。偶尔,几只胆大的麻雀在小院子里漫步,用它们锋利的嘴寻找美味的虫子。

夏天,小院子里泡桐树上的蝉不停地叫,我和朋友们有时还会拿着绑在网上的竹竿蹑手蹑脚地走来走去。如果我们抓到一只,我们把它放在蚊帐里,期待它吃蚊子!有时在小院树荫下打弹珠,或以院墙为界,两边打泥巴仗,冲杀之声不绝于耳。如果是换个普通人,我们早就被愤怒和吵闹给赶走了。叔叔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在屋里的长椅上编织凉鞋。

在我生病、遭遇人生最黑暗的一年多时间里,小院成了我治愈灵魂的最佳场所。本来想捧着村民眼中的铁饭碗,却突然变成了一个“不会念字、武功不会当兵”的药罐子,四处求医问药,但病情一次次折磨着我。我无法忍受村民同情的目光。父母想尽办法安慰我,纵容我越来越暴躁的脾气,在背后唉声叹气。除了吃饭,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我叔叔家度过。天气好的时候,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看书,或者静静地看蜜蜂蝴蝶在花丛中忙碌;晚上迷迷糊糊看着天上的星星,暂时忘记了疾病和别人眼神的折磨。如果是下雨天,我会靠在舅舅的后门,看着雨滴打在树叶上。树叶被一次又一次地击打,它们像重物一样弯曲。几片落叶从树上飘下来,落入土壤。雨点落在小池子里,引起水泡,瞬间就在池子里破了。我一遍又一遍地叹气,从来不怎么说话的舅舅悄悄劝我说:“年轻人小病小灾是正常的。往好的方面想就是磨炼自己的脾气。真是长寿啊!怎么能不遇到小沟呢?”然后他给我讲了他知道的故事和他的经历。当叔叔谈到他的苦难时,他平静地讲述别人的故事。在舅舅的宽慰下,我的精神渐渐好了起来。看到院子里的风景不再那么伤心难过了!我终于治好了病,又从学校毕业了。上班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不对劲的事情。想到舅舅说的话,我的心渐渐松了一口气!

每次回老家,都要去叔叔家串门,虽然自从叔叔永远离开后,我再也没有勇气打开小屋看一眼,生怕碰了景。每当我去我叔叔的院子,我都会忍不住去看一看。院子变得像逝去的青春。它长满了蒿草,荒凉,但我永远记得它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