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片沃土上的人民生活更加美好 生活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我同学的女儿要结婚,让我帮她,就是看新房,试菜,送别。 结婚前要去男方家看看新房的大小,购买的家具是否符合女方意愿,然后去饭店吃一口油。吃饭的时候要搞清楚饭菜是否合理搭配荤素,味道是否合适等。,让男方按照女方的意愿去改善。 婚礼当天,把新娘送进洞房,以示新娘家有能力,新娘婚后不会受欺负。 这是我们冀南人送人的风俗习惯。
家具齐全高档,餐厅食物美味,荤素搭配合理,一切都很好。 然后说几句吉利的话,让女方家满意高兴。 等两天送女儿去参加婚礼,就完事了。 你看,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很自由,从订婚,买婚房,买家具,一切都不是女生想要的。 我们长辈没必要挑毛病。一些高档电器我们以前没见过。我们还能挑什么毛病?
这一天,我按照预定的日期去男方家看新房,看家具,试菜。 他们都住在一个城市,一个在东部,一个在西部。离女方家一个小时的车程。 新房在一个高档小区,三室两厅。 宽敞的房间,雪白的墙壁,一套能体现人的身材的红木家具错落有致,尤其是两个衣柜小巧精致。 大家围着新房转悠,嘀嘀咕咕说着新房合适,家具质量好,说着听话的话。 那人的管事见大家都满意,便开玩笑催促道:“回去再添一句好话!” 我们走吧。该吃晚饭了。是时候去餐厅尝尝菜了。 ”于是大家都出去了。 但是,走在后面我就不放心了。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衣柜,感觉靠墙放的衣柜很结实。这才走出婚房,在酒店试了几个菜。
感觉衣柜结实不结实是有原因的。 衣柜在农村叫衣柜,在城市叫衣柜。 衣柜是城市新娘用来挂衣服的,衣柜是农村新娘用来存放棉被褥的。 姐夫那年结婚,是因为衣柜里有个笑话。 都说六七十年代的农村生活好起来了,但和现在的生活比起来,还是显得很寒酸,差距不是一句话能形容的。 大叔初中毕业去当学徒,学木工。 大叔聪明伶俐。 徒弟单干,赚的钱给爷爷奶奶。村里人都说姐夫孝顺,懂得生活,会有前途。 看姐夫快二十岁了,有个媒人做媒。 说姑娘是李家庄十几里外的,姑娘长得水灵秀气,见面几次彼此都很满意,于是双方大人一拍即合,给了彩礼就订婚了。 结婚的日子是腊月二十六,但是女方家的条件是要住新房。 不到一年,爷爷奶奶答应下来,在春天的农闲时节,请人把老房子翻新了。 我姐夫是个木匠。他开始自己做木床、箱子、桌子,还有一些乡下的时髦家具。 请人买自行车和缝纫机。 为了让女方家里满意,爷爷花光了多年积蓄,然后出去借了1000多块钱办婚礼。 爷爷奶奶这么做是为了让姐夫早日成家,老两口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年底新娘家要来看新房,家具,试菜。 没想到让媒人发消息说家具需要再加一个衣柜才过来。 那时候农村还不流行结婚,木床、箱子、桌子之类的家具都准备好了。 条件差的家庭都是土炕砖和锅。 姐夫认为他已经准备好了。衣柜是城里人结婚用的,所以他没有想到打衣柜,更何况家里的木头已经用光了。 姐夫问媒人怎么回事,媒人只好实话实说。原来姐夫未来的婆婆陪女儿去县城买嫁妆。她路过家具店,看到里面有个衣柜,觉得挺稀罕的,就进去看看。 尤其是衣柜门上有水银水印的镜子里的人影清晰,母女俩非常喜爱。 婚前不想立衣柜,婚后没人管。 于是,母女俩一头脑发热,就让媒人传话,说要多买一个衣柜。 这个小舅子犯了难。 姐夫是个木匠。他知道,买一个衣柜要花两三百元,能盖城里人半年的工资,更不用说在土里挖一年多的庄稼人的收入了。 所以,我不希望我爷爷看人家脸色借钱。更何况村里家家户户生活拮据,谁也没有多余的钱。 自己做柜子来不及了,女方家第二天就来了。 大叔心胸狭窄,活泼好动。看到爷爷奶奶一脸不情愿,就问媒人在县城那家店看到的是什么样的衣柜。他问清楚了,就满口答应买衣柜。 媒人走后,我姐夫骑着自行车进了县城,找了一家家具店,看了看壁橱的大小和颜色,然后找了一家玻璃店,买了一块水银玻璃,用布包好,回村里去了。 姐夫回家后连夜赶做了一个衣柜,木头是房子拆迁时剩下的几块旧木头。 连夜做个衣柜,镶水银玻璃,拂晓刷底色,刷透明漆。一个和家具店一模一样的衣柜会放在新房的床头,但是衣柜的质量我姐夫不知怎么就知道了。
结婚前,我跟着父母回老家参加姐夫的婚礼。我的工作是看守衣柜。 大叔说,柜子只能看,不能碰。如果有人碰柜子,会说油漆没干,一碰就是手印。你明白吗?姐夫说的很认真,眼睛狡黠的看着我,我就很认真的答应了姐夫的要求。 第二天,女方家来了,陪同的还有我爸,姐夫,村长。 首先,人们站在院子里看新房子。房子是红砖砌成的,五间崭新的平房,墙壁是新土坯。 那时候农村还是半土半砖的房子,人们看了很满意。 在父亲、姐夫、村长的陪同下,有说有笑地进了新房。 新房中间已经摆好了一张方形木桌,上面放着糖、瓜子、香烟。 人家逛新房,看完装修,也不多说多余的,就是对衣柜感兴趣。 几个人在水银镜前上下打量。衣柜又宽又高,在简单的家具中鹤立鸡群,为新房增添了不少光彩。 我赶紧从板凳上站起来,伸胳膊护住衣柜,不让人家靠近,伸手去拿。 姐夫连忙上前礼貌地递烟,劝人坐下。 已经中午了,人也饿了,也找不出别的毛病,看到一个壁橱也就放心了。 这时厨师开始上菜,客人高高兴兴入席。
三天后,是我姐夫结婚的日子,婚礼现场一片热闹。 虽然是隆冬,但院子里七八桌的客人和陪客都喝得很黑。 下午,送别队伍要走了,十几个年轻人趁着酒劲闹洞房。 农村的规矩,结婚前三天辈分,不许喧哗,不许激动。 当时洞房里只有我和新娘。不,我们应该把名字改成阿姨。 我坐在板凳上守着衣柜,阿姨起来给姐姐们送行。 她的娘家姐妹一出门,年轻人就蜂拥而至,玩得不亦乐乎,其乐融融。 姨妈不好意思躲在床边。一个小伙子伸手拉我姑姑的胳膊,我姑姑不好意思甩袖子。那个喝醉的年轻人摇摇晃晃地后退。没想到遇到坐在木凳上的我,我们两个一起靠在木凳上撞衣柜。 哗啦一声,水银玻璃掉了下来,掉到了地上。我挣扎着爬起来,看到衣柜已经摇摇晃晃地散架了,迎面露出一个大洞。 原来,衣柜是由几块木头支撑起来的,四边是纸板被子。 大妈的脸一开始看着一愣,裂着嘴流眼泪,后来破涕为笑,一屋子人都笑出了眼泪。 从此,姐夫在村民面前丢下一句话:木匠娶媳妇就是为了打衣柜,忽悠新人。 使姑姑抓住姐夫,两人后来生活生气姑姑会提起这件事,提起这件事姐夫无言以对。 我姑姑让他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姐夫知道他理亏,说不出什么硬气的话。
那时候的人生活贫困,手里没有多余的钱,活一块钱恨不得撕成两半。 后来我姐夫说,他当时的想法是:怕借钱买爷爷奶奶难,怕婚后还债难,怕对女方家庭不满意,耽误婚期。 看到女方家要来看新房、家具、试菜,姐夫就有了歪心眼,做了个假衣柜来应付婚礼现场。 他真正的想法是,等条件好了,把借的钱还了,等有钱了,给姑姑做一个真正的衣柜。 正所谓人鼠目寸光,马瘦长毛。这也是被逼得不耐烦的方式。
你看,现在的孩子好像生活在天堂。他们结婚的时候,就算房子装修,加上婚礼费用,也要几百万,主家负担得起。 这说明经过几十年的改革,中国这片沃土上的人民生活更加美好,生活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句话;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 但一想到姐夫的假衣柜,我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摸衣柜,才试菜,于是摸衣柜看结实不结实的一幕就发生了。
好了,壁橱故事到此为止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