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对于我们而言 犹如戒不掉的赌瘾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一个人经历创伤事件后,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或者换种说法,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避免个体在经历创伤事件后出现的应激反应?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近些年开始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是美军参加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将近有20%的士兵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他们面临抑郁、焦虑、酗酒、吸毒、自杀等一系列症状。但吊诡的是,同样参加伊拉克战争的英国士兵,回国后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仅占4%。

问题很可能是由于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宣传过于迅猛。据了解,在西点军校,有90%的学员接触过PTSD各种症状的相关教育,但只有不到10%的人听说过创伤后成长。

事实上,纵观生物进化史,当代的多数人类之所以能获得现在幸福美满的生活,正是由于无数人类先驱历经各种极端逆境,尽管内心痛苦,但却激发潜能,不断成长,并且具备了更高层次的心理功能后,将整个社会不断推进的结果。尼采说过:那些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加强大。只有当你认识到,无论任何创伤都会过去,并且会成为自己人生的宝贵财富时,生命才会打开崭新的一页。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日本军国主义步步紧逼,中日全面战争即将打响的关键时刻,被誉为“民国大先生,世间真君子”的胡适之却不顾热血青年奋力拼搏、抗战救国的精神,向当局政府提出“与其战败而求和,不如于大战发生前为之”的警告。曾大刀阔斧倡导“白话文”改革,掀起“新文化运动”的胡适之,之所以固执地坚持“忍痛求和”,不外乎是由于他对战争边缘的国家没有信心,对前线抗战的军人不抱希望,认为全盘皆输之中国不如苟延残喘,至少还能留有机会。但在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当胡适之看到持续一个多月的焦灼战斗,非但没有击垮用血肉之躯奋起抵抗的中国守军,反而激起了全国军民的磅礴士气,展现了中华儿女在国家存亡的紧急关头,宁死不屈的民族大义,这一幕幕景象,完全扭转了胡适之的“主和”心态,从此他抱着“和比战难百倍”的态度出任美国大使,走上了寻求外力支持的曲线抗战之路。

每当人经历灾难初始,必然被悲观、愤怒、焦虑、恐慌、抑郁等各种负面情绪折磨至深。当我们不知道自己能从这些铺天盖地的糟糕情绪中复原,只模糊地记得曾接受过“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说明性教育,那么,即便你可能还没有达到“致病”标准,却会对号入座,让自己变得越来越符合症状描述,最终陷入创伤体验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是故,胡适之在1933年受到蒋介石“不能抵抗”的言论影响后,消极受挫,主导“求和”也就不难理解了,但当他看到创伤后的中华儿女焕发出新的精神后,受到振奋,转变态度,则更是情理之中。

现如今,在处处洋溢着幸福美满的社会里,当身边再没有那么多大面积创伤事件后的复原情绪感染我们;当那些负重前行、坚忍自强的事例都仅留存在书本或者朋友圈中,离我们越来越远;当网络上贩卖焦虑的各种行为开始大行其道。那些负面情绪对于我们而言,就犹如戒不掉的赌瘾一样,一旦沾染,难以戒断。并不是现在的人类变得脆弱不堪,而是我们忘了自己完全可以从创伤事件中复原,并且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

毕竟,“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真正内涵,不是受尽折磨方能生存,而是“安乐磨灭记忆,忧患促人重生”罢了。因此,强调人“复原力”,而不是把心工作的重点放在对各种心理“疾病”以及“症状”的解读上,对促进当下人们身心的健康发展,才显得尤为紧迫和重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