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再是童年一个个有趣的记忆 而是时代变迁的见证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周日回家,妈突然问:“快到八月十五了,你们是不是该给闺女送十五了?”
我笑着说:“你别太操心了,现在人过八月十五的意思都很淡,没人在乎那些形式,更没有人看中那些月饼了。”
妈听后叹了口气:“哎,现在的人咋都成这样,不知道礼节哩?”
妈不懂,是因为妈还沉浸在过去那个缺吃少穿的贫寒年代里。其实这些年,妈很少吃月饼了,不是妈不爱吃,而是妈吃不出过去月饼中“青红丝、大芝麻、冰糖核桃大疙瘩”那种味道来,更别说早年给闺女家送枣花馍那样的情景了。
给出门闺女家送八月十五是农村沿袭了多少辈的事。我所记忆中的是七八十年代的情景。那个时候,一进入八月,第一年出嫁闺女的娘家就要筹划着如何给闺女家送八月十五这件事了。
枣花馍是送十五的主要礼物。枣花馍作为一种具有传统特色的食物,在黄河流域盛行至今。枣花馍以面粉为主,加以红枣点缀,并手工制作出各式各样的形状,既好吃又好看。制作枣花馍是要先选定日子的,一般在十五之前的双日子都是制作枣花馍的好日子。娘家人在选定好的日子里早早就要把制作枣花馍的面、青枣等必须用品准备齐当,等到做枣花馍的大师一到就开始和面、醒面。枣花馍制作起来程序复杂,首先是人员的分工,“老师儿”一般都是农村有能耐的手艺人,他们都是制作枣花馍多年被公认的能工巧匠,在制作过程中主要负责各种各样枣花馍的造型及工艺制作。其次和面的,和面人的主要任务就是供给“老师儿”们的用面需求,谁用的软一点硬一点都要经过他们的供给;最后就是烧火的,这一种人就是专门负责火候的大小,什么时候大火什么时候小火,要按照“老师儿”的要求进行。
我姐出嫁那年我们家是让我姑来做主厨的。姑是远近闻名的做枣花馍的高手,也不仅是这一样活儿,许多针线活做得在十里八乡也是赫赫有名,像给满月的孩子做个虎头帽、虎头鞋之类的手工艺品,都是姑的拿手好戏。姑做枣花馍有多少年“工龄”咱不知道,但姑的一双巧手却是谁也不能替代的。一团面在姑的两手之间不断变化,一会儿是栩栩如生的玉兔,一会儿是憨态可掬的蛤蟆,一会儿是张牙舞爪的蜈蚣,一会儿是虚张声势的蝎子,以及翱翔蓝天的鸽子,就连那在水中游动的金鱼做出来也似乎在摇头摆尾。这些小动物的肚子里都是以青枣作为支撑的,在笼屉里被蒸熟之后,再涂上红黄绿等颜色、用小红豆或者小黑豆点缀一下眼睛,一群“动物”就 “总动员”了起来。
其实做这些小动物都是为巨大的枣花馍做装饰的。妈说,七十年代之前都是把枣花馍、月饼装在礼盒中由同辈们挑着送去的,之所以用礼盒装着,是因为家里穷,蒸不起那么多那么大的枣花馍和买不起那么多月饼,挑个礼盒主要是遮遮羞。而到了七十年代之后,开始时兴送大的枣花馍,这个直径达五十厘米的巨大枣花馍,少说也得一、二十多斤,肚子里要填装三、四斤的青枣。蒸煮之后,在巨大的枣花馍中间部位还要摆放一只头上写着“王”字的老虎,然后装到直径六七十厘米、高二十厘米的筛子里,周围插上上穿着小动物的篾子,一走,小动物便会颤悠悠的抖动起来,煞是好看。除了这些装饰的小馍馍之外,筛子周边还会放置一些小猪、刺猬、兔子、蝴蝶以及花瓣型的枣花馍,而为了配重,扁担的另一端还要挑着满满一篮子时令瓜果和月饼,以此来表示家庭的富有。其实那都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伎俩。
那个时候给闺女家送十五都是硬扁担担着去的,所以在路上总会与“同行”不期而遇,这个时候,彼此或者礼节性地点头示意,或者停下来欣赏一下枣花馍,不管做得真好还是假好,都会称赞对方一番。
时过境迁,这些年,别说枣花馍,就是吃月饼也吃不出了小时候的味道来。前些时候,有媒体报道,说枣花馍这门技艺被某地政府申报为国家非遗项目甚感欣慰。近年来我们对老祖宗传下的东西继承的越来越少,而从记忆和书本上消失的东西却越来越多,就连中国过了无数年的端午节也让韩国申遗抢了先,真是不应该啊。当然,枣花馍虽然只是民间的一门手艺活,但如今的人们,谁还会静下心来操刀弄斧专心去学?现在,在送八月十五的礼品中已经很难看到枣花馍的影子,而大包小包现成礼品盒里装的,已经不再是童年一个个有趣的记忆,而是时代变迁的见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