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生活在比桃花源更美好的世界里 和我一起等待菊花盛开的金秋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石家庄芮林书院坐落在丰隆山脚下,邺河以南,西邻龙凤湖,隔运河通往岗上,四季景色秀丽,环境幽静。
2017年9月初,我去书院做国学老师。 在这里,我和师生们在圣贤文化的滋养下共同进步。 我不仅爱上了国学教育事业,也爱上了这里优美的环境。
每天早上上课前,我喜欢在离学校不远的树林边唱歌。 背靠树林,面对一望无际的田野,我对着远处雾蒙蒙的丰龙山喊了一声“嗯嗯”,吸了口新鲜空气,呼出了一夜积累的污染空气,既锻炼了身体,又享受了心情
除了回老家过节,我几乎每天早上都坚持在树林里的固定地点唱歌,直到第二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我意外发现了一只为我和声的喜鹊。 刚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对面高压电塔上叽叽喳喳的喜鹊只是偶尔歇歇。 可是后来我发现,每当我唱歌的时候,它就飞过来,跟我的歌声叽叽喳喳。 直到我唱完离开那里它才飞走,或者它在我头上盘旋了一会儿就飞走了。
第一次去树林唱歌,只是觉得那里的树林可以遮阳,空气格外清新,环境安静凉爽。 当我找到为我和声的喜鹊,去那里唱歌的时候,我又有了一种相遇的感觉,有了一种期待的感觉,希望喜鹊每天都在那里为我和声。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那只喜鹊一直为我坚持着和谐。 每天早晨,成群的喜鹊飞到麦田和果园里争抢食物时,就站在对面的高压电塔上,为我鸣唱。 它是不是和我一样,大半辈子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陶醉在一个没有杂尘的世界里,不随波逐流,烦恼尘嚣?
就这样,我和喜鹊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快乐的早晨。转眼间,暑假就要到了。我应该回老家过暑假,陪陪亲戚。 在离开学校的那天早上,我仍然去森林的边缘和喜鹊一起唱歌,享受它的和谐。 唱完之后,我大声对他喊,告诉他我要回家度假了,让他等我回来和他一起唱。
回到家乡,除了对我谐音的喜鹊的关心和思念,整个和亲人的假期都很愉快,两个月的暑假转眼就过去了。

暑假结束,新学期开始。 学校报告后的第二天早上,我迫不及待地跑到树林里。 我想尽快见到喜鹊,和它一起唱歌,听它美妙的和声。 但是,令我失望的是,那天早上我没有看到喜鹊。 虽然我放开喉咙,放声歌唱,试图变回为我和声的喜鹊,但在对面的高压电塔上,只有纵横交错的高压线,像没人弹的琴弦一样孤独无声。
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依然每天清晨去那片森林的边缘,大声歌唱,希望有一天喜鹊会惊喜地出现在对面的塔上。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叶子由绿变黄,直到片片掉落。我还是没有等到喜鹊,我的歌声从慷慨激昂逐渐变得低沉暗淡。
喜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可避免的艰难困苦,无法坚持我的回归?我开始推测。
那么,喜鹊羡慕的是峨眉吗?在喜鹊的簇拥下,他们低头压心,忍着辱骂,飞到汨罗江边,去问沉在河底的曲子有没有寂寞寒冷。 还是那句话,它没有为了那五粒米向喜鹊里的反派低头,还是听天由命?去东篱下和五六先生一起唱菊花酒。 或者它追随庄子的脚步,在浦水上钓鱼,它像一只展翅的幼鸟,从南海飞到北海。它不住在梧桐树下,也不修行,也不吃饭。除非到了春天,否则不要喝酒。

每天坚持唱歌,越来越想念那只喜鹊。 可是,我不会等到为我和声的喜鹊,我再也找不到歌声中那欢快的音调。
第二年春天结束时,我已经在芮林学院任教将近两年了。 这两年,我疯狂的迷恋国学,开心也好,坎坷也罢。老家的家人不希望我在外面漂泊很久。他们多次催我回去,家里人需要我。
在我离开书院回家之前,我每天早上都在森林的边缘徘徊,希望喜鹊回来,再和我一起唱《山居菊》。 并告诉我,它快乐地生活在比桃花源更美好的世界里,和我一起等待菊花盛开的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