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的作文 ;羽田爱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的父亲

幸福的文本/足迹

初中的时候学过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后来听严伟文的《父亲》,现在又听筷子兄弟的《父亲》。慢慢的,我长大了,偶然发现父亲的头上开始出现白发,眼睛里也有些皱纹。因为,父亲无私伟大。多年来,我一直想写我的父亲,但我努力写了很多次,但没有如愿。我一直以为我无法完全诠释父亲的爱。

父亲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他话不多,但他的行动教会我诚实勤奋,让我知道只有努力才能有所收获,只有诚实守信才能坦然面对。

我父亲是个大忙人。他每天孜孜不倦地工作,为了养家糊口,为了让我和妈妈过上更好的生活,因为在他眼里,我们都是他的希望和温暖的港湾。

常说父亲是通往天空的梯子,父亲是拉大车的牛;还说父亲是家庭的精神支柱,是全家人的避风港。在我看来,我的父亲是一块冰冷的石头。我再好,他的回答也只是——沉默。

父亲是个平庸的人。一个小时学了几天,文化不高。我见过他厚厚的练习本,床下有字帖。他的字虽然和小学生的字一样,但是字写得很公平,书页也很整齐。后来,他去了陶瓷厂工作。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我妈。我爸爸很善良。一个冬天,天空下着雪。一个乞丐敲了我的门。我父亲打开门,看到他是个乞丐。乞丐看起来受不了寒冷!父亲看到后,让母亲在屋里拿个馒头。父亲把馒头递给乞丐,乞丐感激地点点头。父亲经常给乞丐一元或五元钱。他说:乞丐很穷,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些施舍。妈妈说,因为你爸爸善良,我当时就跟着他。

我很小的时候,对父亲就很模糊。我是一个安静认真的人,因为他在陶瓷厂上班,每天早出晚归。生完我的第二年,我妈生了双胞胎姐妹。我父亲是唯一支付家庭费用的人。我父亲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老茧。

父亲就像我成长过程中的一盏灯。当黑暗来临,当我无助,当我失败,他总是给我温暖的光。

我小学的时候,很爱玩。经常存钱买红白游戏卡。在我们地区,我是孩子们的国王,我的朋友们在我家围成一圈玩游戏。我妈妈帮不了我。后来上初中的时候,爸爸回家摸了摸电视后面的降温窗。如果天热,他就用柳条狠狠地打我,就像打一只不听话的倔牛一样,直到所有的树条都打折了才停下来。我妈妈总是支持我。当时我心里很恨他。我恨他打人太狠,一句话不说。后来爸爸打我,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背着书包跑了出去,一家人都出来找我。我也没跑多远,就是为了让他们担心。晚上,我一个人回家。之后父亲就不打我了。初二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右腿,在家休息了半年。上了初三,很不服气。父亲在学校可能不理想,不愿意再出现,说只要我愿意上,他就一直供养我。

转眼间,因为受教育程度不同,我就在班里了。我起不来,也起不来,这让我头疼。高三暑假,我一个人在高三复习班上课。他带着一个司机同事去学校南边的一个小餐馆看我。他要了一大盘瘦肉和一些小炒,我却忘了几瓶啤酒。他给那人斟满酒,对我说:“你在读高中,学着喝点。”第一次喝酒。喝了一杯啤酒,胸口像火,眼睛耳朵发烫,有点忘形。他哥们夸我,说有个男生比他高,比他有前途,他爸总是乐得劝他喝得合不拢嘴。那天晚上,我看到爸爸喝了最开心最幸福的一次。

果然,我辜负了我的期望,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大学期间我们交流少,一直给妈妈打电话。后来我毕业了,他开始担心我的工作。经过介绍,终于来到了现在的单位。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听说医院有产房,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因为工作忙,那天回家没时间和他说话。那天早上我很早就回去工作,很晚才回来。妈妈说:“你爸去要账了,一天都没回来。我不会打电话的。请问一下你爸在哪里”。突然心里一阵难过,从那时候起,我妈学会了按我们妹妹的电话和我爸的电话。第一笔10万终于收齐了。第二天,我陪着父亲,拿了几层用纸包着的沉甸甸的现金,存进了一个银行账户。回来的路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现在,有时他周末回家时,总是停下工作,坐下来和我说话。有时候我一抱怨,他就抽烟听我聊工作,聊生活,聊对象。他总是静静地听着,我觉得很舒服,很放松。他平时话很少,喝了点酒也会跟我聊他过去的事,聊他现在的忧郁和快乐。我爸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人要自己的工作,不要跟别人计较,多学多做最好。我知道他最后悔的是没去上学,最骄傲的是比老乡还幸福。男人之间有种莫名的伤感,我从父亲身上看到了未来的影子。

我不知道父亲对我的感情。我只知道,所有的父亲都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他们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我们共同的悲哀。再说了,父子俩感情很不一样。父亲爱儿子自己,儿子爱父亲的记忆。

在我心目中,父亲不是名人,但他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人。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儿子,我爱我的父亲。现在,父亲已经51岁了,依然工作的很开心,因为他还有一段等待期,就是儿子结婚生子。我觉得这个期待应该不会太久。祝爸爸健康快乐的生活。

我的父亲和母亲

正文/张

(a)法院

直到初中毕业,我才打消了对父亲的偏见。

从小在我眼里,他完全是个酒鬼,浪荡子。他有手艺,但没有责任感。

算上我的少年时代,我一般都是和父亲喝醉时的责骂一起度过的。父亲是个酒鬼,一喝酒就会醉。当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会喝酒。我只恨他满嘴酒气跟我说话,我恨自己已经睡着了。他非要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让我坐在他身边听他喝醉酒的言论。我年轻的时候因为喝酒讨厌爸爸。

父亲十七岁那年,去泸沽砖瓦厂当技工,自学电焊,技术娴熟,大家都夸他。那些年,他生气了,渐渐在厂里获得了一些权利,手里有了两个钱。我清楚地记得所谓的“家庭全盛时期”几乎每天都有鱼罐头,父亲几乎每餐都有酒,我的零食从来没有断过。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去郑州,去了少林寺。当时在邻居眼里,父亲是个能干的人,大家对他评价很高。

父亲把阁楼建在正房,东三间,拉起墙壁,装上自己焊接的红漆门,让家越来越像家。然而,这种良好的局面并没有持续下去。

他哥哥出生后,他从工厂出来了。妈妈只说他有本事,不愁吃。他在村西开了一家修理厂,想借一台电焊机。他整天呆在店里,晚上不回去。喝酒不关任何人的事。有时候我会出摊,不锁门,找人喝酒。多赚,多挥霍。时间长了,父母之间的争吵也随之而来,摔锅碗瓢盆,有时候动手。我亲眼目睹了我妈拿板凳,我爸拿扫帚的恶毒眼神。

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说,小时候不开心。我内向的原因和家庭环境有关,心里又怕又怕。

每当父母吵架很厉害的时候,我就躲在外婆家,惊恐地听着他们吵架,希望能快点停止。

我的父亲,我讨厌的父亲,他终究没开多久店,就这么关了。他整天都很懒,没有真正的工作。大家都知道他喝酒。如果他焊接了什么东西,一餐酒就会被送走。他甚至没有想到家里最小的那个还在指着他。

每个季度,我都放下粮食,攒钱。我妈放好了,但一直被我爸记着。记得有一次我爸找我妈要钱买酒,我妈不给,他们就吵起来了。最后爸爸用铁筷子打开妈妈的柜子,拿了钱走了。父亲一声不吭,吃饭的时候,当着全家人的面把煎锅扔了。妈妈不给钱,去店里赊账。每年年底,我只盼着有新衣服穿,却有一个又一个的人要债。

一个邻居想和父亲做合金生意,母亲帮他集资投资。结果生意没了,钱都挥霍光了。最后,他欠了同伴一笔钱。小时候晚上在家伏案写作业,隔三差五就有人来要账。我父亲被迫还钱。人们用卡车把我们的折叠椅和沙发运走,还了债。后来要账的人干脆把我家的街门关了一扇门,为了故意破坏我们家的幸福,搞清楚我爸的丑。我父亲没有受到任何刺激,但他仍然走自己的路。后来又有人拖着我家的饭去还债。看到该交学费了,我妈让我把麻袋拿出来,用一簸箕一簸箕把粮圈里的粮食倒出来,准备卖完交学费。二十多年后,我依稀记得当时母亲的眼神。那是无奈,是怨恨,当然还会有其他的。

母亲说她哥哥发高烧,被送到乔虎医院,一分钱也没拿到。我能想到一个母亲看着怀里被严重烧伤的孩子,旁边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是这样的,她要忍受多大的痛苦。

后来,母亲似乎对父亲失去了信心,不再争吵。当时就给媒人打电话,给宗族长辈打电话,商量离婚。那时候父母总是离婚,听着听着心都碎了。离婚了怎么办?哥哥呢?

后来我和父亲的差距越来越大。有多深?父子俩在路上相遇,谁也不看谁。父亲知道我恨他,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喝醉后向他抱怨我的陌陌,我听了也没说什么,但我内心的痛苦难以言喻。

我很少打电话“爸爸”,只有在我要钱的时候。因为仇恨,我对他的反叛越来越严重。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我给了父亲一记耳光。打完这一巴掌,我没哭。我紧紧地咬着嘴唇,仇恨加深了。

只说讨厌爸爸,他是不是有点好?

任何一个父亲都会有很深的产犊感。他爱我。小时候他带我在辉县开着28梁的货车来来回回的找我喜欢的豆腐。为了见我,他去了开封,去了北京,还为父子俩去远足过几次,让我难忘。只是年轻的时候固执地认为父亲不是好父亲,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无法抹去对父亲的仇恨。

记得去鹤壁报到那天,爸爸一大早就收拾好我的东西。当我们背着包走出家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在长途汽车上,父亲沉默寡言。到了学校,他领着我去交手续。宿舍的床准备好了,他带我去餐厅吃饭。中午过后,父亲说,我要走了,不然到家就天黑了。我说你赶紧走。我从宿舍楼前看着父亲在宿舍二楼窗户下离开校门。看着让我恨了十几年的远房父亲,我第一次真心觉得我受不了他……

可能弟弟是因为我在国外读书才长大的,他是真的意识到了压力。他开始认真找厂矿工作,也有了固定收入。电视机是家里买的,电话是装的。慢慢的,家里改善了。毕业后我觉得不能靠父母,就四处奔波找了份工作。渐渐地,父母之间的争吵减少了。父亲和母亲又讨论了房子的翻转。2006年,全家人一起工作,房子焕然一新。这个时候,父亲就像一头老牛,宁愿断了牛皮绳,也要为孩子而战。我越来越喜欢我的父亲了。

老实说,我父亲没那么坏脾气。他平时不善交际,但是喝酒后话很多。现在他每次喝完酒和我说话,我都不给他敷衍的回答。因为我知道他说的是发自内心的。我不想敷衍一个爱我,担心我,想我的老人。

(二)乙

我妈,典型的女人。她温柔过吗?不那么温柔。我理想中的妈妈是热心肠,照顾孩子。也许是因为那一年父亲的失望,母亲被迫刻板。她很能干,能管理这个家。虽然当时父亲没有辜负期望,但我很少看到母亲流泪。她总是把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父亲晚上喝酒,母亲提着铲子,穿着胶鞋,外套,手电筒,在寒风中倾泻大地。庄稼深了,她总是让我陪她去地里拔草。她说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个伴。

妈妈不听话的时候玩的最多。有一次,因为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我妈追着我打。院子里的地面湿漉漉的,长满了青苔,我妈跌跌撞撞的。本能地,我回头帮了妈妈一把,但我没有逃过这场战斗。怕妈妈。有一次中午吃咸米饭,吃碗的时候摔了手。我哭是因为我委屈,害怕妈妈的责备。我妈没骂我,拿了一个新碗给我盛晚饭。

小时候冬天手脚都冻僵了。那年雪下得很大,我的脚冷得走不动了。我妈给我穿上棉鞋,说:“现在这样。太大了怎么弄?”我妈背着我从家里走到学校。一路上,我趴在妈妈娇小的背上,泪流满面。恨我自己辜负了期望。撞在她背上,我第一次觉得对不起妈妈。雪地上,我身后排着两排深浅脚。妈妈一路抱着我,我一路哭。

我家那么穷,我爸都不管。我和妈妈走到辉县的南关路口卖鸡蛋。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我攒了一篮子鸡蛋才卖掉。别看她妈本事大,怎么敢在人群里叫卖?蹲在墙角,等到午饭后没人买,然后掂着回家。记得在第四个路口的路边走到半路上的一家药店,求人家买鸡蛋。

每年过年,我都没见妈妈买过新衣服。带我步行去新会市场,很贵。记得有一年,我妈和四姨带着我和四姨的妹妹去买过年的衣服。闲逛到中午,我和妹妹饿极了。路过一个卖包子的小摊,我和妹妹走不动了。四姨给我姐买了个馒头,我妈纠结了,是不是给我买。我一声不吭地抬起头,热切地看着妈妈。她终于给我买了一个。

我妈在院子里的香椿下面给我做了一千层,做了布鞋,织了毛衣,给我戴上手套。

记得小学的时候,清明学校组织去烈士陵园扫墓,然后去白泉湖,再去职工俱乐部看红色电影爱国主义教育。我看到别的同学包里都是零食,家长给孩子五块钱零钱,可以买冰块或者棉花糖。妈妈说小时候去墓地扫墓,奶奶只给她烙了两个黄馒头。后来我妈给我做了五个鸡蛋,给了我五毛钱。知道家里穷,不跟别人比。记得扫墓后,路上有个女孩问我:张方明,你书包里只有鸡蛋吗?我这里有很多苹果。我给你一个。我用一个鸡蛋换了她一个苹果。又过了一年扫墓,我妈给了我一块钱。回到家,我拿到了手里的那一元钱,原封不动的拿了回来。我什么都没买。

每到暑假,我妈就扔给我一个篮子,去地里捡麦穗,多了回来给你换西瓜瓜。天一亮,奶奶就把我叫起来,说,等凉了,我们提着篮子去吧。我一直捡两个槽,三个槽,烈日炎炎,满满一筐,然后就跑回家了。奶奶用木棍打我,下午再去。换西瓜和甜瓜的时候,我的心比什么都美好。

2013年夏天,我和哥哥分开了。分开的那天,妈妈流泪了。我长大了,看到妈妈三次流泪。第一次是和父亲离婚,恨他父亲不争气的时候;第二次是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奶奶瘫痪在床两年八个月,晚期老年痴呆症谁都认不出来。我妈妈伺候她。第三次,哥哥们分开的时候。我说妈妈,你为什么哭?总分,我爸和我哥五个,分不开。早晚你不难受。他们还是一家人。我妈说:一旦分开,你就搬出去,在你租的房子里再拿一壶。你一无所有,但你必须重新开始。此外,房子损坏严重,漏雨,人们刚刚在里面为老人举行了葬礼。你对我和你爸爸有什么感觉?我说我不嫌弃。你不用担心我。我30岁了。我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我可以自己照顾他们。妈妈说只有眼泪。

去年放假的腊月,我把钱欣的零钱换了300块,又加了200,给了我妈500块。妈妈开车送我出大门,把我推进口袋,说你刚起床房子,借了那么多钱,存点钱还账。我说,妈,我再难,也不能把你的钱缩短。我应该给这笔钱。你辛辛苦苦照顾了我一年的孩子,接他们,给我做饭。我什么也没给你买。我妈说:我不要。媳妇发现了应该生气。我说你媳妇知道我不背着她走。你放心吧。我会是一家人。我把她父母当亲生父母看待。

(3).

有句话叫“不养孩子就不太了解父母”。我也是父亲。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我真的知道做父母不容易。我希望女儿长大后能记得我们的好。她出生后几个月,她的睡眠扭转了时差。我每天晚上带着她在家里转来转去,直到凌晨两点她才准时睡着。虽然我照顾女儿这么多年,我很愧疚,也很亏欠她,但我只希望她以后能记得妈妈的难处。

今年三十三岁。时光飞逝。人到中年,上有老人,下有小人,压力在沉默中被逼。就是最近两年,特别觉得父母真的老了。妈妈特别健忘,看起来有点笨,做事也不那么利索。

我只觉得一个人的能力有大有小,孝顺不孝顺。最起码要让父母心里觉得顺口,不给老人面子,不给他们添堵。在你的能力范围内,他可以尽可能的孝顺。我不能说我是一个孝子,但我就是总觉得如果我现在不对父母好一点,我真的没有良心。好在老婆懂事贤惠,公公婆婆和我很亲。我经常跟老婆说,老人都一样,不容易。不抛弃任何人的老人。

为人父母是个大学问题。父母像一本厚书一样阅读。静下心来,记住我的爸爸妈妈,心中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我妈跟我说,怕我长大了讨厌她。我不恨也不怪任何人。心里有阳光,时刻开心。早年的痛苦,早年的隐忍都没有了。何必再提?往前看,往远处看,带着正能量走,没错!

看着本刊开头发黄的照片,父母的脸已经不年轻了,为了孩子,他们越来越老。我不像三十年前那样让妈妈抱着我。我必须告诉自己:我是父母的依靠——

我的父亲

正文/韩美华

我父亲是一名矿工。小时候家里穷。当村民们还在土地上生活的时候,我父亲出去工作了。我无法想象一个18岁的矮男孩,为了生活,下到矿上,下到黑暗无边的矿上谋生。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内心一直崇拜我的父亲。

我听我妈说,她跟她爸约会的时候,中间人说她爸在挖煤。我住在村子里的母亲不知道什么是采煤。她只知道自己在外面工作,不同意是因为她爸爸太矮。后来,是父亲的追求打动了母亲。此外,祖父对父亲的宠爱使他们走到了一起。

父亲话不多。他虽然对弟弟要求严格,但不骂也不打骂我。曾经我以为父亲不喜欢我,后来发现那是父亲爱我的方式。他要我独立,自己判断一切,自己做决定,因为我要承担自己决定的任何后果。

小学六年级,在矿区的儿童学校读书。虽然井口离人不近,但是孩子偶尔玩玩,没人开车送走。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工人下班,震惊了我,我忘不了。一个个漆黑一片,头顶的矿灯还亮着。除了他们对孩子慈祥的微笑露出的牙齿,全身几乎没有一个地方不被黑色覆盖。那是另一个世界,一个黑色的世界。只有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他们才能再次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我父亲爱干净,但他做的是最脏最累的工作。我爸说这就是命。我无法反驳他,因为没有理由,这是命运,他逃不掉。矿工,又脏又累是其次,危险是关键。听我爸说,以前也有过矿难,人死了,很平静,但是我妈眼睛红了。我妈多次劝我爸跳槽,我爸说:我习惯了,我们是国企,安全有保障。但是,我妈还是每天提心吊胆,几十年来一直担心着爸爸。

我考上了大学,弟弟今年也读了大专。在我爸看来,他是满意的。他在无边的黑暗中给我们兄妹带来了光明。即使不是富裕家庭,也有足够的衣食。这就是生活给我的,贫穷和苦难,我一一接受。记得大一的时候,我去过爸爸的矿区和单身宿舍。父亲收拾的很好,提前准备了饭菜,做了一大锅排骨汤。其实我知道他一般只吃一两道菜。

父爱沉重,我无力偿还。我只祝他平安健康。时间对我来说过得更快,让我有能力孝顺他。

我的父亲

文本/频率

我和父亲不像。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我同意我遗传了他的脾气。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和父亲也不怎么说话,有时候会以陌生人的身份打招呼,但我们都是从眼角关注对方的表情,以对下一个语境做出适当的反应。我记得他的身体很强壮,肩膀有烟草味。他小时候经常玩骑马和打架。他紧紧地抱着我,想摸摸头顶上的东西。我咯咯笑着看着哥哥等着。那时候没有玩具,我们就在爸爸身上找了另一个操场。其实在所有孩子眼里,父亲和奥特曼一样高贵,受人尊敬。

父亲有他自己的原则和固执,所以他几乎总是穿着同样的服装,衬衫,裤子和鞋子,洗得有点白,颜色几乎一样。鞋子总是简单地用干布擦,不擦鞋油,但还是很亮。出门前,他会对着镜子把头发梳整齐,把衬衫对称地一点一点塞进裤子里,然后用剪刀把鼻孔上冒出来的鼻毛修剪一下。他长得像奶奶,瘦脸有很深的纹路。他真正的吸烟年龄无法追溯。他粗糙的手掌与黄色的手指相连。我讨厌烟草的味道,但有时我无法抗拒那种带给我和孩子一样安全感的味道。

父亲7岁那年,爷爷饿死在山脊上,那是“三年”的艰难时期。那时候对我来说是很遥远很怪诞的。只从父亲偶尔谈起资源,我知道了一些那个时代的事和事,还有激情。我反复听着仿如隔世的故事,心里总有一种不屑和过时的感觉,以至于每当父亲的戏子上去说要回去的时候,我总会厌倦逃避。现在他说的话,我大概忘了,只记得他提到的那首《闪闪的红星》。奶奶后来再婚了,后来爸爸遇到了妈妈。我只能从外婆那里知道,父亲从小就很独立懂事,在家分担了很大一部分农活。为了训练我们,爸爸暑假总是把我们三个兄弟姐妹放在奶奶家,帮着插秧,帮着干谷子。他强调我们是农民的孩子。夏天太阳又白又壮,晒田是玩的好地方。我自由奔跑,像泥鳅一样在山谷中打滚,然后感受着风谷机吹来的暖风。然而,任何任性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晚上被男人的鼻尖蛰到睡不着。但是我还是很享受。

记忆中,我家有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中间有两根管子。以今天的标准来看,是姚明骑了。它又大又重。我爸经常用它把我从镇上传回农村看望我奶奶。那天,我坐在后座,眯着眼看着手指间的阳光。温暖的风从父亲身边吹过,夹杂着红土的味道。村道两旁的树上深绿色的叶子堆着阴影,不稀疏却斑驳。我听到了枝叶摩擦的声音,沙沙的沙声,幻想着自己身处一个蓝精灵的国度。后来我睡着了,脚安全地伸进自行车后轮,被捏得很厉害。父亲赶紧把我送到镇上的医院,可惜之后我就失忆了。我妈每次提起这件事,都怪我爸没多注意,我爸很内疚,我一脸茫然的看着脚上的疤。

大概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把口香糖粘在一个女生的头发上,她剪了,弄得一团糟,再也拿不动发夹了。老师向她父亲抱怨这件事。父亲回家后,叫我站在一块方砖上。我以为结束了,原来父亲只是写序言,转身拿出文鸡毛掸子打我。我没哭,他也没问我为什么。我想告诉他,因为我看到她在燕子的水壶里吐痰。小燕子坐在班里最后一排,一个唐氏综合症的女生。

初中的时候,我们家从一个小镇搬到了一个小镇。因为方言的差异,我没说多少语言,也没发情书。除了一些人生的开始和知音,我还看了一些像顾城、王小波这样的人。这是凤姐无法比拟的。那时的我年少轻狂,曾经以为自己对过去和现在了如指掌,外表扔水果扔汽车,现实却是虚荣无力。父亲依旧坚持着他那个时代特有的迂腐刻板的风格,我们也经常见面品尝。他一直想问我什么,然后我转身进了房间,关上门。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在叛逆的年纪是叛逆的。父亲的诗里有教条式的党章细节,我对用他的人生标准去衡量别人感到厌烦和厌恶。所以我们会为一件事争论不休,这让他很生气,我也从来没有屈服的意思,哪怕我们歇斯底里的冲着对方吼。我一直忽略了我们在这里是如此相似。

和父亲的放松是直到我搬出去,虽然距离并不远。当时工作很忙,经常加班。我和父亲的关系被另一种微妙的关心取代了。我妈经常给我打电话,问我一些工作生活上的琐事。我爸总是在挂电话前抢我妈的手机,用平时的语气问我一些问题。我机械地回答他们。以前我以为这是青春给我们的权利,我们可以随意践踏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关心。

有时候,我希望我是一名医生。就像周树人的初衷一样,我只想治疗那些遭受痛苦的病人。

阳台上有一棵九重葛,是我从小镇带来的。我和爸爸说是家乡的土壤和植物。现在,爸爸还在每天浇水。我告诉过他很多次不要白费力气。他总是回答和答应,然后就不动了。现在,当我父亲看到年轻的父母在楼下的行人中牵着孩子的手互相拥抱时,他的眼睛总是盯着他们,然后慢慢地微笑。有时他会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晚上梦见我,骑着我的自行车去看望我的奶奶。时间,如果你能定格一瞬间,如果你不能成长,我想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后座,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直笑。

父亲生病后,再也没说过疼。在我们面前,他似乎永远是个成年人。父亲没有以前灵活了,我上前帮他,被慢慢推开。他一直坚持走上楼梯,手里拿着满是灰尘的砖墙,先踩右脚,然后慢慢抬起左大腿放到第二层,重复着这个,那双曾经闪闪发光的皮鞋早已被扒皮。回到家,他喘着气,后背被汗水打湿,身体灰蒙蒙的。我父亲不常下楼,偶尔也会买烟。我警告他不要再这么傲慢了。我又一次和他达成了戒烟与否的协议。好多天没回家了。那天,我在阳台上晾衣服,看见他在楼下来回踱步,还拖着似乎不属于他的那半个身子,慢吞吞的走着,拖拖拉拉的,有时抬头看着我住的楼层,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和关心。我蹲在角落里,泪流满面。

当我用钥匙开门时,父亲听到一个声音,看见我回来了。他眼睛突然亮了,高兴地问我放学了。此刻,他像个孩子。

大厅里的电视正在播放猫和老鼠。父亲坐在椅子上,左手很自然地垂到一边,喃喃地说着我听不清楚的话。我看到他穿着一双崭新的布鞋,类似回力的白色帆布鞋,鞋带错落有致。我内心有一丝感动。

我上前帮他整理衣服和领口,系鞋带。坐在他身边,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紧紧握住。

这是我父亲。五年前,他得了出血性中风。

想念我的父亲

正文/刘伟

刹那间,父亲已经离开了三年多,但我依然不敢轻易触碰回忆,是一个人还是留下。我怕一不小心,眼泪就流成河,心就永远停不下来。

父亲刘金玉,1952年出生。他从小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16岁参加工作,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晋升,从车间主任、班长到车间主任,再到生产总监。我一直以我父亲为荣。他是如此诚实和勤奋。在我印象中,父亲很少在晚上12点前回家,经常呆在工厂里忙碌。好像总会有没完没了的工作。我童年的记忆大多是模糊的,但我的脑海里清晰地记得同样的画面——。醒来的时候客厅还亮着,妈妈一个人坐着等爸爸回来。在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时钟在滴答作响。

具体年份不记得了。我父亲患有糖尿病,但他没有把它看得太重。恰逢工厂效率下降,为了让工厂改善,让工人按时拿到工资,父亲更加努力,几乎到了没日没夜的地步,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病人。但是即使我父亲尽了最大努力,他仍然没有拯救工厂。无奈之下,父亲决定卖掉工厂里的废金属,给一些工人发工资。就在父亲亲自清理铁屑的时候,不小心把铁屑掉在了脚上,导致脚粉碎性骨折。后来父亲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辞职,很多工人不同意,很多人甚至讨论以罢工的形式挽留父亲。我亲眼看到的。父亲特意把一些工人召集在一起,面色凝重,耐心地给他们启蒙。

我父亲还有一点我永远不会忘记。大学开学的前一天晚上,父亲把我叫到身边,语重心长地说:“在外面好好学习。该花的钱一定要花,不该花的钱不能浪费。每周五打电话回家报告你的安全。什么都值一日三餐。对不起我不做对不起父母的事。”共五句,分别是托付、关心、警告、希望。其实我爸平日里也很忙,没时间陪我聊天,但可以看出这五句话是他精心想出来的,对我充满了深深的爱。这五个字,在我后来的生活中,经常回响在我的耳边,督促我做一个正直的人,一个不浪费我时间的人,一个对得起我心的人。对我来说,父亲是座山,不近但可以仰视,不高但可以依靠。

但是爸爸,你知道你走后我有多难过多绝望吗?我日夜思念你。我不敢相信你就这样离开了我。不知道以后怎么继续生活。我没有“父亲”可以喊…/[/K1。三年过去了,父女想起你,还是抑制不住泪水。

神父,你在天堂还好吗?

我的父亲

文字/ly不变的军魂

白天父亲被送走,夜深人静的我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牵挂的心情又爬上心头。于是拿起笔想写爸爸。想想吧。一年没见父亲,只和他在一起几个小时。时间太短了,失望的泪水涌上了我的眼眶。

父亲在南方工作一年了,直到初十才回老家。今天他特意来临沂看我家和我哥家。应该是太想见孙子,儿子,媳妇了。

今天见到父亲,没想到他父亲依然朝气蓬勃,走路如风,头发却白了许多。看到他健康的身体对我来说是一大幸事。到了我们家之后,按照老家的习俗,十五年后,我和儿子又一次打了父亲的头。我父亲非常激动。他摸着我儿子的头不停的说:“我孙子长高了。”老婆身体不方便,没有给爸爸磕头。老婆烧水泡茶,我和爸爸就聊了聊各自的情况,重点是爸爸对自己工作和日常生活的介绍。感受着离家一年是多么的辛苦,父亲心里很开心,尤其是看到我们家的现状和人口即将增加,弟弟买了新房子。我父亲觉得精力充沛,虽然很辛苦,但他内心感到很开心。我真的没办法,但这辈子都要做。毕竟身体还是有能力的,不能就这么闲在家。父亲的话深深打动了我。我父亲计划再工作一两年,但他不打算出去。他现在身体很好。

我爸又说了一遍。今年赚了4万,对于一个没什么技术的老人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我爸对这个数字很满意,当然我的意思是我挣的少没关系,我不能把自己累垮,我爸也同意。我爸我妈同意给我妈留一万块钱在老家开销,给我们兄弟三万,给一个一万五千的家庭。说父亲拿出了钱,五千是奖励孙子,好好上学,一万是奖励媳妇,这就要增加人口了。他的妻子微笑着接受了。我说:“赚点钱存起来就行了。目前什么都没有,也不需要钱。”我爸说:“我赚的钱是你的。我不会把它给谁?,包括家里的房子,你的每个兄弟一个。如果我和你妈有什么大病,你和你哥需要平摊。”父亲的话坚定而认真。我很了解我父亲,只要我说出来我就做。

吃完饭,爸爸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我父亲平时不怎么喝酒,但今天也喝了三瓶啤酒。渐渐活得多了,甚至对我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要努力,不怕付出,只要付出就有回报。第二,教育好孩子,巩固小学基础,希望将来有所成就,绝不放松对孩子的教育。第三,照顾好这个家,尤其是对王好。毕竟我为王家付出了很多。唉!儿子不解地听着,给他父亲倒酒。老婆眼里闪着泪光,心情沉重。虽然听了父亲的话心里酸酸的,但是很享受这顿饭,真情交流,鼓励的话太多了。

其实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爸爸不爱说话,他很诚实。他在村子里很有名。年轻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对父亲不是很了解。我总是选择努力去帮助别人。那时候我总觉得我爸是个傻子,我少做点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唉!我太天真了,现在真的理解不了父亲。我父亲是一个务实的人。和父亲的故事太多了。总之,我爱我的父亲,他是我的榜样,我的骄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