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人格稳定但自我意识却通常处于矛盾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出差后将近一周没有跑步,浑身上却很不争气地适应了这种懒惰的感觉,虽然试着定过每天早上6点的闹钟督促自己晨跑,但由于闹钟完全没有起床号那种令人浑身惊悚的刺激感,以至于闹铃声近乎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催眠乐,倒头继续睡死过去倒是成了惯例。

所以说,人,根本就抑制不住自己想要偷懒的欲望啊。既然如此,能不能换一种思路,既然无法避免懒惰,就干脆不要试图去控制它?

《影响力》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看完第一章就让人产生了奇妙的感觉。其中讲到互惠是人类社会的根基,一旦我们接受了别人的馈赠,不论这个馈赠价值连城或者一文不值,不论是真心想要还是被迫承受,一旦接纳了这个馈赠,就会产生愧疚感,并且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还掉这笔人情债。所以,现在商家的营销策略千篇一律都试图通过馈赠消费者一些蝇头小利让我们产生愧疚,进而促使我们源源不断通过消费商品来偿还这笔人情债。

虽说商家已经把这个窍门玩的滚瓜烂熟、无孔不入了,但在个人自律这个问题上,我们似乎也可以试着让自律意识去扮演商家的角色,通过施舍给惰性意识一点恩惠,让惰性受到愧疚心的干扰,从而再反馈给我们一些自律能量。这,应该不是天方夜谭吧?

当然,要实现这一点,有以下2个内容需要注意:

首先,必须符合3个条件:

(1)你有强烈想要自律的愿望

(2)你已经实施自律行为有过一段时间

(3)你在自律和偷懒之间十分挣扎。

其次,我们还必须认识到自我意识的矛盾性。

这里插播一下关于人格和意识的小贴士:

【通常我们说每个人的人格必须统一,否则就成了病态。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统一人格和矛盾意识并不相违背。

做一个不太恰当的类比。人格就像面貌。每个人的长相是识别“你是谁”的外在符号,而人格特质就相当于识别“你是谁”的内在符号。

一个人的长相具有稳定并且前后统一的特点,如果一个人的长相轻易就会变来变去,那可想而知,这将是非常恐怖的事(除非遭受灾祸导致毁容,或者为了美观去整容)。

同样,一个人的人格特质也是稳定并且前后统一,如果一个人的人格转变太大,那要么是遭受了巨大变故,要么就是心病使然。

长相虽然稳定,但是有表情变化。我们会呈现出千奇百怪前后矛盾的各种表情符号,但这种变化并不代表我们相貌不稳定。

同样,虽然我们人格稳定,但自我意识却通常处于矛盾态。比如,烟瘾大的人千方百计想要戒烟,但始终抵不住腾云驾雾的诱惑;对自己日益感人的体型咬牙切齿,但面对炸鸡可乐还是忍不住大快朵颐一番;类似上述这些自我意识的矛盾态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细节数不胜数。

当你靠着拼命三郎的魄力,让自己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律行为坚持到难以捉摸的时候,你发现心中曾经清晰的目标渐渐变得模糊、惰性攀上山头即将占据主动、天人交战折磨的自己浑身颤抖。如果你咬牙挺过了这一关,那么恭喜你,意志力又一次level up!

但如果不幸败下阵来(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都会这样),那么一定要记得善用“馈赠—接受—给予”这个金牌法则,刺激自己的愧疚心,让自律重归正轨!

法则操作起来相当简单。只需要每次偷懒成功后,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这次“偷懒”是“我”给“你”的馈赠(矛盾意识中的自我对话技巧),一旦“懒惰自我”接受了这笔馈赠,就会千方百计想要偿还掉这笔人情债,于是,当你下次想要自律时,就不会面对太多的天人交战。

再好的理论不如真实的案例:

在8月6日-15日这10天里,我坚持使用keep 锻炼338分钟、跑步55公里后,终于培养了一套自律习惯,结果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遭遇出差危机,中断了自律模式。结果,惰性趁虚而入,以迅雷不及掩耳占据了有利地位,虽然在外出差,锻炼的机会和条件远甚于单位,但惰性一来势不可挡,汉堡薯条可口可乐纷纷下肚,睡到日上三竿、坐到天荒地老更是家常便饭。内心各种自我鞭笞也没有卵用,毕竟惰性的力量太过强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