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叔叔 ,本文投稿: 王治义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周末回我老婆家。当我到达岳父家时,不远处有一个新坟墓。除了花圈,坟墓里还插着一根柱子。我很困惑。放花圈很正常,但为什么要插杆子呢?我从没见过坟墓里的杆子。

回到家,我问公公:“爸爸,谁埋在了前面马路旁边的新坟里?为什么坟墓里有一根杆子?”岳父说:“那是你的边叔叔,上个月去世了。我不知道是谁在坟墓上种了杆子。也许是为了纪念那个为家家户户刨扁担的人。”

公公的话让我想起了边书。边叔不姓边。他和岳父同姓,同辈。他的全名是徐建利。他是东北铁路局退休干部,又高又瘦,常年穿着中山装。他的孩子都在东北铁路部门工作,只有他和妻子住在家乡农村。自从回到家乡,他从来没有闲着。他去帮助收割他家地里的小麦。他立即拿起锄头去割草。结婚时他总是去帮忙砍柴烧水。他总是去守夜,帮助安排善后事宜。他的夫妇吵架了,他总是去讲和。他常说:“万事好商量,家里万事兴旺。过夫妻生活就像用一根杆子挑两个篮子,一个重,一个空。不合作怎么挑?只有两个篮子一样重,所以拿起来可以平衡,往前走也不难受。”

他有一份独特的工作,那就是刨电线杆。他特别注意制作杆子。他去深山里的村民那里买可以用来刨电线杆的木头,一次买100多块,运回家。然后他把木头放在阴凉通风处。木材干燥后,他开始用斧头加工,用刨子刨平,用粗砂纸打磨,再用细砂纸打磨。这些工序完成后,用油漆冲洗几次,彻底晾干后送给村民。他做的杆子两头微微上翘,挑东西灵活,而杆子放在肩膀上很舒服,不会伤到肩膀。只要他给的杆子还在用,别人刨的杆子就再也不用了。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他的一根杆子,有的家庭甚至有卞大爷的几根杆子。当他送扁担的时候,他会告诉你一次可以挑几个袋子。如果超过极限,杆将被折叠。如果一个村民说给他钱,他会一句话就放弃给钱的想法。“不是一竿子打不着,至于谈钱吗?让我们在这样一件小事中谈论金钱。我们还是乡下人吗?”

不知道哪个幽默的老乡说他的绝活是刨扁担,所以叫他边大爷。这个外号不知不觉就被打开了,原来叫他健叔的人也叫他边叔。卞大爷没有生气,接受了村民给他起的外号。我家孩子过年回家,听到村里人都叫他卞大爷,就不悦地说:“谁给你起的外号,多难听。”但他说:“我不这么认为。人们叫我边叔,是因为我在心里,贴心又热心。”

每次回父母家,公公总要我陪他去平叔家。有一次,我看不起舅舅的脸,好像他刚生气。公公和边叔聊天的时候,我悄悄问阿姨:“边叔生气了吗?”阿姨说:“刚才打电话给几个孩子要钱,他很生气。”“边叔叔不是每个月有五六千元的退休金吗?在农村,几乎不需要花钱。你怎么能向你的孩子要钱?”“ Sonny公公,你不知道你叔叔,他的钱,谁家孩子生病了,家里缺钱,就悄悄塞了点钱;谁有七灾八难,他就给点钱,时不时给村里几个老人买几瓶酒。他说村里有几个老人很穷,孩子不愿意给他们买酒。前几天村里要集资修路,但几户人家没钱,路也修不好。他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放在垫子上,当钱不够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孩子们。孩子们问了原因后,他们说服了他,他生气了。”我说:“阿姨,请你劝劝叔叔,尽力而为。不要因为别人的事情让你的孩子难堪。”阿姨说:“我也这么说他,但是你叔叔不听劝。他还说,这对村民来说并不难。此外,孩子们有工作,帮助村民。有错吗?”听了阿姨的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下午我们边吃边聊,话题又谈到了边叔。我婆婆说:“上个月你边大爷突然心肌梗塞去世,几个孩子不在他面前。村民们出去帮忙安排善后事宜。孩子们回到家,屋外的帐篷搭好了,坟墓挖好了,唢呐队被请到了现场,厨师们也就位了,各种蔬菜,。有些离家很远的打工人也赶回家送你卞大爷最后一程。像你叔叔这样的人是值得的。”

我突然明白了插在边叔叔坟墓里的杆子。那是人民的心!吃完饭,我对老婆说:“走,给边叔烧点纸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