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也识愁滋味 我望向陌生的徐州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走马,走的是铁马,是烟台到西安的快速列车。

经过一夜的颠簸,从硬卧起来时候,天色还早,问了早起的临铺,说到了徐州了。

就靠窗而坐,看几眼陌生的徐州。

麦收已经吹完此季的号角,炎夏的序幕刚刚拉开,天地间是一片无涯的绿。

看到了绿得茵茵的草地,绿得苍翠的芦苇,绿得可爱的庄稼。还有那些密密匝匝的坟头,分布于广袤的田间。绿得幽幽的山头,绿得淡淡的营房,绿意悠悠的池塘、小湾,在铁路沿线频繁出现。看到大片的绿奔涌而来,又倒伏而去。有了晨晖的渲染,这片土地简朴中有几分生机。

徐州,你就是那个刘备让了三次的徐州吗?那个兵家必争的徐州吗?

2

临铺竟然是老乡。临朐的。在西昌当兵。

当了八年的兵,也可以说是职业军人了。就抱怨在家的时间太少,工资太低。为了即将到来的转业忧心忡忡。说自己当兵习惯了,当百姓反而要学习,因为当兵省心;说在四川待得习惯了,回到家乡反而要适应。就再端详他,还真的有些军人气质,骂自己有些反应迟钝,听说话早该知道他是个军人了。

有啥打算?他说,回来不好安排,只有先给别人开车了--(他现在做驾驶教官。)以后,积攒点钱,自己买个大车跑运输。

孩子7岁了。我想见他的时间也屈指可数。这个恋家的男人啊,这些年过得不易。

往家走欢天喜地的,往部队走,心里就觉得回家这么短,西部的路程这么快。

说着说着,他又沉沉睡去。

车窗外,绿意葱茏,我却犯困了。审美疲劳?

3

想起了《沪杭车中》。徐志摩的一首诗。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沪杭的秋景,比眼前的徐州丰饶了很多、香艳了不少。可是,与人的感受相差不大。1923年,志摩应当是21岁,少年也识愁滋味。词句中分明有叹息青春不再的情绪。临朐的大哥,临近30岁却正在为未来的家庭生计苦恼犯愁。一样愁苦,两样沧桑。

徐州的铁轨上,烙印着临朐大哥左手青春、右手夕阳的记忆。他几次从西昌到西安,再从西安到临朐。回家,返程,这样的滋味只有他知道。梦境甜美,不是最好的慰藉嘛?“匆匆匆!催催催!”可能是效果极佳的摇篮曲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