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六距来年花开已不远一切可期可待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俗话说,十五的月儿十六圆,十六的月儿泪涟涟,今年的雨,也忒多了点。

天帘落雨,纱帐弥漫,雨很大,我的世界只剩下了巴掌大。只好,举着伞,拼命地远望,远望。

雨,是开在尘世里的花,倏忽之间,绽放败落,已然不见。秋,是活在世外的高人,高古闲适雅致,人家在“闲敲棋子落雨花”呢!

秋一旦穿上了雨衣么,就矫情地不像啥,秋一旦矫情起来么,就有了呼朋唤友的冲动,忍不住地,一起吧!

把车拐进高王寺义坞堡马福林老师家里,刷啦啦的大雨给这安静的小院落奏响了迎宾曲,一派朗声笑语的马老师,急急地欢迎着我们。

院落是崭新的模样,有石头桌和石头椅,有葫芦架挂满了葫芦,有浮萍浮在大大的缸里,有金色的鱼游在缸底。

后院还有栆儿挂在树梢,高高的直立的幼树,一根根枝条像糖葫芦上的草扎子,一颗颗青枣好像是糖葫芦上的山楂果,围着尚且幼小的主干,一派秋实的成熟范儿。

枣子上挂满了水珠,忍不住摘下,和着雨水塞进嘴里,雨香,枣香,院子香。

雨大情暖院落融融,马老师高个阔脸精神好,他一边热情地让水让座,一边不住口地介绍自己的院子,一边给我们取出来他的大作《雪燕发廊》续集。

书是朱红的封面,厚重大气国风十足,就像马老师本人,一辈子从事编辑记者文字工作,退休后依然笔耕不辍,带着一颗文心遍游世界,他的世界很大。

新居客厅门口就是马老师父母的遗像,旧时代的老人,满脸慈祥,老母亲端庄贤淑,老父亲瘦瘦的,精神的,留着胡子,感觉像老舍《四世同堂》里的祁老先生,骄傲自尊,精神头不减不断不迷失。

虽然走入高王寺的雨雾中毫无准备,甚至没有给马老师准备像样的伴手礼,但离开的时候,我频频回首,恋恋不舍。

从此,高王寺将不再是一个枯燥的地名,他因了马老师,成了我记忆中一个有了温情和温度的所在,期待,再来小院,想着,再聚小院。

因了马老师的加入,这场雨行有了特别的意义,开车向北走,我们去探访一个藏龙卧虎的寺,一个秀水依依的庄。

一路雨中,相谈甚欢,不由得谈起了《秦腔》,谈起了忆秦娥,谈起了看书听书带来的快乐。这
说起了忆秦娥的个人生活,不由得我们也说起了一些俗套的话题,比如刘红兵的硬缠,比如忆秦娥的没点点,比如刘的出轨和背叛,比如忆秦娥毫不留情的斩断。

而我觉得在婚姻的经营中,必须讲求控制力,对于伴侣划定必要的底线还是必须的。

凡事同理,一旦失去控制力,那就必会发展成你不想要的样子。

友友问起了关于文人多情的看法,星说:文人深情又薄情,还有些滥情。什么好的,美的,他都爱,每次爱都爱得很真,可惜见一个爱一个,无法专情,天性使然,无所谓对错。

友友感慨不已,引得我们哈哈大笑。

对于一场雨来讲,最乐的事情则是这种毫无芥蒂的思想碰撞了。恰如珠玉滚落荷盘里,彼此碰撞,融合出不一样的感觉来。

雨帘开启闭合之间,上演一场人生大剧。

而山间升起的岚,装点出了谷间仙境的感觉。

标准秦腔人,忍不住乡音的共鸣。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好吧,我是拿着一个大月饼等你一起分享的意思。

这块名叫秀水的大月饼,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名气已经很大了,如今沟口也建起了大风车,据说还将会有风车沟,呵呵,这和荷兰人叫板的意思吗?

而在我的记忆中,这只是有一湾公路三五户人家的名叫杨家河的地方,有我认识的一个名叫阳成的同龄人村干部,还有高个子村计生专干,属于太白庙行政村管。

有一年,市上的计划生育抽查到了这里,这里的检查结果非常好,我们的计划生育工作,由此受到了检查组的好评。

这里的发展,源于一名黄律师,他也是本地本村人,所以也就在此开始了一个庄园的神奇梦想,投资经年,设施、绿化、种植、养植、道路、交通,一应建设,黄律师拿出了与当事人周旋的耐心,与法律交道的细致,打造一个山中的园子,梦中的园子。

庄主姓黄,所以在山谷里种了万亩向日葵,向日葵盛开的季节,山谷里金色的海,庄主就笑了,他乐开怀。

庄主拿出自己种的菜,自己养的鸡,自己的鸡下的鸡蛋,来招呼大家。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的山水田园许不过如此啊!

就如孟浩然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八月十六,距来年花开已不远,一切可期可待。

月饼花海,山岚雾萦,这里有安然静谧又神奇的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